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奸猾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宽阔的练房内,暗褐色犹如巨人肌肤般的石块垒成墙壁,地上坚硬的异质岗岩时而冰冷,时而火热。

    三个庞大浑圆的炼炉精准地将炼房隔成三段,间那座炉火汹汹,妖异的幽蓝火焰,映得封闭炉膛的挡板,出诡异的色彩。

    封闭的炉鼎好似镇压了孙猴子的卦炉,炉盖蹭蹭直突,时而从缝隙冲出急促的蓝色蒸汽,动静惊人。

    更离奇的是,炼房左右两侧墙壁边,各歪倒着名体型惊人的巨汉,身体完好,头颅已然粉碎,黑血和脑浆子流了地。

    冲进炼房,宋长老直奔鼎炉而去,凌空击出掌,眼见要挣脱的炉盖,动静立时小了不少。

    宋长老面色稍霁,突突突,炉盖突然跳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宋长老惊骇欲绝,又猛地挥出两掌,冲站在边待的许易猛喝道,“还愣着作甚,还不给老夫拉风匣。”

    许易身形闪,便到了炉边,抓住块粗大的黑色把柄,用力拉扯起来。

    方用力,许易就皱了眉头,这把柄沉重得不像话,怕不下牛之力。

    许易拉动两下,炉盖的突突突立时减小不少,宋长老紧张地注视着炉盖,不敢稍动,却也不叫许易停下。

    许易心念动,道,“宋长老,我还有急事,您看您是不是找个人来帮忙!”

    宋长老眉峰跳,怒道,“你有什么急事,不就是锻炼那块龙鳄皮么,我跟你说过整个广安,除了我,没人有这个能耐。”

    “老小子不上道啊,看来得给你加点作料。”

    许易心腹诽,手上松了劲儿,说道,“话不能这么说,谁敢保证野无遗贤呢,我总得去找找才是。”

    他手上松劲儿,效果立竿见影,炉盖又突突乱跳起来。

    宋长老气得脸都变了色,玩命冲鼎炉挥掌,冲许易怒吼道,“老子给你锻!赶紧动手!”

    许易手上又开始用力,温声道,“就知道您老心善,只不过这价钱……”

    宋长老恨不得掌劈死许易,敲竹竿竟然敲到他头上了,可眼下,人在矮檐下,又怎能不低头,梗着脖子道,“两千,两千金总行了吧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都这会儿了,还敢犟嘴?”

    许易心大骂,嘴上道,“那怎么好意思,您可是整个广安独无二能锻造空间属性材料的炼金师,让您降价实在是对您的不尊重。”

    宋长老大奇,心道,“这兔崽子怎么转性了。”募地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这不好意思方腾起,许易后边的话,让宋长老脚下滑,险些撞在炉壁上。

    “长老,我这人替人办事,从来都是收费的,您觉得我替您拉这么沉重的风匣,价值几何?”

    绕了圈,又回到了原点,许易却在此处等他。

    “千金,老夫收你千金总行了吧!”

    宋长老咬得牙根吱吱作响。

    “长老,我说了,我不磨价,锻甲费该多少就多少。我问是在下为您拉风匣,您愿意付多少钱,既然您没诚意,在下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又松了手。

    霎时,鼎盖又突突乱撞起来,许是持久淬火,鼎炉内的玩意起了变化,撞击之声欲烈,好几次都鼎盖都被撞得快要彻底脱离鼎炉。

    “你快开价,多少老夫都认了,切莫再松手!”

    宋长老魂飞魄散,玩命的冲鼎炉输送着掌力。

    许易又抓住把柄,推拉起来,说道,“既然长老如此有诚意,谈钱就俗气了,你帮我锻甲,我帮您拉匣,帮还帮,公平合理,不知宋长老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帮还帮?亏小贼敢开口,拉匣子的满广安,能寻出半城来,能锻龙鳄皮的,就老夫人,这也叫公平合理?”

    宋长老暗自咬牙,气得胸口闷疼,从牙缝吐出两字,成交!”

    没奈何,方才两名力士被气流冲得砸在墙上,丢了性命,此刻再唤人,已然来不及,细说来,宋长老坐视许易追来,未尝没有让其搭把手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这混蛋,如此奸猾!

    许易大喜过望,手上加把劲,将炉火拉得极旺,鼎盖安稳不少,嘴上却不闲着,“看您老的修为,已经到达气海境,应该不会说话不算数吧!”

    “小辈,再敢多言,信不信老夫拼着这把星月剑不要,也要将你毙于掌下?”

    宋长老直欲喷血。

    “不说就不说了,您也真是的,什么火!”

    嘟囔句,许易果真不言,潜心拉起了风匣。

    不是怕老头子飙,他算定炉之物对老头子重要非凡,而是担心将老头子气出好歹,龙鳄皮没人打理。

    这拉就是个多时辰,数百下的推拉,让许易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披着五百斤重铁,苦熬筋骨的艰难岁月。

    应准的事,许易从不唐突,宋长老不喊停,他虽拉得艰难,却绝不叫苦。

    渐渐地,宋长老眼的厌恶消散,淡淡的欣赏流出。

    他深知自己这天字号鼎炉风匣的沉重,那是庚铁和重沙锻造,拽拉,就得牛之力。

    寻常锻体巅峰武者,至多也坚持不过数十下,就得力竭。

    正因沉重,所以宋长老特意购买了两个的火蛮力士,专为天字号鼎炉拉风匣之用。

    便是这样,这两位火蛮力士不停轮换,也撑不过个时辰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人,身子单薄,看修为绝未踏破锻体巅峰,可操持起风匣来,竟能坚持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更难得的是,此人气不粗,呼不喘,身体依旧笔直,手法依旧圆润,似乎还有余力。

    锻体期有如此恐怖体力,耐力者,宋长老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就在宋长老盘算许易的当口,鼎炉内传来阵尖锐的鸣啸,宋长老狂喝声,“顶住!”运足掌力,对准炉鼎劈去,连劈十余记,炉鸣笑啸渐低沉,到得后来,终于止歇。

    “行了!”

    宋长老招呼声,奔到炉边,按下控制阀,炉火顿熄,大袖挥开鼎盖,掌力击出,气流相激,物从炉鼎飞出,落入宋长老手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