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章 反咬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守了夜了,连个鸟也没飞进来过,他哪里还能像第轮那般,眼睛眨也不眨,死死盯着方匣。

    他就这般安坐着,心却是静不下来,盘算着到底要怎样才能把姓许的斗下去。

    “高司长有些太宠这小子了,齐柏寒满脑子想的都是顺利退休,宋培林这小子虽然讨厌,在某种程度上,和自己的利益诉求是直的,未尝不能引为臂助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李书魂游天际,幻想着在巡捕司内,合纵连横,将许易狠狠踩在脚下,永世不得翻身,嘴上已然浮起微笑的当口,耳边忽然传来了高君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瞧瞧咱们李主事,守个夜,竟然也能自得其乐,不知李主事在想些什么,可否相告!”

    李书抬起头来,却见晨曦微红处,高君莫立在堂前,许易,齐柏寒,宋培林三人尽皆在侧,众人身侧围了排杂役,皆托着托盘,托盘内盛着各式各样的丰盛早餐。

    许易三人,正放肆取食,吃得香甜。

    李书赶忙坐起身,端着方匣,迎了出来,“启禀将军,卑职并非是在胡思乱想,乃是边宁神警惕,边思索着武学上的未解之要,方才偶有所得,便不自觉露笑,却让将军见笑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将方匣递给高君莫,快步行托盘前,守了夜,也着实有些饿了,捡了个大肉包口吞了,拍着宋培林的肩膀笑道,“老宋,慢点儿吃,老子来得晚了,也不知道给老子留点,算什么兄……”

    番话未完,却听高君莫喝道,“李书,你给我过来!”

    声音如寒铁淬冰,森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满场齐齐凛,尽皆停止了动作,朝高君莫望来。

    李书从未听高君莫叫过自己全名,闻此声,神魂都颤了下,蹭地下,闪到高君莫身前,正待问,却先见到高君莫竖起方匣,匣口正对着自己的眼睛,内里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李书声凄厉地嘶嚎,连正巧从上空飞过的百灵鸟,也震得翅膀歪了下,险些摔下地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将军,绝不可能,我,我始终守着这个方匣,根本没有任何异动,不信您问齐主事他们,再说四周还有个大队的兵力严防死守,若是失盗,绝不会没个响动……”

    铁精失踪,这惊,李书的魂魄险些都给吓散了,稍稍回复神智,便拼命辩解起来。

    高君莫满脸铁青,怒道,“既然无有失盗,铁精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既然不可能失盗,铁精到底哪里去了,这是个死物件,又不会自己长腿飞走了,到底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书心念电闪,下意识就要脱口而出“许易”二字,转念想,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是紧邻着许易轮守,可交接之手,自己亲自检验过,确是铁精无疑,便是许易入房后,自己也把玩过,铁精如此神奇,绝不可能造假。

    而许易的房间紧挨着齐柏寒,宋培林,他便是有心盗取铁精,也绝不可能瞒过他二人,悄然出房。

    更不提自己就守在铁精边上,虽精神不集,但如此近距离,便是神仙也不可能让自己不知不觉,便将铁精盗去。

    既不可能是许易,更不可能是齐柏寒,宋培林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铁精根本就不可能是在大厅内被盗取的。

    莫非是,是将军,啊呀,我方才将铁精交与他时,怎生未打开检查,就晃过去直奔吃食去了,太大意了!

    如此神物,怎就如此托大!

    却说,铁精虽有鸡卵大小,却极是轻巧,放在盒,若不沉凝心神,根本很难感知重量。

    彼时,高君莫声喊出,李揣上方匣,两步便奔到近前,塞给高君莫,便急着开饭了,哪里有心情和心思检查。

    而经过番严密地推理,李书千个万个不愿意,却还是将怀疑的矛头悄然对准了高君莫。

    此番念想,说来话长,却是闪而过,闻听高君莫喝问,李书骤然变色,古怪地看了高君莫眼,跪地道,“将军,此案大奇,我恳请让广安府令派员,来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既然算定是高君莫趁自己麻痹,作了手脚,李书自然不敢将自己小命交到高君莫手。

    虽说是自己跟随多年的老长官,可在铁精这等价值枚神元丹的神物面前,什么老部下是舍不掉的。

    李书很现实!现实的李书现实地想着高君莫。

    “书,糊涂!”

    齐柏寒心抽,怒声道。

    谁都不是傻子,李书此话出,摆明了是要和高君莫决裂。

    本来,巡捕司就是负责捕盗的衙门,此时,巡捕司遇了盗,反倒要请广安府令来查,这不是自抽嘴巴么?

    再者,家丑不可外扬,如此大事,不想办法巡捕司内部消化了,反倒要往大了闹,李书存的什么心思,已经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“好,好哇!李书,今日,我高君莫才算认清了你,可叹我高某人从前直瞎了眼!”

    高君莫气得浑身直抖。

    细说来,当打开方匣刹那,不曾见到铁精,高君莫虽然暴怒,急问李书。

    却并非因此就怀疑李书,毕竟,监守自盗,这种蠢事,不是李书这种聪明人干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甚至,高君莫还在想怎么替李书洗白,怎么度过这个难关。

    哪知道,他这里还未想出究竟,李书倒是先替他给出了答案,竟将矛头直指他高君莫,怀疑方才交接刹那,他高某人私吞了铁精。

    如此蛇蝎小人,真让高君莫气极欲狂,偏生以他的身份,还做不出当场宽衣解带,验明正身的举措。

    闻听高君莫怒骂,李书只闭口不言,既然撕破了面皮,也只有硬顶下去。

    反唇相讥,只会起到反作用,他不会干,不如闭口等府令处来人。

    反正已然闹翻,盖是盖不住了,府令那边早晚得来人调查,那时,就是他李某人洗脱的良机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