第三十章 东城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周夫子道理说透,许易反倒释然了。

    周夫子是智者,又有这些破绽,能看透自己虚实,也在情理之。。

    “小子放心,老夫丹田已废,不过聊度残生,你这些秘密,老夫会带进棺材里的。”

    周夫子久在江湖,深知江湖上,为隐藏秘密,杀人灭口之事,数不胜数,遂出言打消许易余虑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在下从夫子处,解惑多多,受恩匪浅,报恩尚且不及,岂存他念。”

    他性情孤高愤世,却极重恩义,周夫子于他,算有半师之谊。

    “谈什么恩情,都说了,那些都是你拿美酒换的,咱们公买公卖,你小子别拿话搪我,妄想以后不花酒钱,就从老头子这里白问问题。”

    周夫子豪饮口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许易亦笑,“在下已在酒鬼坊存下银钱,嘱咐他们年之内,每隔半旬,便给夫子送上坛,夫子敞开了喝就是。”

    正开怀大笑的周夫子,笑声嘎然而止,怔怔看着许易,久久不言,忽的叹息声,转身钻进耳房,未几,行出门来,手多了个褐色的方匣。

    “前番你不是问我,锻体境内,明明只有牛之力,缘何打出三牛之力,这套《霸力诀》,你拿去参详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周夫子将方匣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许易也不矫情,接过方匣打开,但见里面躺着卷薄薄的黑纸,伸手拿起,触手硬实如铁,显非寻常材质。

    许易正迫不及待翻看着功法,却听周夫子道,“这套《霸力诀》是我早先年随先师于隐秘处所得,按照此功法所述,若修炼得当,便是锻体境,击亦能有三牛之力,注意,此套功法玄妙就玄妙在,不似寻常挖掘潜能的功法,需要付出不小代价,方能击出越极限的拳。此套功法若是练成,只要你体能充沛,精神稳固,便能持续击出三牛之力。此法诀分作三层,每修炼层,便能多出三牛之力,三层练完,力拔山兮气盖世,威莫能挡……”

    和所有武者样,许易对攻击力也有近乎偏执的追求,骤闻能大幅度提高攻击力的神功法法,许易大喜过望,当下也不矫情,接过法诀,便翻阅起来,片刻后,喃喃道,“顶级赤练草,百年赤金蛇目,熊王胆……夫子,这是什么功法,怎么修炼此功,还需这么多药材相配?”

    收起秘笈,许易满腹好奇。

    他修习魔牛大力拳,只按照那三式,配着搬运气血线路图,硬生生练到了锻体巅峰,除了服用些低劣的乌龙草补充点体力,几乎没有借助任何外力,便以为别的功法,也只需苦练便成。

    周夫子哑然,笑道,“真不知道你小子是怎么熬过来的,武道知识你匮若白纸。我就再勉为其难,给你做回老师吧。事实上,奇功往往要配奇药,但因人力有时穷;先辈钻研出的顶级功法,实质上,是吸收自然之力的奇思妙想。打个比方,《霸力诀》上记录的各种珍稀药材,便属于自然之物力,而这自然之物力,不可能平白转化为武者之力,间还差着道桥梁,而功夫便是这座桥梁。”

    许易凛然受教。

    周夫子又道,“实不相瞒,这《霸力诀》,老夫得来已有二十余年,先师与我,都曾费尽辛苦,聚齐上述药材,按照功法所述,各自修炼,每每修炼至逆行筋脉这关时,精神疲乏,剧痛涌来,神魂难以承受,而不得不道崩殂。而你小子既然灵魂力有独到之处,想必这《霸力诀》能在你手,放出异彩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夫子厚赐!”

    许易感激至极。

    修行两年,他虽没多少武道知识,却也听了尘讲过,当今之世,天下重武,武道秘笈弥足珍贵,尤其是顶级功法,举世所稀。

    式需要聚力半晌且后遗症极大的三牛之力的寂灭神拳,便被风长老这等高手引为压箱底的绝技,这套能不断打出三牛之力的《霸力诀》又该是何等珍贵。

    周夫子摆摆手道,“屁的厚赐,别当老头子免费送你的,老头子是有条件的,就拿这本《霸力诀》,跟你小子换后半辈子的酒喝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如此珍宝又岂是区区酒水能够衡量。”许易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周夫子瞪眼道,“别废话,功法于我如废纸,美酒于我是命根。我拿废纸换了命根,这笔生意,谁赚谁赔,全凭个人心意,勿需多言。”

    “行,老爷子后半辈子的酒水包在小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许易不再啰嗦。正如慕伯于他,他清楚有些恩情,非是言语能够抵偿。

    周夫子笑道,“那咱这笔买卖便算成了!好了,小子,老头子要睡觉,你也抓紧时间备战,有空去东城溜溜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个谢,转身直奔东城而去。

    方踏进东城的拱形石门,许易便明白了周夫子指点自己来东城,到底何意。

    整座东城,分明就是座专门为武道修行者开辟出来的城池。

    入得城门,放眼望去,条能容十马并行的宽广街道上,车水马龙,人潮汹涌,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街道上栉比鳞次的高门广楼,雕龙刻凤,丽檐艳角,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披裟持杖的番僧,抛胸摇臀的妖姬,赤脚素衣的道士,挥扇带冠的儒生,林林种种,千奇百怪,足以将人眼晃花。

    最引人注目的要数那引人眼目的各种坐骑,人群,有骑狮跨虎的,有驾鹿御象的,最离谱的是,有个浑身金光闪闪的大眼青年,跨着条数丈长的巨蟒,得意洋洋在城穿行。

    最让许易羡慕的座椅,却是头丈二高的白雕,位白袍客从间酒肆醉行而出,跨上巨雕背后的座椅,拉拴在巨雕脖间的缰绳,但听道清吟,人雕已穿越云霄。

    许易脑海霎时迸出句诗来:腰缠十万贯,骑鹤下扬州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许易才真真切切感受到自己来的是个非比寻常的世界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