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章 铁精的妙用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然离火不能自动将废兵的其他元素剥离,这便需要人工锻炼。

    那锤锤的击打,以挤压,震荡的作用,帮助木、水、火、土四种杂质的分离。

    许易此刻,锤接锤的敲打,便是起到这个作用。

    而这敲打,并非越重越好,倘使越重越好,以许易的神力,重锤之下,这把气势逼人的金色大关刀,击便裂,却起不到丝毫淬炼的作用。

    实则,这敲打最有讲究,而这讲究正是许易等杂役初窥炼金术门禁的最基础知识。

    正如宋长老所言,炼金术说难不难,法门很简单,掌握五行平衡之术,精通各种炼材之属性,熟练地掌握淬火等基本技术,炼金术自成。

    说来简单,其桩桩件件,无不需要天长日久地训练。

    而敲打废兵,看着简单,实则困难,要求敲击的力量,努力契合各种五行杂质的特有性质,唯有力道相合,才会有除杂的效果。

    通过这种亲身实践的方式,武者能快掌握各种五行原材的自有属性。

    许易心知其的艰难,沉下心来,锤锤地慢慢敲着。

    数百锤下去,许易终于体悟到点微妙的感觉,偶尔锤下去,能感受到锤间微微的震颤,但也只是偶尔有这种感觉,下刻想要再捕捉,却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而再下次感受到震颤时,却又与此前的震颤明显不同,许易正待细究,胸口处猛地热,顺手摸,却摸到个圆溜溜的疙瘩,正是铁精。

    许易大惊,此地是否严密,都未曾探查,他如何敢拿出铁精。

    就在许易绞尽脑汁,思忖方略之际,怀铁精猛地暴热,攸地下,从怀里蹿了出来,直朝火炉飞去,正巧落在大关刀上。

    晶莹如雪的铁精,沐浴着灰白的火焰,在大关刀上蹦来跳去,欢快地好似贪玩的孩子遇到久违的玩具。

    许易正瞧得目瞪口呆,咔嚓声响,大关刀陡然粉碎,碎片直直落进炉火,顺着炉膛处的回收管道,直接泄在了地上,化作堆大大小小不规则的碎片。

    碎片顺着管道滑出后,似乎触了某种机关,咔的声响,火炉的档位复原,灰白的焰火顿时消失。

    焰火灭尽,铁精立即停止了跳跃,稳稳落在了炉。

    说来话长,切却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许易甚至来不及醒神,切就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方醒悟过来,个箭步冲上前,将铁精抢入怀,拿在手检查半晌,却丝毫未觉有损。

    又赶忙奔到炉边,去查验那堆碎片。

    原本金色的大关刀,锻出的碎片却是是纯青,许易捡起块,认出乃是青铜。

    显然那金色,乃是其他杂质填补,经过离火锻体,尽数化去,这才显露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许易心念动,捡起几块青铜碎片,飞朝西北墙角的“磅秤”奔去。

    拣出片,放入“磅秤”横栏侧的圆形托盘内,另侧的显示器上青光闪,竖起片青色小旗。

    许易又将其余几片,依次放入托盘测试,显示器上皆竖起青色小旗。

    许易大喜过望,几要仰天高呼。

    按照石刻上的表述,原材料的纯度分作五等,亦以金紫黑白青,等而下之,青色最差,金色最纯。

    然,青色虽是最差,却也是合格之金属原材,初入之杂役,三年内皆只需缴纳青色原材即可。

    只不过按时间长短,增加重量,头个月内,每日缴纳十斤即可,尔后逐月增加。

    方才金色大关刀,足有百斤之沉,锻得的碎片却是不多。

    许易赶忙将所有碎片收拢,放上“磅秤”,见到显示器上弹出“三十”的数字,他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心谜团重重,隐忧多多,他实在没有继续锻炼下去的心思,左右够数了,他移动脚步,向墙边寻行去。

    花了近两个钟头,许易用手指敲遍了,房间内的每片墙,每块地砖,终于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此间,无人监视!

    说来,许易不是不知道自己多疑,区区个杂役,谁愿意费功夫监视。

    奈何他身怀重宝,无法不求全责备。

    有了这种种诡异,铁精在他心的重要地位,直线拔高,怎敢不倍加小心。

    确定无有泄露后,盘膝坐了下来,思忖方才怪异的幕,大脑飞运转开来。

    两世合,让他既有书生许易的缜密细腻,又有游戏指挥官的开阔思路,念头转了几转,脑海已经勾勒出了基本测试计划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门霍然打开。

    许易吃了吓,赶忙将斗笠戴上,方站起身来,便瞧见先前把守大门边上的绿衣大汉,气势汹汹而来,“兀那九十七号,聋啦,听不到响声?看在你小子是第次来的份儿上,这次老子就饶过你,赶紧去验货!”

    许易这才现腰间的玉牌不知何时,已开始吱吱作响,从石刻上得知,这便是验货的信号。

    原来,他方才想得太过入神,竟到了物我两忘的地步。

    仓促收拾了满地杂物,许易随着怒气冲冲的绿衣大汉来到大门左侧的检验台,边上已经立着不少人了,其先前和许易有过面之缘的两位华服公子,正被围在人群当。

    瞧见许易到来,左的“周兄”几乎欢呼出声,“就是那小子,就是那小子,奶奶的,午才来,四六不懂,进了废仓,抱了堆残兵,走得那叫个春风满面,弄得我和李兄还以为这小子是何方高人,打听才知道,原来就是个生瓜蛋子。好嘛,这会儿,把我和李兄排倒竖第三,却没见这小子的影儿,我还以为这小子真是传说的不世出的炼器天才。哪里知道人家压根没敢出来,躲炼房里了,哈哈,这是听见打雷,把**缩王盖了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满场皆笑!

    原来,像许易这种到时间,仍赖在炼房的杂役,自归理房建立,就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