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战神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武者争锋,阴谋诡计,奇招暗剑,乃是应有之义,谁也不会认为突施暗手者,卑劣无耻。

    可从未见过,为抢夺先机,就拿上百万观众开涮的。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“阴险小人!”

    如海浪呼啸般的嘲声,滚滚而落,伴随着呼喝,银币,水瓶,饭盒,乃至胭脂袋,饰盒,铺天盖地落下。

    高攀更是悲愤莫名,心头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,恨不得扬天怒吼,他不恼许易偷袭,独恨许易只顾自己装逼,却不肯稍留丝毫装逼机会与他。

    然而许易只要胜利,哪里会理其他人如何观感,招争先,招招争先,直击高攀要害。

    高攀不愧是连历场擂战的强者,慌乱之,应招极快,只守不攻,竟守得风雨不透。

    “卑鄙匪类,竟敢偷袭,老子要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稍稍喘过气来,高攀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惜乎许易何等定力,岂会为区区言语所惑,看台上的惊天骂声,也不过被他作了呐喊助威,只专心致志地冲着高攀猛挥着拳头。

    高攀又骂片刻,见对方丝毫不应,自己面对的攻势竟越来越疾,心大怒,暴喝道,“不就是拼力气么,别以为老子怕你。”

    高攀身强力壮,单论身量,几乎是许易的倍,此种体型,多半是武者的力量型选手,高攀正是其的霸王。

    历经场擂战,真正用的银枪的不过三场,余下五场,他都是双拳头,生生打爆对手。

    却说高攀话音被聚音阵清楚地传递到所有观众耳,全场又起片巨大声潮,无数人狂声呼喝,“锤死他,锤死他……”

    呼而十万应,高攀心爽到爆棚,单臂护住面门,另条手臂再不阻挡,腾出空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许易拳结结实实打在高攀胸口,强大的拳劲打得胸甲出尖锐的鸣叫,高攀面上青气闪,身子连滞也未滞下。

    许易暗叫不好,知晓高攀身上的这套金甲非是凡品,心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“鼠辈也想伤我,受死吧!”

    高攀长喝声,巨大的拳头在空气荡出波纹,“破甲拳!”

    拳势惊人,许易不敢硬接,身子拧,侧身避开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暴虐拳击在重铁精钢锻成的地板上,竟然打出了浅浅的坑陷。

    满场震天价的叫好声!

    高攀拳迫开许易,心得意,脚下却是不停,奔着银枪疾驰。

    还未奔出两步,去路竟又被许易阻住,迎面而来的又是那双可恶的拳头。

    缠斗片刻,高攀又拼着挨了许易击,出招气势惊人的“破甲拳”,逼开许易,再度朝银枪追去。

    奈何,他全力施为,总是未奔出两步,又被许易缠上。

    高攀郁闷至极,他从没见过这般无赖打法,看台上亦是片哗然,纷纷大骂“姓易的不要脸”。

    姓易的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比起要脸,他更想要命。

    高攀被许易缠出了真火,心亦自焦躁,知晓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,破甲拳威力不俗,却极耗体力,对方身法惊人,破甲拳出无功,这么持续下去,非被对方累死不可,念头转,怒喝道,“草泥马的,鼠辈,要拼拳头是吧,那咱们就拼到底,谁先撑不住,谁是他妈的乌龟王蛋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双拳彻底放开阻挡,灵巧地晃动着脖子,双拳直朝许易胸腹击来。

    看台上更是片高声应和,“谁先撑不住,谁是他妈的乌龟王蛋!”

    “那就来吧!”

    许易竟也放开了遮挡,双拳直击高攀腹心。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两人竟同时拳,身子交错分开丈远,高攀的金甲出尖锐的鸣叫,许易的身子却似将横练的功夫修行到了极致,身如枯木,闷而无声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也是有备而来!”

    高攀冷冷盯着许易,身经百战的他,自知自己拳头的威力,绝非什么横练功夫能够抵御,料定许易必也着了宝甲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高攀不惊反喜,他算准了许易的策略,便是仗着身法迅捷,和身披保甲,缠自己近身搏斗,乱取胜。

    此战法并非高攀所喜,可偏偏对方身法惊人,又使用诡计,开始就让他银枪脱手,此刻,他高某人想不应战都不行。

    不过姓易的到底见识太浅,却不知,实力的差距,岂是阴谋诡计能抵消的。

    不就是比谁的甲坚,谁的拳头硬么,不信价值两千金的炼金堂下品法衣,会敌不住姓易的双拳。

    至于拳头,高攀就不信锻体巅峰境内,还有人能胜过他高某人。

    说来话长,此番算计实不过电闪而过,念头方定,高攀率先扑上。

    许易不闪不避,双方便又混战到了处。

    初始,双方还有遮有挡,甚至还想偷袭对方无有披甲的面门,数番试探后,都放下了偷袭的念头,专心致志地对轰起来。

    连续上数百拳,两人不闪不避,直直对轰而出,要么拳拳对垒,要么拳拳到肉。

    双方完全放弃了招式,纯是力量和意志的拼搏,这种狂野的战法,完全颠覆了观众的认知。

    以往擂战,不管境界高低,对战双方,无不是枪来剑往,花哨招式层出不穷,何曾像眼下这般,拳拳到肉,好似两尊蛮神对垒,看得人血脉喷张。

    呐喊声时刻都不曾停歇,到得后来,满场齐声高呼,“高战胜万胜!”

    说来,无怪观众边倒地支持高攀,者高攀的胜率原本就高过许易无数倍,二者,许易贱贱的偷袭,败光了他最后的支持率,连原本看他卖相清秀的闺秀群体,也边倒地重新战队。

    战局如火,呐喊如潮,金色的阳光照射在高攀伟岸的身躯下,金甲欲燃,越衬得如战神临世。

    可谁又知晓此刻高战神内心深处,是何等的惊恐、焦躁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真想对台上怒吼句“战你娘的神!”,他多想放弃这种战法,可偏生被台上这帮不明就里的王蛋架着,想撤都撤不下来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