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识破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退去了,按道理,水长老应该高兴,应该释怀。

    可偏偏水长老高兴不起来,心头的担忧,却似天边的乌云,越聚越厚。

    就在水长老准备进门的当口,只巴掌大小的青鸟在空划过道青色的气浪,转瞬到了近前,立在水长老掌上,张嘴竟然吐出人言,却是个苍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待那青鸟闭嘴,水长老仰天大叫声,奋然挥出掌,竟将恢宏的别业大门打塌,嘴角隐隐溢出鲜血来。

    却说许易率队而回,半道上将领队的人物交给了第大队的大队长,自己打马,径直朝巡捕司衙门赶来。

    方跨进大门,便受到刷刷地注目礼,待他路行来,鼓掌叫好之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经此役,整个巡捕司下层,算是彻底接纳了他。

    跨进白虎节堂时,高君莫,齐柏寒,宋培林,李书竟然都在。

    瞧见他来,四人齐齐起身,高君莫迎上去,把臂道,“能者无所不能,高某此话,诸君可是信矣?”

    “许主事之能,齐某拜服!”

    “单枪匹马挑了黑龙堂,此等壮举,宋某闻所未闻,唯有叹服,现在看来,还是将军慧眼识人,许易兄弟担任执法二处主事,当务之无愧。”

    齐柏寒,宋培林双双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书,你似乎有话要讲?”

    高君莫扫了眼满脸阴郁的李书道。

    “许主事之功劳,的确当得称赞,只是卑职心有隐忧,不吐不快。”

    此刻,李书心如乱麻。

    要说,许易扫平黑龙堂,除了水长老,就是对他震动最大。

    煮熟的鸭子飞了,还得看着许易这厢耀武扬威,这股酸水在他腹翻得快要沸腾了。

    许易扫了他眼,心道,老子第天见你,你小子就给老子上眼药,反对高司提拔老子。

    临到高司任命老子为执法二处主事时,又在老子背后算计。

    到这会儿了,还不肯罢休,老子跟你多大仇多大怨,值得你这样而再,再而三地跟老子过不去。

    高君莫道,“有话就说,书现在这绕脖子的劲儿,实在让人难受。”

    李书拱了拱手,“扫平黑龙堂固然是大功件,但许主事的做法,书不敢苟同。当时,既然擒住了万有龙等人,缘何要当街即杀,若能昭明刑法而后动,焉会有这许多后患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满城尽传许主事当街砍杀万有龙的威风,可谁又知道世家大族背后如何议论我巡捕司,显许主事人,而致巡捕司于风口浪尖,这样真就好么?莫非许主事当时存了因私泄愤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高君莫断喝声,“许主事所作所为,皆提前与我报备,黑龙堂众人犯有极刑,万有龙等人又穷凶极恶,稍有拖延,水镜等人赶到,后果不堪设想。此事今后谁也不准再提!”

    李书喉头滚动,咽了咽唾沫,又道,“不知许主事可将铁精要回。”

    彼时,高君莫寻到三人,告知了黑龙堂之事后,便也说了许易去往水长老处,索要铁精之事。

    “要没要回,乃许某之事,李主事无权过问吧。”

    许易微笑道。

    李书道,“我只是关心,许主事何须动怒。不过以许主事的为人,多半是没要回来?”

    这下许易变了脸色,知晓被条毒蛇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哦?不知书怎么就瞧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高君莫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李书道,“道理很简单,就如在许主事诱杀万有龙个道理。只不过瞒天过海,换作了借刀杀人,试想许主事贯行事,向来是斩草除根,今次挟剑王冯西风之令名,不砍掉水镜半截身子,又怎肯罢休?”

    相识虽短,却视为对手,李书研究过许易,自然领略出点许易行事的套路。

    他猜得不错,许易逼迫水长老,不过是卖个破绽,要的就是水长老的强项硬顶。

    原来,这铁精乃是进贡大越王廷不假,但铁精的直接受益人,乃是剑王冯西风。

    但因冯剑王手的神意剑,乃是以铁精锻成,又有铁精问世,冯剑王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以冯西风大越王廷三大武王的威名,他要铁精,王廷又怎会拒绝。

    由是,当高君莫传讯贺诞使劫案告破之际,提了嘴铁精的下落,王廷传下捕杀令时,同时也捎来了冯剑王的口信,要求广安方面务必保证铁精的安全,冯剑王将派亲传大弟子来取。

    许易去要,水长老不给,后边的事儿,就交给了冯剑王了。

    水家再生猛,恐怕也扛不住冯剑王的威名。

    让水家和冯剑王来个火星撞地球,便是许易的打算!

    不成想,反倒让李书看透了。

    高君莫微微皱眉,便又舒展,含笑道,“许主事快意恩仇惯了,也算不得什么,这样吧,书,你去趟水家,跟水家将话挑明,若还不肯交出铁精,那水家生死,我巡捕司便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李书猜得不错,高君莫并不想彻底得罪广安世家大族。

    之所以容忍许易斩万有龙等人,来高君莫的确顾虑水家从作梗,以至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二来,也是想卖许易个人情,高君莫知晓许易因渔翁之死,对黑龙堂仇恨滔天,兼之此事又全是许易谋划,为怕冷了许易的心,便默许了诱杀之计。

    当然,归根结底,乃是黑龙堂的实力并不强,巡捕司挟有大义,杀也便杀了。

    而水家却非黑龙堂可比,若此次,真放任许易借冯剑王之手,灭了水家。

    整个广安城的世家大族,非集体震动不可。

    大好局面必将崩散,这却又非高君莫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却说李书笑着接令,若有若无地扫了眼,正要大步出门,忽然庭之,名白衣秀士捧着方红匣,在名皂衣捕快地导引下,快步行来,入得白虎节堂,将红匣往堂茶桌上放,丢下句“此乃冯剑王所要之物”,瞥了许易眼,逃也似地飘离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水镜得了招呼了,这也好,省得书再跑趟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高君莫将方匣打开,取出枚圆如球,白如雪,晶如玉的鸡卵大小的铁球来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