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服药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九十金!”

    “什么!又降了!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九十七金!”

    “姓郭的,**的再敢多嘴,信不信老子打死你!”

    短青年猛扑而来,把将壮汉嘴巴捂住,生怕这家伙再吐出句话,又没掉枚金币。

    这回壮汉没有反抗,任由青年将他嘴巴捂住,他的颗心已然块块破碎了,句话枚金币,什么时候他郭某人的话这么值钱了。

    他心实万分不甘,却是不敢再言,这会儿,他已不再奢望宰肥羊了,反倒陷入了浓浓的后悔,三句话,没了三枚金币。

    “九十七金,卖了,卖了,拿钱吧!”短青年劈手将书从年壮汉手夺过,朝许易递来。

    许易二话不说,掏出张百金面额的金票,递了过去,将书摘了回来,放进腰囊。

    接过金票,短青年和壮汉眼同时射出妖异的光芒,二人翻来覆去检查半晌,这才想起最后两枚金币已经被骑士罚没,此刻囊空空,压根没钱找零。

    二人正待跟许易打个商量,再抬眼时,许易的身影,已快融进消失在满满人海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多了三金,该算我的,姓郭的,这三金,你总该不好意跟我争吧!”短青年狂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废话,两个人合伙做买卖,亏了赚了,都该合伙承担,你凭什么独吞。”

    “你狗日的还好意思说,若不是你人心不足,如此豪爽的客人会这么砍价?别废话,这三金就是老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哇,你狗日的跟老子算账是吧,当初盗墓,可是老子掏的本儿多,足足金,你小子砸锅卖铁也才出了四金,照这样看,老子占本金的六成还多,这百金,得分老子六十余金……我草,你敢动手!”

    “打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短青年和壮汉为分赃不均,闹作团之际,许易抵达了光武阁。

    和想象的出入很大,许易原以为,光武阁带个阁字,恐怕得是座耸入云霄的巨型建筑,到得地头,才瞧明白,就是个特大号的院子,青墙黛瓦,方方正正,送目远眺,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这密密麻麻,不是别的,乃是这特大号院子成千上万分割得整整齐齐的平房,宛若棋子,密集地排列在棋盘上。

    进门,交钱,领了感应号牌,寻到自己的房间,将玉制的号牌在门前的圆形黑石上靠,黑石放出光华,厚重的石门打开。

    练功房很宽阔,错落有致地摆着各种锻炼器械,最显眼的是块黑厚的硬铁,足有人高,尺于宽,贴在左侧墙壁,紧挨着黑厚硬铁的是块透明玉晶。

    进来时,许易看过光武阁的宣传画册,见过这玩意,知道其官名叫测力器,是种测量武者力量的器械,以便让武者清楚地知道,闭关修炼的成就。

    行到黑铁近前,许易运足气力,重重拳击在黑铁上,轰地声巨响,蓝色玉晶上猛地跳出个数字:三千斤。

    牛之力,两千斤,三千斤便是牛半之力,正是许易如今的水准,也是锻体巅峰武者不用功法,所能打出的拳劲极限。

    早几日,许易自忖便是能打出牛半之力,也须得稍稍运气调息,绝无如今这般轻松随意。

    此般变化,他不知晓到底是那日下午偶然入定带来的,还是先前在炼金堂给宋长老拉风匣,沉凝了气血所致。

    修为有了进步,总归是好事,许易也不细究,大步朝房屋东南脚行去,那处有步梯,通往地下。

    原来光武阁的每间练功房皆分作地下地上两层,地上练功,地下炼药。

    直入地下三丈,进得地下室,四下打量,室内陈设简单到极致。

    墙壁和地面皆用坚硬的铁质岗石铺陈,室内四角皆有明珠照亮,光线不明不暗,房间央置着口足能容身的青朴鼎炉,造型和上午在炼金堂宋长老处所见如出辙。

    许易知道,这便是转给武者炼药的鼎炉,内设自动取水供火装置,控水阀和控火阀分置鼎炉左右两侧,打开水阀,便有水流自动注入,打开火阀,则有地火涌起,十分便捷。

    而武者只需将药材投注鼎炉,投身鼎内,便可吸收药力,简单方便。

    鼎炉的西边的角落,设着张青色石床,仅容人。东边的角落,有间耳房,正是个独立卫厕。

    许易绕房间转了圈,便在石床上躺了下来,双手交叠为枕,身体平直,调匀呼吸,清空思想,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觉直睡到次日清晨,许易翻身起床,先入耳房,排去浊物,转出耳房,径直来到鼎炉前,注水,开火。

    待鼎炉内白水沸腾,关闭火阀,许易除去衣衫,跳入鼎内,不断搬运气血,半个时辰后,他出得鼎炉,鼎炉的清水已近污浊。

    最大程度的清洁完身体,许易也不披衣,折回石床,赤身1uo体,盘膝而坐,凝神屏息,半柱香后,取出早备好的两颗丹丸,抬手送入口。

    此刻,他身体净洁,心思澄净,精神饱满,心无忧无喜,无惧无怖,整个人的状态调整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丹药入口,舌尖顶,送入肚。

    这是胖员外再三嘱咐的服药方式,未免药性次爆,切不可咬破丹丸。

    却说丹丸入内,许易立时感觉腹有了暖意,未几,这暖意化作火热,火热转作焦灼,不多时,竟有了燃烧地痛感。

    好似在肚里架了个火炉,炉火汹汹,烧脾烤肝。

    对此次修炼的痛苦,许易有充分的思想准备,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才开始,痛苦剧烈地就差点让他失神。

    强咬牙关,催动着已经快要沸腾的气血,按照脑海早已记熟的线路,推进而去。

    庞大的血脉之气,碾压着、冲胀着筋脉,痛得他几忍不住要嚎叫。

    饶是经历过最残酷的锻体之痛,痛觉神经已磨练的几近麻木,然腹剧烈的疼痛,却还是越了此间的痛苦,痛得他面部完全扭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欠1oushifang兄章,上架那天必还!谢谢豪赏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