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二章 强买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最后,还是瘦皮猴机灵,顺手指家门店前的大型旗幌上的人像,说认识这人不,广安城锻体巅峰第高手,我兄弟就是给他做活,便是他要买你的宝药。

    不成想,此话出,还真灵,老山客拍着大腿,连道失敬,竟将许易的事迹如数家珍地倒了出来,直说原来是易神捕要买,没二话,等晚就等晚。

    但为确保瘦皮猴不是诳言,老山客坚持要验证袁青花身份,连找了好几家门店,待众人众口词确认后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才有了今日午的约见。

    却说袁青花声招呼,老山客和瘦皮猴同时站起身来,带着好奇和恭敬的眼神,朝袁青花身后望去,左瞧右瞧,却不知在瞧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说易神捕没来呀!”

    老山客满面失望,盯着袁青花道。

    袁青花方说了个“是”,老山客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袁青花拦住道,“你这是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老山客没好气道,“做什么?王某敬重易神捕威名,才肯冒着风险等了日,原想着大英雄必定重然诺,哪里知道人家眼界高,根本没王某这等小角色,王某又何必非要热脸去贴冷屁股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拉住他道,“说这就过了,在下东主昨日早出门,至今未归,在下已经传讯去了,东主听说了,要我招待你吃完午饭后,道去见他,东主正恭候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昨日临去前,确实告知了袁青花,若他未有及时回归,便让袁青花去炼金堂报信。

    此刻老山客翻脸,袁青花觉得没报信必要了,倘使午饭吃罢,许易仍旧没赶到,便直接领人去炼金堂扣门便是。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在这广安城,我还能绑了你不成。”

    老山客这才又坐了回来,未多时,便有侍者将盘盘菜肴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凤血鸡丝,清蒸青鲤,贝焗熊掌……

    道道鸿宾楼的拿手名菜,流水价地送了上来,色满香飘,勾人馋虫。

    直到宽阔的方桌被铺满,送菜才停止,最后,便有侍者送上两壶上等西凤花雕,酒菜便算上齐了。

    此餐饭,乃是鸿并酒楼赠送,档次相当之高,少算席也有五金之费。

    望着满桌子的上等酒菜,老山客感受到了浓浓诚意,脸色立时好看了不少。

    袁青花冲瘦皮猴使个眼色,后者便拉过老山客劝起酒来。

    老山客虽算不得穷困,可生长于山林,有时数年来不得趟广安城,哪里见过这等精致席面,早被满桌的山珍海味晃得花了眼,瘦皮猴稍稍劝说,老山客便放下矜持,山吃海嚼,狂呼痛饮起来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袁青花见老山客微有醉意,怕多饮误事,便道,“我听青子说,王先生有好东西,不如拿出来见见,待会儿,去了东主那里,我也好替王先生讲价。”

    老山客道,“易神捕豪爽,拿这等席面招待王某,王某也不能小气,但凡易神捕看了,随便给给辛苦费,王某这货就让了。”说着,从腰囊掏出两个红色山梨木制成的木盒来。

    袁青花知道这位是卖老了药的,口上说的“辛苦费”,不过是客气话,当下,嘴上客气地应承着,却送目朝盒看去。

    这看过去,便再挪不开眼来。

    但见两只木盒,左边那个躺着朵雪莲,花色纯白,晶莹如玉,莲花开作七瓣,品相不凡。

    雪莲乃是常见之药材,七瓣雪莲却是罕见,但因这雪莲每百年结出瓣,七瓣雪莲,至少也有七百年的年份。

    右边木盒,躺着个鸡卵大小的浑圆果子,色作深红,亦是袁青花识得之物,乃是丹果,多用来作炼丹之辅材,颜色越深,年份越久,眼前这枚深红色丹果,光看品相,少说也有五百年。

    七百年生雪莲,五百年生丹果,名副其实,皆是宝药。

    所求得获,袁青花大喜过望,当下,也不愿在此间多待,急着去寻许易报喜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道声音传来,“哈哈,天助我也,吴叔,这回老祖过寿,寿礼有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个锦袍青年,和位红袍年,并肩行到近前。

    锦袍青年手折扇挥洒,镶金的扇柄敲在方桌上,潇洒道,“雪莲和丹果,本公子收了,开个价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,你也太不地道了吧,没见我们正谈事么?”

    袁青花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自谈你的,本公子谈本公子的,两千金,本公子收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,锦袍公子便伸手朝木盒捉来。

    袁青花怒了,伸手格了下,孰料锦袍青年的手臂犹如烙铁般烫手,下意识松开,股巨力传来,跌得他屁股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锦袍青年冷哼道,“区区锻体期的小辈,也敢在本公子面前张狂,看来我云家低调久了,世人都快忘了我云家的,连阿猫阿狗,都敢胡乱龇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云家不云家,你可知道袁爷是谁,易神捕的大名你总该听过吧,袁爷就是易神捕的门客,这两株宝药,乃是易神捕要的,你也敢抢?”

    瘦皮猴见势不对,赶忙将许易的名头抗出来,近期,广安城,易神捕之凶名,能止小儿夜啼,绝非虚言。

    果然,锦袍青年和红袍年同时变了脸色,满场众人听见“易神捕”三字,也来了兴致,虽未动作,却将注意力投注过来。

    锦袍青年怔了怔,冷道,“原来是许主事要的货,不过,交易既未达成,谁都有资格出价,公买公卖,是自古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自扫平黑龙堂后,易虚正名许易,并出任巡捕司高层的布告,贴得满城,但易神捕之名号轰传最广,旁人多以“易神捕”呼之。

    此刻,锦袍青年不愿涨许易威风,故称呼官职。

    听说是许易要的货,锦袍青年本来打算偃旗息鼓,不是怕了,而是实在不想招惹那个煞星。

    若是此间无人,他便也就退了,奈何众目睽睽,他又扛出了云家的旗号,倘使就这般被“易神捕”三字吓退,不出今日,他云家就必成笑柄。

    由是,他才梗着脖子要求竞价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