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 异变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正是水长老那日在拍卖会上所得的铁精。

    “早知此物不凡,当日我也在拍卖会上,因着囊羞涩,倒是没好意思等到最后,却不成想如此神物,落到了水镜手,今日,又在我手过上回,让我来试试,此物是否真有传说的神奇。”

    说着,高君莫握住铁精,掌力催动,铁精时方时扁,时尖时粗,时长时短,变化多端。

    见高君莫玩得兴起,许易不自觉间,向怀探去,摸到那块圆润,掌上方送力,惊人的热度传来,他立时松了手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传送掌力之时,高君莫哎呀声,握住铁精,啧啧道,“怪了,怪了,方才这铁精竟有惊人热度传来,莫非是我把玩得久了,此物有些承受不住,哎呀,遮莫是水镜在这铁精上做了什么手脚,罢了罢了,此物既非我等所有,就不须碰了,免得碰坏了,陪不起。”说着,将铁精放回方匣。

    忽又想起事,说道,“此铁精珍贵非常,又是从水镜处强取而来,焉能保证水镜不生他念,更不提无数隐在暗处的觊觎之辈,至于这铁精的保护,诸位有何教我。”

    此问出,众人齐齐缩头。

    铁精是宝贝不假,可又不是自己的,占着带不回家,丢了罪过大,谁也不敢将责揽上身。

    齐培林干脆道,“此物珍贵,当由将军亲自随身保管,想必以将军之威名,无知鼠辈,当能闻风自退。”

    高君莫不满地看了眼齐培林,“高某近来参悟玄功,正在紧要关头,怕是无有精力守护此物。你们三位谁愿挑起这份重担。”

    李书道,“这还用说么?我巡捕司除了将军外,就属许主事威名远扬,身本事,名震广安,若有许主事看守,定能保铁精万无失。”

    “姓李的,既然你定要玩,那怎么就玩把!”

    许易心咬牙,嘴上却道,“我自然是愿意为司长效力的,不过此事非同小可,我人难以承当,毕竟,许某也不是铁打的,能整日整夜,不眠不休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我等四人同为司长麾下得力腹心,司长有事,自是我四人共同效劳。不如这样,从今晚起,这铁精,就放置这白虎节堂,我四人轮流看守,左近再布上重兵,当能保万无失。”

    “此法大善,公平合理,谁也不吃亏,且有你们四人同时护卫,某可高枕无忧,就这般定了。”高君莫锤定音。

    李书还待再言,却被高君莫挥手止住,“冯剑王既然看重铁精,想必来人极快,料来你们四位也辛苦不了几日,怎么,书,这点辛苦,也不愿替高某承担么?”

    高君莫加重了语气,隐隐间,他不满李书因为那点不可为外人道的私心,处处跟许易过不去。

    “书不敢!愿为将军效力!”

    李书单膝跪地道。

    他怎会听不出高君莫的不快,自不敢再饶舌。

    分派完任务,高君莫便自去了,许易四人各怀心机,相顾无言,干坐片刻,李书道,“此间何须四人,不如轮流把手,许主事守头轮,我等三人先在左右各寻房间休息,有响动,许主事声高呼,我三人便可瞬息而至。两个时辰后,由李某替换许主事,李某之后便是培林,柏寒大哥殿后,如此循环往复。”

    许易满脑子想的都是方才自己触摸铁精时,那股热力到底从何而来,且高君莫也言说感受到了炽热。

    既然急着弄清究竟,李书让他打头阵,自然毫不犹豫地应下。

    许易这打头阵的都没意见,齐柏寒,宋培林自然更无意见。

    四人商量妥当后,齐、李、宋,各自出了白虎节堂,在左右的厢房,各寻了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时间正是傍晚,夕阳的余辉洒在青色的屋顶上,裁出抹嫣红。

    许易掏出怀里的玉匣,轻轻抚了抚,又收进怀,未几,又打开方匣,拿出铁精,催动掌力,任其变换形状,把玩片刻,便即放回盒内。

    此刻,天未黑定,且李书三人才散去,警惕未消,不知多少人正暗观察此间。

    许易不会蠢到此刻去试究竟,然,为显得自然,他还得拿出铁精把玩。

    要不然,则太过刻意。

    毕竟常人是不可能抵御宝物在侧,而不去触弄的诱惑的。

    个半时辰后,夜幕降临,负责白虎节堂杂役上前要来点灯,却被许易挥退。

    他灵魂力极强,无惧黑夜,点上灯,岂不还将此处作了靶子。

    又过片刻,天已黑定,时机极好,连月亮也知趣地躲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易再度打开方匣,手握住鸡卵大小的铁精,手入怀握住鸭卵大小的铁精,掌力同时催动。

    顿时,又有强烈地热流,在双掌间流动,未几,怀的那只手越来越热,匣的那只手却越来越凉。

    似乎有能量在二者之间转移!

    视线始终在匣的铁精上锁定,许易终于瞧出了细微的变化,匣的铁精分明减少了丝毫。

    那丝毫极小,小到若非死死盯在上面,观察了整个过程,贸然对比前后,根本察觉不出来。

    许易赶忙松了手,心讶异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当日拍卖会上,主拍人曾拿着铁精,在众人面前展示,亲自催掌力,使铁精变换。

    彼时,许易的那块铁精正在腰囊,却无丝毫异样传出。

    今次,若非机缘巧合,他和高君莫同时催掌力,他还真就不知道两块铁精间,竟有如此相吸相引之玄妙。

    此刻,他又做了实验,却现,自己怀间的铁精,竟对方匣的铁精有吸引,不,更应该说是吞噬之力。

    这个惊人的现,让许易迷惑不已,直到李书大模大样来换班,许易仍旧在沉思,甚至连李书的阴阳怪气的话,也忘了回击。

    入了厢房,他仍在揣度,却百思难解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