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四章 心术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快了,快了,坚持住!就这点能耐,还敢张狂?”

    嘴上如是说,宋长老心却惊骇到了极点,上千下牛之力,合起来,便是千牛之力,便是座小山,这也会儿功夫,也得被这小子挖塌了。

    便是换作他来,也决计不可能撑这许久,锻体期便有如此恐怖的耐力和精神力,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原本,宋长老让许易拉风匣,本是想和他换着来,毕竟,场血器淬炼,时间极长,不可能由人完成供火。

    原想着以那日所见,许易顶多撑过个多时辰,哪知晓他这推拉,就是三个时辰,整个淬火过程,基本接近了尾声。

    宋长老诚心要测试许易的承受极限,便故意激他。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,大丈夫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许易回了句,便闭口不言,再度换手,奋力推拉风匣。

    他双臂接近麻木,浑身的气力已近枯竭,灵魂深处也疲惫欲死,神智却还清明。

    经历过修炼《霸力诀》时的非人能忍之剧痛,让许易对深刻的痛苦,有了极强的抵御能力。

    既然答应了宋长老,至多拼得筋疲力竭,瘫倒在地,也算言出必践。

    宋长老心暗暗点头,口上却道,“别以为帮我拉风匣,便无点好处,以你如今的境界,半只脚已经踏进了气海境,然,人与人不同,气海与气海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气海如井,空有气海之境,却储藏真气极少,便是达到气海境,对敌之时,也撑不过时三刻,便真气耗尽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气海如溪,此乃多数人之气海,便如老夫,武道天资有限,丹田化海之时,也只有如此品质。此亦乃天数,天教庸庸者众,至弱至强者稀。好比世人,呆笨者,聪明绝顶者终归占了少数,绝大多数皆是人之姿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气海如湖,此辈往往生于世家,或贵为门派核心子弟,此辈自小天资不凡,又有长辈提点,精修之下,远胜同侪,常人丹田化海,颗神元丹丹田便已稳固,此辈往往要两到三颗,最后化出气海,浩浩如湖,深不可测。如此辈者,气海前期,便能同气海期修士争长竟短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种,便是气海真如海,广袤无可量,此种武者,千万无,恐怕只有各大门派,世家,以及王族不世出子弟,才有此机缘!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也算天赋异禀,若现在多加磋磨,打磨得身体坚实如铁,气血沉浸骨髓,到得化海之时,未必不能越老夫。别看这小小风匣,却是四级大炼师所建,专为锻炼我炼金堂内门子弟所用,让你小子使上了,算是造化!”

    许易已没力气说话,抽动着最后的潜力拉动着方匣,心却莫名欢喜。

    气海境,是他梦寐以求,却从来不知道气海境与气海境,还有如此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原本在他的计划,下阶段的主要任务,已调整为拯救秋娃,和寻觅神元丹,现在看来,继续打磨身体,也有极大必要。

    他自信以他如今的身体,便是立时丹田化海,也必定远胜同侪,毕竟,上次修炼霸力诀开的生死关,浑身的杂质不知驱逐了多少,若论身体坚实,气血混凝,他还未有见过能胜过自己的同境界者。

    而今得了宋长老的教训,许易便熄了急功近利之心。

    呼,呼,

    风匣匀地抽动着,许易的呼吸却越来越弱,几近于无。

    宋长老边护持着鼎炉,边关注着许易,心的讶异却是越来越深刻。

    此刻,许易浑身湿透,坐在炙热的鼎炉旁,他所坐之处,却能见水流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可怕的消耗!

    经历如此可怕锤炼,而神魂不散,**不消,宋长老别说见,听也没听过。

    正惊叹间,鼎炉内传出道锐鸣,宋长老猛地连拍两掌,大袖挥开顶盖,道掌力送进鼎内,气流相激,把三尺长的金色大刀,从鼎炉飞出,被宋长老抄在手。

    刀背极宽,刀身极薄,锋刃间,金光流动,宋长老猛地挥刀,长刀划出,气浪自生,异质岩锻造的比精铁还硬的地面,顿时被斩出寸许长的刀口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宋长老仰天长笑,笑声久久不绝,“下,品成下,哈哈,没想到宋某也有锻成品成下血器的天……”

    自得许久,宋长老才意识到这下品血器的造就,和另人的关系极大,这才想起场间还有人。

    回眸瞧去,却见许易仍旧在拉着风匣,竟已痴绝。

    宋长老慌忙奔过去,掏出两颗丹丸,塞进许易口,将他转到边的石床上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丹丸化药,滚滚热力溶于许易四肢百骸,疲惫到快要混沌的许易,陡然间像是被置放入温泉之,浑身懒洋洋,舒坦得厉害。

    药力化尽,他精力也恢复大半,起身下床,抱拳道,“恭喜恭喜,恭喜长老锻成神兵,若无他事,在下先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走了?”

    宋长老只觉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下回长老若再有事,召唤在下便是。”

    许易说罢,转身欲行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宋长老叫住了许易,心隐隐觉得不对,却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长老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你就没什么要我帮忙的?”

    宋长老脱口而出!

    话出口,宋长老明白哪里不对了,自己似乎欠了这小子不小的人情,念头到此,他“啊呀”声,指着许易,怒道,“好个奸猾的小子!”骂罢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许易亦笑,心道,老头子终于开悟,这番辛苦却不算白费。

    原来,许易种种居功不傲,任劳任怨,都是种策略,种人情世故上的策略。

    他有求于宋长老,却知开口便落下乘,上乘的方法,乃是让宋长老自己觉得不好意思了,开口问自己有何求。

    所以,许易那日才会掀开斗笠,说送宋长老桩富贵,果然宋长老这注赚了万金,这便是天大的人情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