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炼金堂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本无胃口,小人儿片好意,却是不愿辜负,揉揉她小脑袋,接过来,大口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人儿见他吃的香甜,圆圆的小脸儿绽开,露出憨憨虎牙。

    “你也吃呀?这么多,我哪吃得了?”

    许易笑着道。

    小人儿摸摸浑圆的肚皮,嘟嘴道,“吃不下了,太撑了,哎,胡子叔,和你块儿生活,又好又不好,好是能吃到好多好吃的,不好是我肚子总是胀胀的,现在连鸡腿都不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哑然失笑,忽的,想起秋娃在芙蓉镇还上学堂来着,说道,“秋娃,阿爷在干嘛,帮我把阿爷叫来,我和他商量给你在城里找座学堂,让你继续上学。”

    “上学?”秋娃眼睛亮了,募得,又暗淡下来,“不上了,又不是在芙蓉镇,我还是在家里陪阿爷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懒虫,在哪里不是上?”许易捏捏她肉嘟嘟的小脸,笑着道。

    小丫头似乎不想接着讨论这个问题,从许易腿上溜了下来,背着小手,边走边叹,走到门边,才叹出句:“胡子叔,我好想长大!”接着,便溜出门去。

    许易苦笑摇头,左右小丫头上学,不是急务,便在心里压了下来,正准备接着观书,袁青花疾步匆匆,行进院来。

    “东主,大事不好!”

    袁青花推开房门便喊,满面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天塌不下来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将门闭紧,拖了把椅子到窗前坐下,冷峻道,“狗日的黑龙堂这回是下死手了,竟然派出了万腾云!”

    “这人很有来头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有来头,简直名震广安,身为黑龙堂总堂少主,此人三十岁跨入锻体巅峰,名列广安十大公子之,手诛极剑,威力极大,据说见过他出手的,都死了。最麻烦的还不在此,关键还在于他是黑龙堂总堂主万有龙的独子。黑龙堂派他应战,摆明了是孤注掷。可话说回来,此人身份如此贵重,黑龙堂舍得派他出战,必定是存了必胜的把握,还不什么好宝贝,股脑儿地往他身上装?我恐怕东主要面对的就是座人形兵器,这仗还怎么打?”

    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,做好自己就行,想这许多作甚,你今天出去,不会就打听这么个消息吧,我交代你的正事儿没忘了吧。”

    非是许易淡然,而是撞上黑龙堂这尊庞然大物,他早就预料到此种情况,局势虽然不妙,但还在可控范围内。

    袁青花暗自惊诧许易的粗大神经,却还是作答。

    自昨晚得了吩咐,他今天大早就出门了,先去玲珑阁以五百金的价格,出售了那把威力不凡的银枪,又嘱托玲珑阁以高价到各州府搜集药材,然后,又转到安河桥北的坊市,没费多大劲,便以千二百金的价格,将那套下品法衣脱手了。

    接过袁青花递来的千七百金,加上昨日兑现赌票得来的千五百金,以及原有的三百余金,现如今,许易身上的现金,举突破三千五百大关,较之曾经的两枚金饼,还要远胜。

    许易心欢快已极。

    他这副没心肝模样,看得袁青花阵阵胃疼,“东主,您还乐呢,知道各大赌档给您开出的赔率是多少么?创了咱们广安记录了,赔五。连那帮黑心鬼都敢开出这么高的赔率,吸引赌民下注,证明您的半只脚,已经踏在棺材弦上了。这回,我可不跟您买了,您也别怪我没良心,我能忍住不买万腾云赢,便已经是咬牙切齿许久的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哈哈笑,站起身道,“但愿你小子别后悔!”说罢,带上丫鬟荷花买回的带帘斗笠,大步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“东主,您可得病着呢?这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袁青花在背后疾呼。

    许易头也不回地道,“赔率都开了,老子还装个鸟,替我照顾好阿爷和秋娃,我可能要出去两天。”话音未落,整个人便已撞进金黄的光晕。

    出得门来,许易直奔周夫子处,他诈伤这两日,周夫子未上门来探视,他心甚是挂念。

    到得周家,却是铁将军把门,问了左右,位住在周夫子隔壁的老妇人,问清了许易姓名,递给他封信,说是周夫子让转交的。

    许易拆开信,才弄清缘由。

    原来,周夫子临时出急差,去了相邻的泸州府,暂时回不来了,留信许易,除了让许易无须挂念外,还预言许易必定功成,最后在信末,提醒许易,定要抓紧修炼《霸力诀》。

    辞别周夫子家,许易直奔东城,入得这武者聚集之地,不用避讳行人,脚下陡然生风,朝东直进。

    半柱香后,许易在间将作坊前住了脚。

    这座占地数顷,宛若座小城的将作坊的门帘,简朴得厉害,小门小脸,便连门上那块招牌,也远不如玲珑阁的高端气派,不过是块黑匾,上面刷着铁画银钩的三个大字“炼金堂”,匾额角落另有行小字——“广安分堂”。

    门脸、招牌皆不阔气,许易却不敢小看此间,但因将作坊内,龙吟虎啸之声不绝,天空时而流光溢彩,时而怪形幻神,端的是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进得大门,宽广大厅内,客人并不多,许易没遇到像玲珑阁那般的专业导购不说,进来半晌,连个招呼的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许易并不着恼,知晓不管人地,倘使骄狂,必然有其值得骄狂的理由。

    他深通经权之术,念头稍转,便猜到左右必有明规章,交代客人如何行事。

    果然,左右扫了几眼,许易便在进门侧的风景墙上,见到了篇石刻,目扫完,直朝内厅行去,行进十余丈,便寻着要找的房门,招牌上的“代炼堂”三字,幽红如火。

    进得门来,又是间宽阔大厅,装饰古拙,无甚可观,这回,却没让许易久等,他方进门,便有位年轻的绿衣侍者迎上前来,问他要请哪个级别的炼师。

    至于许易头戴斗笠的怪异装扮,丝毫未入绿衣侍者眼来,武者重**,天下皆然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