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不信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沉寂许久,齐柏寒叹息道,“我等同为将军麾下,本该戮力同心,和衷共济,为些蝇头小利,便争得头破血流,岂不让后进笑话。既然你们二位看得起齐某,起找来,那齐某就做个人,裁量几句,成,你们就照办,不成,就滚蛋,别在我这里闹腾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看来,我们看不上许易,非为私愤,只因许易资历不足,带不了队伍。既然以资历臧否他人,你二位相争,不若也比资历。论资历,书跟了将军十二年,柏寒有十个年头。柏寒稍逊筹,这个主事,不如就让给书做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有好处不能让书人得尽了,我想许易即便丢失了主事之位,将军也不会弃之不用。倘使书顶了许易的缺,许易也极可能接过书的班。不如书便将第十大队大队长的位子让出了,我看松寒这小子不错,就让他皆位。如此裁量,你二人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齐柏寒不愧积年老吏,转瞬,便将这团乱麻的事儿,理出了条理。

    李书如了愿,齐柏寒也有所得,松寒者,乃是他同产胞弟,个大队的份量也甚是沉重。

    三人谈妥后,齐柏寒便新泡壶好茶,三人正要以茶代酒,同庆盟约。

    门外突然乱了起来,好似失了大火,时间,到处有人奔走,呼喊。

    刷的下,齐柏寒将门扯开,院子里已聚满了人,围着个皂衣大汉问东问西,那皂衣大汉满面酡红,恍如醉酒,急切间,听不分明,却猜到必有惊天动地的大事生。

    齐柏寒厉声喝散了众人,招来皂衣大汉,急问究竟。

    皂衣大汉连比带划,眉飞色舞,几乎嘶吼吐出串词汇,“大快人心,大快人心,开天劈地,史无前例,自此我巡捕司必将名震广安,威慑四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听了半晌,就只听这货拽,齐柏寒怒极,啪的声脆响,抬手甩了早已大汉耳光,“给老子说重点,再敢啰嗦,老子活剐了你!”

    皂衣大汉被抽得转了半圈,剧痛终于驱走了狂热,这才想起身前站着的三位是谁,惶急道,“许,许主事在,在菜市口斩了万有龙!”

    “许易不是大早带队伍训练去了么,怎么在菜市口杀起人来了?”

    李书有些莫名其妙,急切间,他根本没反应过来,万有龙到底何人。

    反倒是宋培林吃了吓,把抓住皂衣大汉的脖子,将他拎了起来,急怒道,“你再说遍,许易到底杀了谁?”

    “黑龙堂堂主万有龙,还有师爷,几个副堂主,长老,以及各分堂堂主,全在菜市口被许主事,刀砍了!”

    吃了惊吓,皂衣大汉反倒伶俐起来,口气将情由说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胡扯!”

    “你睡觉睡糊涂了吧!”

    三人全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万有龙什么人物,那可是隐隐跟高君莫并驾齐驱的气海期强者,许易虽然武道修为惊人,但根本就跟万有龙不是个层次。

    他凭什么杀万有龙?

    更可笑的是,这人竟然传信说,许易不止杀了万有龙,简直将黑龙堂整个高层连根拔起,这不是连篇鬼话是什么?

    便是姓许的带着执法二处的大队人马,可就凭那些锻体期的小喽啰,困住万有龙等人都不能,更遑论擒拿?

    怎么想这件事也不通顺。

    齐柏寒震惊之余,心念电闪,急切道,“你是说在菜市口杀的?这是怎么回事儿,万有龙等人怎么全到了菜市口,具体战况到底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战况?没有战况啊,刽子手手起刀落,人头落地,就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皂衣大汉满脸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是刽子手杀的,你不是说许易杀的么?”

    李书的大脑被这反常而庞杂的消息,要搅成团浆糊了,恨不得掌劈死总是传递惊悚消息的皂衣大汉,大手用力,捏得皂衣大汉脖子咯吱作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整座大院都传来了巨大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“许主事万胜”的口号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至此,再没人怀疑皂衣大汉消息的真实性,满脸铁青的李书松了手,皂衣大汉屁滚尿流地逃开。

    三人各自目视,皆是浓浓的难以置信,和脸的难堪。

    方才,这三位还在暗室密谋,准备接手许易的家底。

    可转瞬,人家就将黑龙堂鼓荡平,只用了短短两日,便额完成了任务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是能人无所不能么?”

    三人齐齐想起了高君莫称赞许易的那句话,当时,这话听来,觉得可笑,如今想来,却只觉噬心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万有龙堂堂气海境强者,竟死于侩子手之手,如此窝囊的死法,简直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宋培林眼神空洞地问道。

    齐柏寒沉思许久,道,“有点是可以肯定的,万有龙等人肯定是被许易骗杀的,绝对没有反抗,否贼许易便有三头六臂,也觉得不可能将整个黑龙堂上层打尽。”

    李书猛地跳起身来,“我明白了,许易定是处心积虑打探到万有龙等人的藏身之所,带了大部队赶去合围,以万有龙等人不服公决处裁决为由,将万有龙等人拿下。毕竟,许易大张旗鼓地去的,带了上千人马,又是在城,口衔王法。万有龙等人便再是张狂,也绝不敢轻举妄动。而滞留城,罚金虽重,却非多大罪名。万有龙等人不担心身家性命,权衡利弊,自然不敢反抗,这才被许易绑拿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他眼猛地放出异彩,兴奋地道,“好哇,许易竟敢以私愤,而冤杀气海境强者,这是何等恶劣之行径,势必引起广安城全体世家的强烈反弹,非只我巡捕司,便是广安府令恐怕也绝难善后,好个许易,竟是如此心狠手毒,为了私仇,不顾切!我早说了乱我巡捕司者,必是此辈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