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龙鳄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不错,正是人参娃娃,此人参娃娃,高足三寸,百须千,已有五百年,乃是等的灵药,若非被人掘,再过五百年,未必不能修炼化形。当然,既被掘,说明它缘法不够,被人炼药,也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银袍老者拿起人参娃娃,展示众人,接道,“诸位尊客,都是大有见识之人,其实无需我多言,也都知晓这人参娃娃,乃是等的疗伤、续命神药,只要有口气在,不管受伤多重,截下把参须生嚼,便能吊住性命。诸君皆是修持武道之人,自也知晓我等武人,无时无刻不再饱受着争斗的威胁,受伤机会太多,若有这灵药在怀,等若是多了条性命。好了,闲话休提,此等灵药可遇难求,起价五百金,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金,诸君开价吧。”

    这回,许易真是大开眼界,人参娃娃,这种传说的东西,都端上桌了。

    就在许易震惊得合不拢嘴的当口,转瞬,人参娃娃便被叫上了天价。

    “六百十金,二十四号贵宾出六百十金,还有没有更高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七百金!”

    “七百金!三号贵宾出七百金,七百金次!”

    “七百二十金!”

    “七百二十金,十七号贵宾出价七百二十金!”

    “百金,老夫乃丹鼎门齐名,此次收购这千年人参娃娃,用来炼丹。众所周知,千年人参娃娃生吃,不过有续命疗伤之效,而市面上具有同样功效的丹药,并非没有,诸位何苦跟老夫相争!”

    齐名亮明身份,满场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竟是丹鼎门三大丹王之的齐老,听说锻体境能够服用的辟谷丹,齐老都能练就,真是等的丹道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辟谷丹算什么,听说齐老正在试练神元丹,莫非此次购买人参娃娃,便是为试练神元丹之用。”

    “若真如此,在下恳请诸位莫要和齐老相争,众所周知,神元丹乃我等锻体境修士开辟丹田,通往气海境,所必备之神丹。奈何此等神丹为王廷和高门大派,巨阀世家所垄断,我等散修,终身苦求,未必能得粒。齐老若真练成神元丹,不管最后销往何处,总归是给我等锻体境修士,增添了几分气运和机遇。”

    此话出,众人轰然应是,最终,人参娃娃成功被齐名竞得。

    齐名团团抱拳,“感谢诸位同道高义,老夫此来,只求这人参娃娃,所求已得,先行告辞,倘使真让在下练得神丹,必定拿出配额,在这玲珑阁公开出售。”说罢,便移步从小门遁出。

    齐名方去,竟有三人追出门去,显然,神元丹动人心魄,便是齐名尚未练得,但凡存万之希望,亦有的是人愿意做前期投资。

    便是许易也忍不住热血沸腾,踏破锻体境,通往气海,于他而言,不啻于天大的诱惑,今日陡然获知,神元丹便是他踏往气海境的关键,若非理智尚存,明晰轻重缓急,说不得他也得追出门去。

    却说齐名掀起的**并未持续多久,很快,满场注意力再度被高台上的最新拍品所吸引。

    个时辰后,场上先后成交了十三件拍品,有神兵,有宝药,甚至还有只三只眼的妖猴,却迟迟没有出现许易想要的。

    就在许易暗生焦躁之际,银袍老者手多了块巴掌大小的皮料,“下面这件拍品,是块龙鳄头皮,龙鳄此物,据史载,上古以来便有,寿逾千年,相传有真龙血脉,性情暴躁,白日喜寒,夜里爱热,是以多生长于极寒之地的火山底层,吞冰吐火,威能不凡,通身皆宝,独头顶那方寸大小皮肤,最为神异,薄如蝉翼,却坚硬异常,刀剑难侵,水火不伤,更因龙鄂暴怒之际,体型暴涨,这顶上方寸头竟得变化之奇,可大可小,伸缩自如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银袍老者招来侍者,展示着那块巴掌大小的黝黑皮料。

    先是四名侍者各自抓拿皮料角,四散拉扯,那皮料竟被拉扯得几乎罩下半间房屋,却未有破裂迹象。

    尔后,有侍者拔出宝剑,用力戳钻,铁榔头死命夯打,那皮料不皱不凹,竟连白印也未留下。

    稍后将皮料,扔进火堆,焚烧许久,再取出时,依旧黝黑亮,未见有丝毫焦灼。

    许易正瞧得目眩神迷,却听有人喊道,“防火防水,耐刀耐枪,虽然不凡,却也算不得极品。场间都是武者,买下这块皮料,想来也是做身皮甲。而武者对敌,最当要紧的是,能防住强者攻击,方才的侍者武道低微,刀剑绵软,若是换作武道强者持刀攻击,焉知皮料会否无损?”

    “再者,咱们武者对敌,除了面对刀枪攻击外,拳脚攻击也是常有。好的铠甲,不仅能避刀枪,还有减震防撞之功效,不知这皮料,有无此等性能,若是没有,那也称不得神异,便是买下,也不过合适烧火匠之流用。”

    遭此诘难,银袍老者不急不怒,捻须笑道,“玲珑阁出品,可有废品?既然有贵客见疑,那老夫便来当场验证!我知道场间有几位气海境的大人,不知哪位大人可愿近前试?”

    “我来吧!”

    第排第三列的黑袍人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银袍老者道,“为示公正,不知阁下可否除去面罩,免得旁人以为是我玲珑阁布下的托儿,再者,阁下既是气海境的强者,当是我广安有数人物,便是购得珍宝,料来也无人敢窥觑,何不堂皇些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哈哈大笑,“说得不错!李老儿,本座哪里是怕露行藏,不过是想来这玲珑阁尝尝新鲜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黑袍人揭开面罩,露出张气势雄浑的方脸来,剑眉入鬓,双目精光湛然。

    霎时,场间又是阵轰然。

    “高君莫!”

    “高司长!”

    “高黑衣!”

    “高七剑!”

    时间,乱声入耳,便以此四声为多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