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三章 忠义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不卖不卖,这货我只卖易神捕,什么水家,我却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老山客连连摆手,做惯了买卖的他,极有眼力。

    原本,方才锦袍青年出价两千金时,他心窃喜,若是袁青花喊不出更高的价钱,他便打算将这对宝贝出手给强势的云家公子。

    可待瘦皮猴喊出“易神捕”三字,眼前这锦袍青年立时就软了口气。

    老山客才信易神捕当真是这广安城,最不能惹的人物。

    当下,他赶忙调转舵盘,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“大胆!敢辱我云家,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红袍年怒喝声,狠瞪着老山客,满场生风,老山客竟承受不住这目之威,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须记得咱们是云家,什么易神捕不易神捕,唬得了升斗小民,奈何得了咱们云家不成!”

    红袍年声如洪钟。

    锦袍青年浑身凛,心道,“是啊,姓易的再牛,也不过和自己样,才是锻体巅峰。自己家族,像此辈者,多如牛毛,便是身边的吴叔,都跨入了气海境,自己何必怕他姓许的,再说云家也不是黑龙堂,他姓许的想啃,还缺副好牙口。”

    念头落定,笑道,“吴叔所言极是,是小侄孟浪了。”话罢,整个人的气质陡然变,又恢复了先前昂而来的意气张扬。

    “云家,莫非是百年前,出过相国的云家?”

    袁青花爬起身来,心快盘算着对策。

    他到底只是许易手下的长工,站在长工的角度考量问题,自是多办事,少惹麻烦。

    尤其是云家这种广安城的有数人家,绝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锦袍青年昂然道,“除了这个云家,还有哪个云家?怎么着,想着让你那自夸无敌的东主,上我云家门前叫阵?”

    袁青花道,“我家东主乃巡捕司执法二处主事,职责所系者,乃是维护城治安,又怎会无故找谁麻烦,云公子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锦袍青年冷哼声,“的确言重了,你这等贱人,哪里配本公子讲话。”说罢,抓起两只木盒,冷冷盯着老山客道,“两千金,可能卖否?”

    老山客彻底坐蜡了,他便是再有眼色,也没想到局势会这般翻转,简直急转直下。

    初始,他还以为锦袍青年根本奈何不得易神捕的门客,转眼间,易神捕的门客,竟被三言两语,斥得满面涨红,却难言。

    这下,他却难办了!

    先前看袁青花行情走高,他直言宝药被袁青花定了,但看眼下的局势,锦袍青年的威风,却不是他能扛得住的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他倒生出些智慧,说道,“此宝药我已转卖给袁兄弟了,阁下要买,还请找袁兄弟说话。”

    锦袍青年他惹不起,难道易神捕就惹得起么,左右都惹不起,干脆将矛盾转移开去。

    锦袍青年冷笑声,斜睨着袁青花,拍出两张千金的金票,“这些钱可够?”

    “够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够买你这两株草药么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在下不卖!”

    袁青花平静说罢,上前几步,伸出手来,“把药还我。”

    他不愿招惹水家,最大的原因是不愿替自己东主招惹麻烦,即便是锦袍青年真从老山客处截走了宝药,他也不会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老山客说得明白,宝药已算卖与他了。

    如此,那这两株宝药,便是自家东主的了。

    既是东主之物,他袁某人自要拼死护持。

    顿时,锦袍青年面上笑意凝固了,“别他妈不识抬举,两千金到市面上,什么药买不着,想坐地起价?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,与袁某有何相干,此乃袁某东主之物,云公子想买,须得问过袁某东主。”

    说话儿,他伸手朝药盒抓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莫堕我云家威名。”

    红袍年冷声道,似乎极不满锦袍青年的优柔寡断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锦袍青年骤然挥掌,重重巴掌,抽在袁青花脸上,这巴掌下手不轻,抽得袁青花原地转了个圈,吐出口血水,胖脸迅肿胀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识抬举的东西!现在这药,我可以拿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云公子阴冷地盯着袁青花道。

    “把药还我!”

    袁青花疼得眼泪直飚,双胖手却倔强地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种!”

    啪,云公子又是巴掌抽过去,这回却是下了狠手,袁青花被抽得飞了起来,半空血雨飘零,断牙落了地,重重摔倒在地,半晌没了动静儿。

    “想要这两盒宝药,让姓许的上我云家来取。”

    云公子豪气冲天。

    两巴掌扇出,浑身被难以言喻的爽快充满,他甚至明显感到大厅内众人看自己的眼神不样。

    满场针落可闻的寂静,就是对他赫赫武功的最高褒奖。

    刷的下,云公子打开折扇,轻轻摇晃,贵气冲天,“吴叔,你说的不错,云家人就得有云家人的气度!”说罢,抓起木盒塞进怀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直躺尸的袁青花忽地爬起身来,阻住去路,“把药还我!”

    污血沾满肿成猪头的胖脸,满嘴牙齿不剩几口,张口说话之际,狂风灌口,只胖手却伸得笔直。

    莫名地。云公子感到股冷意,然这冷意转瞬便化作无穷尽的羞恼。

    满场都被自己凶威慑服,小小家奴竟敢在自己最威风的时候跳出来扫兴,倘还不下辣手,岂非让人看扁。

    怒向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云公子潜运劲力,怒喝声,拳便要挥出,就在这时,耳边却传来红袍年的高呼,“公子小心。”

    呼声未落,他方要抬起的大手,却动弹不得,紧贴着身子,多了个人,个头戴斗笠,高出他半个头的青袍人。

    云公子视线方落定,满场陡然起了个霹雳,整间大堂都震了震,紧邻周边的桌椅,忽然被强大的气劲掀翻,四散飞去,砸得满场狼藉。

    接着,便又瞧见吴叔从半空落了下来,满脸涨红。

    显然,这泼天动静正是吴叔和青袍人卷起来的!

    念头到此,云公子浑身片冰凉,难道擒住自己的竟是位气海境的高人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