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门道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啊呀,东主你醒啦!”

    袁青花看着冷冷坐在床边的许易,惊诧得险些将这碗汤药倾泻在地,脚下加,快步行到床边,急切道,“躺下躺下,大夫说了,你内脏受创不轻,须得静养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许易抓过他的汤药碗扔出窗外,“静养个屁,老子自己弄的伤,自己不知道多重?倒是你小子怎么那么没眼色,将老子丢在医馆挺尸,自己倒先溜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自己弄的伤,这怎么说的?啊呀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袁青花猛地拍大腿,眼睛瞪得溜圆,大拇指猛地戳出来,“高,高啊,东主您这手,比升龙台的看台还高啊,都戳到天了!哈哈,假伤?实在是太妙了。百万人众目睽睽,这回赌档想放烟雾弹都不行,您的赔率想不高都不行,这回,咱们赚定了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说的不错,许易诈伤,为的正是抬高自己的赔率,他赚钱不易,难得遇到这么个机会,又靠自己辛苦卖命,不趁机搂点钱,对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偏生赌档贼精,弄出些王赔率,这下好了,他干脆当着百万人喷几口老血,看赌档还如此操作他的赔率,如此来,他许某人也好多赚点花销。

    “先别叫高,我倒想问问您老人家这下午都忙什么了,说不出个子午卯酉,这个月薪水扣半!”

    许易怨念未消。

    袁青花蹦三尺高,胖脸扭曲,竭声道,“什么!东主,您说这话,不怕天上打雷?扣我工钱,那我可太冤了,您也不问问我下午都忙什么了,到现在我脚底板都是麻的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兑个赌票么,要你个下午?”

    许易横眉道。

    说到赌票,袁青花扭曲的胖脸终于稍稍恢复,拿出两张银票,拣出张递过来,“东家,您这回可赚大了,本钱千金,利钱五百金,总计千五百金。嘿嘿,托您的福,在下也少少赚了笔。”

    话音至此,胖脸终于放出笑来。若没许易,他便也和满城绝大多数赌徒般,彻底栽倒高攀的深坑里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而今,投入三十金,搏回了十五金,绝对是袁青花个人赌史上,最光辉灿烂的笔。

    许易接过,扫了眼,奇道,“怎生是千六百金?”

    袁青花没好气道,“这就得说道说道了,您当我这下午就光跑着去兑票了?您打完了,往台上倒,扔下个烂摊子,都得我兜着。高攀死了,高攀身上的东西,按规矩都是您的。您不去领,我得去领啊。我好说歹说,让人家验了血咒,才勉强将东西领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您这千六百金,有百金就是高攀身上的零碎,为免麻烦,兑赌票时,我并给您凑整了,弄在张金票上。除此外,还有高攀的那套金甲,我也给您拿了回来,半道上,还没出门,就有人嚷着要买,您没醒过来,我不敢做主,就并带了回来,和高攀的那把银枪并放您床底下了。”说着,朝床空处指了指。

    许易大喜过望,彼时灵机动,想到装昏,他最舍不得就是已经拿到手的那把银枪。

    不成想,公决处的政策很人性化,不仅将银枪还来了,连那套金甲也拿来了。

    “辛苦辛苦,袁兄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穷怕了,许易见钱眼开的劲儿并不比袁青花稍逊,听说非但银枪弄回来了,连金甲也并落了手,心里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“辛苦,我何止辛苦。您以为我就只干了这点事儿?您不是吩咐说搬宅子么?本来我想明儿个再去找寻,可您这战打完,俨然成了广安名人,最红的名伶我看也不过如此了,咱们现在住的那个办事处,不住有人登门,实在太闹腾,没奈何,我只好又赶紧找宅子,这不,费了老大功夫才赁下这座宅院,这才急着去医馆拉您回来。难道您就没现这间卧房和办事处的那间不太样么?”

    袁青花怨气冲天,说到伤心处,俨然下泪。

    许易这才现,房间果然不同了,陈设虽依旧简单,却是宽绰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还不止这些呢,送您回来躺了,我又急着出去雇了俩个老妈子,俩丫鬟,到家就给你熬了汤药,进来,却挨了您这劈头盖脸遭,我图什么呀!”

    袁青花没完没了了。

    许易忽然明悟了,“别说了,这个月加薪水上浮百分之三十!”

    “东主英明!”

    袁青花满脸乌云散尽,冲到窗口,戳出身子便喊,“张妈,荷花,去,到天香楼给老爷叫桌菜来,只要荤的,不要素的。”话音方落,转念想不对,东主正装病了,怎么能吃大鱼大肉,赶忙改口道,“算了,老爷重伤未愈口淡,就在厨房做些清淡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跟我这儿演了,交代你几件事儿,明天帮我办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丝毫不介意袁青花向钱看齐,他和袁青花不过萍水相逢,袁青花能为钱尽忠,做到这种程度,他已然很满意了,“件事,把那杆银枪给我拿到玲珑阁处理了,顺便帮我问问药配得如何了,如果可以,我这边加钱,让玲珑阁给我到别的州府采购。”

    经过和高攀的战,许易完全意识到,功法的重要性,若非用计,正面硬撼,他便是要干倒高攀,也得费尽辛苦。

    而经过了此次战斗,他的作战风格,对外已不是秘密,所谓以长击短,是建立在外人对他不熟悉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今次,黑龙堂痛定思痛,恐怕要拿出看家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是以,功法对许易而言,就迫在眉睫了。

    袁青花道,“买药的事儿我估计不难,只要出得起价钱,什么药没有?您放心,我定给您办妥了。对了,那套法衣,您打算怎么处理?若是留着自用,尺寸不合身,不如加些钱去炼金堂置换件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那件金甲,我用着不合适,处理掉吧,你不是说有人半路上就想买么,找个价高的,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,“价高,当然还得去玲珑阁,私人哪里出得起价,这可是炼金堂出品的下品法衣,价值两千金呢。”话至此处,眉头扬,“不对,东主您从来不做亏本买卖,里面定有门道,快给说说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