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下注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袁兄,你方才在门口呼喊,要钱去下注,还喊错过了就亏大了,似乎你知道买谁必赢。”

    许易伸手拿起铜壶,替周夫子续了杯茶水,含笑问道。

    袁青花道,“东主,有所不知,今次下场的高攀非比常人,乃是曾上过次紫旗擂的强者。须知这擂台是生死擂,能上次擂台而活下来,足以证明高攀强横无匹的实力。反观高攀的对手,那位名不见经传的易神捕,虽然被吹得神乎其神,可谁见过他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吹嘘易神捕?这又是何道理。”

    许易打断道,他猜到易神捕便是自己,却是想不明白,自己潜行广安,平白无故,怎么就得了神捕的光环。

    袁青花道,“东主,你算问着人了,倘使问旁人,怕也是头雾水,也只有我这种在广安三教九流之间,混了无数个年头的老把头才知晓究竟。”

    “废什么话!”许易作色道。

    袁青花讪讪道,“东主有所不知,这其实都是众赌档放出的烟雾弹,**阵。今次堵斗,因为下场的是高攀,胜负之数几乎定了。而开赌档的最怕赌这结果注定之局,因为赌档几乎十成十必输。然又不能不接赌盘,否则便坏了招牌,到了这步田地,赌档就剩了两招。”

    “招是拼命调低高攀的赔率,就拿今次来说,高攀胜的赔率,开的最高的赌档,也不过是十赔。另招,便是不断给弱者造势,四处散布弱者如何强大,如何深藏不露的假消息,来混淆视听。当然,这些伎俩也未尝无用,骗不过老手,却能引得满城舆论大乱,让不明就里的人乱了方寸。毕竟还有为数不少的深闺少女、贵妇,喜好此道,偏生眼力,赌技不精,被这假消息引得上钩,来搏巨彩的也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听着听着,许易脸上有了笑容,“不知易神捕的赔率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二赔!”

    “什么,怎会这样?高攀的赔率在十赔,证明都看好高攀胜,既然如此,易神捕的赔率不应该是赔几十么,怎么才二赔。再者,赌档如此开赔率,不是太黑了么,哪有正反两方都开低赔率的?”

    许易大为不爽,他存心要在赌档上大赚笔,哪里知道撞上奸商,让他美梦成空。

    袁青花道,“如此赌客必赢的赌局,赌档肯接,都是咬牙为之了。赌客哪里还敢抱怨赌档黑。至于易神捕的赔率,赌档缘何没开到赔几十,来吸引穷鬼搏命,无非是想给他们自己放出的谣言打个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试想,若是易神捕的赔率,弄成赔几十,就将市场都不看好易神捕摆在了盘面上,撒出去的谣言必然不可持久,钓不到大鱼。反之,若是弄成几十赔,则显得吹嘘太过,谣言容易露馅。毕竟,易神捕只是杜撰,高攀却是实打实的生猛。赌档编造的谣言,要想装得像,传得真,断不能太过离谱。是以,二赔的赔率,最为合理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混迹东城这些年,为人活泛,又吃得苦,偏生没攒下钱,其原因,正在这赌斗上。这家伙每月辛苦所得,除了维持生计,剩余的全洒在赌斗上了。

    虽然输多赢少,但到底赌出了经验,对赌档的那些花里胡哨,简直洞若观火。

    听了袁青花的分析,许易暗骂奸商之余,也只能在心叫着晦气。

    许易沉吟不语,袁青花却是急不可耐,嚷道,“东主,可耽搁不起,咱要下注得趁早,按这个趋势展,说不得高攀的赔率还得下调,只怕再待会儿,就是四十赔,五十赔了。再说,我自己都买了,东主还犹豫什么?看,这就是我的赌票,今天赚你的十金,和我另外二十金的老本,全砸进去了!”说着,伸手掏出张红彤彤巴掌大小的硬纸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喷唾沫了,我下注就是!”

    许易雇佣袁青花,不就是为了干这个活计么,当下从腰囊掏出沓金票,拍在石桌上,“总计千二百金,全买了。”

    从江少川处讹来的九百金,连同原有的三百五十金,许易的资产,总计千二百五十金。拿出千二百金,已算全力搏。

    袁青花早知东主豪气,没想到这般豪气,注千两百金,便是城的世家子弟,也没几位敢这么玩的。

    “好叻,东主放心,我去去就回,争取还按三十赔,给您买回来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生怕赔率变更,抓起金票攥紧,便要奔逃。

    “慢着,我还没说买谁呢,给我全买易神捕,哪家赔率最高,就买哪家。”

    许易抓住袁青花手腕,沉声交代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袁青花惊得头都快竖起来了,“东主,你没弄错吧!这等于是往水里扔钱啊,你要是嫌钱烫手,可以送我啊!”

    “废什么话,你可知道易神捕是谁?”

    “莫非东主认识!”

    “正是你家东主!”

    袁青花瞪圆了眼睛,好似白日见鬼,募地想起自家东主名姓,又想起门前挂着的芙蓉镇巡捕衙门驻广安办事处的招牌,切的切,都已明了。

    “这,这,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袁青花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他真不知该说什么,想劝东主赶紧逃离,偏又知道自赌档开出赔率刹那,此间房屋便处在严密监视之下;想安慰东主那高攀也非是不可战胜,可这聊尽人事的话,却怎么也不好出口;更无奈的是,他刚有人雇佣,来前连东城的房子都退租了,行礼都扛过来了,眼见着还没正式上班,东主的性命就没了,老天爷这不是跟自己开玩笑么?

    许易心思玲珑,知他所想,笑道,“别愣着了,我自己几斤几两,自己清楚,赶紧给老子下注去,放心,便是老子死在台上,你小子年的佣金,也会有人支付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眉目变,急声道,“东主!我岂是因区区佣金而作此态!罢了,罢了,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东主稍等!”说罢,身子便投进了黑暗之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