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 反扑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这幕,惊得甲丑号包厢,无数人头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拳之威,竟至于斯!

    高君莫双眼骤然眯紧,死死盯住许易,好似盯着块无上瑰宝。

    炼金堂的品法衣,从来没有锻体境的高手能破开过,便是他高某人若要破开,也是手七绝剑最为得用,光用拳头,即便破开,也绝没许易这帮狂放。

    “慕伯,秋娃,看我给你们报仇!”

    许易猛地抖手腕,万腾云身子重重摔在地上,大脚踏出,万腾云左脚脚踝立时断裂,鲜血狂飙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万腾云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万有龙裂肺撕心。

    许易犹不解恨,伸脚又将他右脚脚踝踏碎,不待万腾云叫出,啪啪两记耳抽得万腾云晕头转向,满口牙齿,尽数打落,张俊脸肿成猪头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要你小命,我答应过你老子的事儿,自然得做到,不过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给我慕伯磕三百个响头!别恨我,要恨就恨你那该死的老子!”

    许易声音冷得如从冰窟窿掏出来般,大脚又踏上万腾云的小腿肚子,“你什么时候开始磕头,什么时候,我这只脚就停止移动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大脚再度落下,圆润的小腿,立时化作薄纸,无数碎肉飚出。

    万腾云疼得声音都哑了,什么尊严,风度,这刻全被这难以忍耐的剧痛驱逐得干干净净,噗通下,头颅便重重砸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许易解开缚蛟绳,将慕伯抱住怀,温声道,“慕伯,这是狗贼的儿子,高贵不凡的万公子,现在跪在您面前磕头,什么狗屁公子,及不过您根头。您稍等,给您磕头的人还很多,欠咱们的,我会亲自笔笔都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高君莫,你,你……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甲丑号房内,愤怒得方脸都要变形的万有龙,骤然暴喝声,抽出对圆环,便要动。

    “够了!还不嫌丢人,谁敢在此间闹事,别怪水某不客气!”

    水长老冷喝声,狠狠盯了万腾云眼,止住乱局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没想到是这种结局,新得的干孙子转瞬被打成了狗屎,还连累他水某人失了件品法衣,心情郁结至极。

    高君莫负臂冷笑,“姓万的,你跟我拼什么,先前不知是谁在这里耀武扬威!”

    万有龙目眦欲裂,“是你姓高的亲口所言,担保我儿性命,没想到你姓高的说话如放屁!”

    “万腾云可是死了?”

    高君莫语道罢,万有龙哑口无言,继而心片死寂。

    他听明白了,万腾云的性命无碍,可活罪难逃。

    然而经过番折腾,场下那个正给死尸疯狂磕头的残废,真的还能再变回自己那个才华横溢,孤高不凡的宝贝儿子么?不如死了!

    三百个头未磕完,万腾云耐不住剧痛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许易却毫无悲悯之心,伸脚又踏碎了他另只脚的小腿肚子,疼得万腾云又惊醒过来,精神早已崩溃得他,阵哭爹喊娘后,又认命般地老老实实开始磕头。

    什么武者尊严,英雄豪气,这刻彻底烟消!

    的确,像他这等名门公子又有几个有直面淋漓鲜血的勇气。

    许易没兴趣继续折辱已成腐肉般的万公子了,揽着慕伯的身子,高举了手臂,未多时,便有工作人员上场,将之导引下场。

    宣布结束的钟声虽未响起,然而所有人的都知道胜负已分,成败已定,这场惊天动地的决斗,却以如此戏剧化的结果,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甲丑号房内,万有龙红肿了虎目,死死瞪着高君莫,“此仇不报,枉自为人,姓高的,你告诉姓易的,我万有龙不将他千刀万剐,誓不为人,有种让姓易的辈子当缩头乌龟,别出这广安城。”说罢,抬步便朝门外行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钟声响起,重金属声再度响彻全场,“本公决处宣布,此轮对战,巡捕司易虚获胜!”

    万有龙大手方摸着大门扶手,后续声音又传了过来,“各位观众但请安坐,下面可能还有精彩对决将要展开,方才本公决处收到易虚单方面申请,他将挑战黑龙堂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本公决处代易虚向黑龙堂出询问,黑龙堂方面是否应战,请在炷香内,做出决断。若黑龙堂应战,请立刻派人出战,若不应战,今日之内,请黑龙堂上下,即刻离开广安城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全场好似炸响了十万颗天雷珠,所有人都被这惊悚的消息,震撼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声音传来刹那,万有龙伸手拧断了纯铜扶手,掏了掏耳朵,满面诧异地四处望了望,见到的是双双充斥着难以置信的眼睛。

    便连高君莫也怔怔呆愣当场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来,许易抱着慕伯尸身离开前,曾说了句“从今天起,广安城不再有黑龙堂”!

    彼时,他以为是许易含恨而,乃是气话。

    此刻,他才知道,从那时起,许易脑海深处,就做着怎样疯狂而可怕的打算。

    以人之力,敌大势力,如此壮举,广安擂战端百余年,未曾与闻。

    “将军,许易可有权这样做?”

    呆愣半晌,齐柏寒忽然小声提问。

    高司长怔了怔,道,“擂战的规矩,我还真不清楚,这你得问书,他和公决处的来往不少。”

    的确,从来擂战,都是被挑战方处在弱势,单独两人对决还好说,胜就胜了,败就败了,擂战到此结束。

    若是大势力有心覆灭某位强者,往往以整个势力对某人起挑战,正如此次,本来是许易和江少川的恩怨。

    当江少川将事由上报黑龙堂总堂,准备以个人名义对许易提出挑战。

    黑龙堂总堂却认为这是消除芙蓉镇惨败负面影响,扩大黑龙堂威名的大好时机,便自作主张,接管了全部是由,以黑龙堂名义对许易提出了挑战。

    大势力对战单个强者,胜负几乎是注定的!

    单个强者或许能胜得场,两场,却绝难耐得住持久战,迟早生生被耗死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