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伤逝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最大的疑点,还在那日清晨,他将出门,对战高攀,小丫头郑重其事地在他耳说,要他不管受多重伤,都要记得回来。

    当时,许易未曾深想,只道童言无忌,稚子之心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秋娃这是在给自己承诺。

    而对战结束后,他在高台吐血,被袁青花抬回房间后,小家伙曾悄悄溜进房间,爬上床来,将小胳膊放在他嘴边。

    彼时,许易只以为是小家伙亲昵自己,现在想来,恐怕是小家伙想悄悄释放生命力,给自己疗伤。

    凡此种种,现在想起,破绽极多。

    可当结果未揭开前,他再是脑洞大开,也绝想不到活泼可爱的秋娃,竟是株成精的人参娃娃。

    “精怪也好,人类也罢,总归还是那个秋娃。”

    许易暗暗咬牙,伸手从慕伯手将秋娃接过,小心地摩挲木偶的身体,忽的,木偶闭合的小眼睛,掀开条窄窄的缝,随即,沉沉闭合。

    慕伯看得心惨,鸡皮密布的眼角又滚出浊泪道,“火蛮人杀进家门时,秋娃本可以钻进土里逃走,哪知道她化作株小草,藏进老汉的衣衫里。老汉这把年纪了,本就活够了,偏偏这丫头死心眼,非要救我,结果,累得她成了这般模样。”说着,解开内衫,露出道可怖的疮口,似被长枪钉胸而过。

    原来,慕伯被擒,本已存死志,有了许易这赤诚君子,他已不再担心秋娃。

    三日前,趁着看守他的火蛮人睡熟,慕伯暴起难,夺了柄长刀,砍伤了火蛮人的脖子,因年老力衰,气力不佳,未曾要了那火蛮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火蛮人受伤暴怒,枪将慕伯透胸而过。

    慕伯歪倒在墙角,正待闭目就死,潜伏许久的秋娃终于动了,不惜性命地,将汩汩生命力朝慕伯身体输送。

    慕伯非但未死,恐怖地疮口,瞬间愈合,而秋娃却因耗费巨大的生命力,再也维持不住变化的形态,化作木雕娃娃模样。

    慕伯惊见木雕娃娃,顿时明白切,心痛至极,却是再不敢轻生,只好将木雕贴肉深藏。

    而慕伯未死,火蛮人稍稍惊诧,后怕之余,却也顾不得细究。

    他也知晓,老头对自己等人,重要非凡,若是老头真被自己枪扎死,其他火蛮人先就饶不得他。

    如此,慕伯才悄悄藏着木雕,直到此刻被许易拿住万腾云,给换了出来。

    却说,许易瞧见慕伯胸前那恐怖的创口,牙齿咬得咯吱作响,恨不得平吞了黑龙堂。

    “无需为老汉生气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慕伯将衣衫掩好,伸手将秋娃从许易手接过,捧在怀里,“阿易,老汉几日未食,饿了,你帮老汉弄口吃的,我和秋娃再说会儿话。”

    许易使劲拍下额头,“都怪我疏忽了,慕伯,您等着。”说罢,急急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慕伯看了眼许易惶急的背影,低头轻轻抚摸秋娃道,“多好的人啊!也只有这样的人,阿爷才放心把你交给他。上天对阿爷不薄,老了老了,有你陪着阿爷。临到将去,老天爷又把你胡子叔送来,替阿爷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慕伯浑浊的老眼,怔怔盯着怀里的秋娃,满眼地慈爱与不舍,“秋娃,阿爷要走了,真的不能再拖累你了,只有阿爷走了,我家秋娃才会得好,才会健健康康长大……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慕伯手的秋娃,忽地激烈挣扎起来,奈何她精力将竭,被慕伯拿在手,根本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“秋娃听话,听话,阿爷老了,迟早要走的,虽然阿爷的人走了,魂却会直跟着秋娃,日日看着你,看着你长大,看着你快活……不要伤心,更不要难过……阿爷永远在天上看着你…记得要听你胡子叔的话,阿爷不在了,他会代替阿爷照顾你,你胡子叔,是阿爷见过的最了不起的英雄,他肯定回照顾我娃长大!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慕伯只手紧紧握住拼命挣扎的秋娃,另只手却不止从何处摸出只尖锐的铁锥,运足了气力,对准胸口用力扎,噗嗤声,铁锥没柄而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许易推门而入,“慕伯,吃食拿来了,时间仓促,就寻了几块肉饼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瞅见此间情状,许易魂飞天外,肉饼抛飞,身如电光射到近前,把揽住慕伯,泪如雨下,“慕伯,你这是作甚,你这是作甚,有我在,你何至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又砰砰死命敲打自己的脑袋,心已后悔到了极点,慕伯喊饿,怎就点不怀疑,以慕伯之坚韧,岂会主动叫饿。

    若是但凡存了点疑心,即便外出给慕伯取食,感知外放,停留此处,恐怕也不至让慕伯落得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许易恨极了自己,死死抱着慕伯,泪雨倾盆,偏又手足无措,忽地,扫见慕伯手疯狂摇摆须的秋娃,赶忙将秋娃捧入手。

    霎时,秋娃竟摇摇欲坠地飞了起来,直朝慕伯嘴边飞来,密集干枯的须,吊在慕伯唇边,不住扫动。

    可慕伯死死闭着嘴唇,艰难地抬起手,在她头上摸摸,又伸手朝许易指了指,忽地,眼皮垂了下来,干枯的大手随即重重落下。

    秋娃艰难的“啊”了声,浅浅的眼皮滑落出滴晶莹的泪珠,就此从半空跌落,被许易顺手抄了,捧进怀里。

    许易紧紧抱着慕伯,眼已掉不出眼泪,透窗而入的阳光带着热烈的温度,却照不进他那已近冰封的心底。

    光线拖得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,直直垂印在眼前巨大的墙壁上,慕伯带着慈爱而满足的微笑,似乎沉沉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