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天价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却说银袍老者表演罢,接道,“白胆化形,剑气纵横,只是铁精的妙用之,诸君可知我大越王廷三大武王之的剑王冯西风手的神意剑,是如何得来?正是以这铁精为主材,锻造而成!”

    “什么!那剑光寒十四州的神意剑,竟是此物锻成?传言昔年剑王曾剑劈掉半座山峰,神意剑神威可见斑!”

    “神意剑神威惊人不假,李管事切莫大言诓人,据老夫所知,神意剑通体深红,如残阳照血,根本非是白色,缘何敢说是这铁精锻造。”

    此言出,满场哗然。

    银袍老者重重敲银锤,冷声道,“我玲珑阁立足广安凡两百年,何曾做过欺世盗名之举。诸位莫急,这位道友是只知其,不知其二。铁精乃非凡品,他所锻成的神兵自然非比寻常。据老夫所知,五十年前,冯剑王未得剑王之名时,手宝剑通体雪白,三十年前,宝剑浅红,十年前,神意剑名扬天下,剑身深红如血。诸位莫非以为,冯剑王五十年间,换了三柄宝剑?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这铁精锻成的兵器,能够进阶?五十年来,铁精锻成的宝剑,由白转红,不断变化!”许易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银袍老者轻轻点点头,满目竟是得色。

    满场轰然炸开,不少桌椅都当场碎裂。

    件能不断进阶的兵器,那是何等诱人。

    武者爱神兵,天下皆然。

    武者能随着修炼的进行,增进修为,神兵却原地踏步,到得后来,往往是武者不得不和不能相配己身的神兵说再见。

    而终年相伴的神兵,哪是那么好舍弃的、

    来,人非草木,最是关情,便是笔纸用得久了,也生出感情,更不提相伴走天涯的神兵。

    二来,相伴多年的神兵,早已趁手,骤然更换,又得磨合许久。

    如今,铁精锻成的神兵竟能进阶,可以说完全规避了这两个短板,自是扰得人人心动。

    更何况有神意剑这鼎鼎大名神兵珠玉在前,谁都知道铁精若是锻成兵器,定然犀利非凡。

    既得宝甲,又得神兵,双喜临门,许易虽心怀激荡,头脑却是澄清,朗声道,“在下还有事不明。众所周知,我辈武者,最重神兵。铁精神异如斯,缘何其主舍得将之出售?”

    原本许易也不愿做着扫兴恶人,可此谜团若不得解,他万难心安,谁让他腰囊正稳稳躺着枚铁精呢。

    却说许易此问出,满场肃然,但因许易问到点子上了。

    铁精毕竟不似前番出售之物,虽然神异,却未必奇珍,换言之,复得的概率极大,便是龙鳄皮算得珍品,可只要龙鳄不绝,龙鳄皮便有出世之机。

    唯独这铁精,几为传说之物,整个大越王廷,也就听说剑王手的神意剑为此物锻造,还不曾听闻再有铁精问世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稀世之宝,主家却舍得出售,其又藏着什么秘辛呢?

    骤被拆台,银袍老者却不惊不怒,安然道,“那位贵宾问得好!主家舍得出售的原因很简单,主家得到这块铁精多年,却始终无法将之锻炼。其缘由,我亦不得而知,想来要么是锻造之法难得,要么是锻造之术难成。归而总之,原来的主家无福消受,与其抱着生厌,不如出售。话至此处,我得提醒诸君句,宝物虽好,也须有实力与缘者得之。由此,稍后报价,还请诸君三思而行,莫要被宝物迷惑双目。”

    银袍老者此话出,许易简直要拍案叫绝,暗道老家伙实在老谋深算,老奸巨猾,竟能如此化不利为有利。

    试想,武道修持至锻体巅峰以上者,谁不是自命不凡,谁又会自认无实力。

    银袍老者如此句,只怕众人尽皆热血沸腾,哪里会想原主人数十年为锻炼这铁精耗费多少辛苦和心力,只会认为此人智力不足,福气未到,换作自己,必然成功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银袍老者交代罢,道出了起拍价“两千金”,场面瞬间失控。

    许易甚至还在盘算着最后的售价会不会翻翻,转瞬,价格便被杀红眼的人群炒上了天。

    水长老声嘶力竭地喊出了“五千金”,还未道出后面的狠话,马上就有数声跟出,价钱飞攀上六千金。

    最后在许易的目晃神迷,拍卖会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最终铁精还是落到了水长老手。

    当水长老高高举起枚金色丹丸,喊出“老夫拿枚神元丹换,谁敢再争”时,许易坚强的神经就崩溃了,满目满眼尽是星星。

    所有的风暴,也在这刻被扑灭,终于再无人应声。

    只听声清脆的锤响,切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直到折返回单人密室,交钱取回龙鳄皮,穿过四通达幽深密道之际,许易沸腾的气血还未完全平复。

    神元丹!那可是锻体之境所梦寐以求的神丹。

    锻体境跨入气海境,堪比步登仙,劲力化气,真气外放,强横无匹。

    而这切的前提,便是开辟丹田,储存真气。

    神元丹专为锻体境强者开辟丹田之用,珍贵异常。

    先前交易会时,丹鼎门的那位齐长老竞购人参娃娃,也不过是试练神元丹,便引得场间众人奉承已极。

    水长老拿出的却是颗真正的神元丹,其价值无可估量。

    许易自己也是死咬了舌头,才没吐出“我跟你换”。

    许易老神在在地跨出密道,黑袍已然褪去,龙鳄皮收归腰囊,按说今次来玲珑阁所获极大,偏生心头萦绕着种怅然若失,挥之难去。

    “东主,叫我好等,怎么样,玲珑阁的拍卖会非比寻常吧,不知东主可有所获。”

    许易正怔怔走神,袁青花不知从何处蹿了出来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