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迫水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除了惊人的防御力,更让水长老难以置信地是,许易那飘若鬼神的身法。

    他凌空下击,可谓快逾奔雷,授打击的皂衣捕快,甚至还未生出反应,许易身子已然横亘在前。

    如此身法,闻所未闻,简直就是传说缩地成寸的妖法。

    水长老震惊藏在心里,满场众人却是惊呼出声,不管是皂衣捕快,还是水家虎士。

    水长老在整个广安城乃是近乎传说的人物,竟有锻体巅峰境修士,能挡住他毁天灭地击,实在令人震怖。

    被许易横在身前的那名庞大捕快,甚至感动地飚出眼泪。

    “水镜,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你敢当街偷袭王廷命官,莫非要造反!”

    许易舌绽春雷,聚气暴喝,声震四方。

    竟被区区锻体境小辈直呼名姓,水长老气得直翻白眼,若非许易方才那句“莫非要造反”言犹在耳,水长老定然什么也不管,当场就扑杀此獠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还有个怒到癫狂,迷到忧伤的问题,要许易解开,当下,强行压抑怒意,冷声道,“姓易的,万有龙等众人,可是你斩杀?不知他们犯了何罪,要被当街斩杀。说出个究竟,老夫放你离去,说不出来,水某人说不得就得帮高君莫清理门户了。”

    方才水长老正是从菜市口,驾鹤归来。

    往常,水长老并不耐烦这种高来高去地交通方式,然,今次事情太过紧急,不得不急赶往。

    当时,他听到黑龙堂万有龙等人在菜市口被易虚斩,也是费了极大的心力,才愿决定亲眼探。

    待赶到菜市口,万有龙等人的血都干了,刽子手们正在收拾滚了地的脑袋。

    当时,水长老就气得险些爆头,黑龙堂可是他刚收拢的势力,正待大用,转眼就被人灭了。

    人去了事小,这巴掌可是打在他水家脸上,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若不将姓易的趟平,他水家岂非沦为整个广安的笑柄。

    正停在刑场半空生气,水家特训的青鸟传音而来,待听闻许易率大兵包围了自己的别业。

    水长老直气得佛出世,二佛涅槃,风般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此刻,他对许易的怒气值,已然攀升到万有龙临死前那般强烈,死死盯着许易,只待他说不出缘由,拼着和广安府令作场,也得灭杀此獠。

    更何况,如此獠真说不出缘由,各大世家先就得爆炸,要不然广安府令滥杀杀得手滑,谁敢保证不杀到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这次,巡捕司是犯了众怒,以小吏诱斩气海境强者,若没个交代,广安府令的堂尊换个人来做,也不是没有可能!

    许易昂然而视,笑道,“此乃许某公务,不知镜在我巡捕司任何职,敢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镜?”

    水长老舌头险些咬断,就是他老娘再世,也没这般叫过。

    “小辈,再敢逞口舌之利,老夫活刮了你!”

    水长老满面铁寒,广袍无风自动。

    “不过介代号,水长老何苦如此执着,区区小事,便能动摇心神,难怪水长老的修为迟迟不得寸进。”

    许易俨然得道高僧,苦劝执迷不悟地水长老放下。

    “**的到底有事没事!”

    水长老出离愤怒了,声吼出,方圆丈远之内,众人尽皆滚倒。

    便是许易也被吼得耳膜鼓胀不停,腑脏也憋闷至极,心讶道,同为气海境,老头子怕不是胜过万有龙十倍。

    眼见水长老被气得差不多要暴走,许易赶忙道,“许某此来,确有公务,奈何你之家奴,横加阻挠,我不过公事公办,略施薄惩。”玩火可以,却不愿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水长老气呼呼地大袖挥,“别跟老夫啰嗦这个,你到底有何公务!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听闻水长老处有铁精枚,不知传闻是否属实。”

    水长老眼睛猛地眯瞪起来,像毒蛇般死死盯着许易,声如寒冰,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莫非水长老连作个肯定回答的胆量也无。”

    许易冷笑道。

    的确,方才水长老下意识地对许易生出了忌惮!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水某人眼里会盛得下区区位锻体小辈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小子却给了他太多震撼,以至于他潜意识不愿堂堂正正作答,反倒在语言上弄起了模棱两可。

    这种忌惮,若许易不直接说明,水长老也不会细加查究。

    但许易此刻挑衅话出,水长老心立刻被羞愧堆满,怒道,“老夫正有块铁精,乃是从玲珑阁拍卖得来,此事广安武者尽知,小辈何必弄此玄虚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的确在水长老处,此事便好办了!那就请水长老将此赃物交出来吧!”

    许易微笑的瘦脸,不经意,绣口吐,竟生霹雳。

    水长老双蚕眉险些飞起来了,“赃物?你说铁精是赃物?”

    “正是!还请水长老配合巡捕司办案!”许易义正词严。

    水长老忽然打个哈哈,笑了起来,“赃物?笑话!此乃老夫自玲珑阁拍卖所得,玲珑阁可作见证!话说回来,便真是赃物,到了老夫手,何人敢讨还!”

    “好气魄!”

    许易拍手道,“但愿听完了具体案情,水长老还有这何等自信。今年五月初,也就是三个月前,广安府令进贡王廷的贺诞使商队,在城外百余里的鹰愁峡,遭遇伏击,商队全军覆没,所有贡品,被劫掠空,其便有枚铁精。”

    水长老豁然变色,年初的贺诞使商队被劫,乃广安近年来第大案,连王廷都不出了最高通缉令,轰动全广安,他如何不知。

    可他绝想不到,贺诞使商队的进攻物品,便有枚铁精。

    饶是他水某人向来自负,此刻也绝不会蠢到硬抗,梗着脖子道,“纵有铁精又如何,怎能证明老夫这枚就是那枚,更何况此物是老夫拍卖所得,至于什么劫案不劫案,与老夫何干?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水长老先别接着撇清干系,方才的案情只说了半,后边这半是,劫案已经查明,乃是黑龙堂白马分堂总堂主江少川手策划、实施的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