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 勒索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认同认同。”李书赶紧回话,随即使劲扯了扯满面不服的云剑把,后者只好点点头。

    没办法,人在矮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李书主动请缨而来,本意是想演出“我胡汉三又回来了”,结果差点演成了“胡汉三回来了就回不去了”,好不容易看到许易肯坐下来讲话,他只求将事情办成,要不然便是回了长史府,他也没脸见人。

    云剑和李书差不多心思,他是云家大管家,从来云家有事,都是他出马,从来他出马,不待亮出云家这杆大旗,便马到功成。今次,若是带不回去人,他云家的脸,可算丢尽了!

    “认同就好!既然我的人受了欺负,挨了打,且又坏了人家酒家,致伤要钱,平复心理要钱,给酒家整顿同样要钱,我算了算,就凑个整吧,人五千金,你们出万金,把人带走,堂堂云公子,和位气海境强者,别说这二位不值这个价!”

    许易布展了半天画图,终于露出了小刀子。

    他抓云公子和姓吴的,半点好处没有,坏处倒是不少,关着这两人,既浪费粮食,又让高君莫难做。

    所图者,正是等着冤大头上门,好猛敲笔。

    至于鸿宾楼的损失,他早用从云公子、吴刚身上搜刮来的钱钞,支付了,此刻又把鸿宾楼扛出来,不过是方便坐地起价。

    却说,他方喊出数字,云剑和李书屁股下像安了弹簧,蹭地下,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痴心妄想,万金,万金能买你的脑袋!”

    云剑怒不可遏,他从未想过,有人敢把竹杠敲到他云家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这,这也太多了,能不能少点。”

    李书舌头直打结。

    “看来二位还是不认同许某的分析啊,不认同可以,二位自便!”

    许易端起茶水,细细品咂起来,看也不看二人。

    二人又羞又恼,相顾无言,对视半晌,最后只得落回座位。

    “五千金!最多五千金!”

    咬牙跺脚,云剑激动地白胡直抖,终于还出了价码。

    “万千金!”

    许易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“你!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云剑嘴角又渗出鲜血,急得李书不住替他抚平胸口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再废话句,许某还会加价,别给脸不要脸!”

    云剑喘息半晌,恶狠狠瞪许易眼,行到堂屋门前,不知从何处掏出只巴掌大小的青鸟,附在青鸟耳边,低语几句,随手放飞。

    很快青鸟便在空拉出道气浪,没入云霄,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不多时,那只青鸟从云霄,钻了下来,黄嫩的细腿上,多了个绿色布囊,直直落在云剑掌,张口吐出个气十足的声音,“给他!将人带回来!”

    云剑长舒口气,解开布囊,拿出沓金票,随手挥掌,细薄的金票,横空朝许易飚来,张未散。

    许易伸手接过,眉开眼笑地数了起来,在这个世界,除了和秋娃戏耍,再也没有比天降横财,更让他开心的了。

    “这下可以领人了吧!”

    云剑面无表情地扫了许易眼,像看死人。

    许易虽不抬头,也知晓这位心里想什么,抬了抬手,“早些领走,省得老子还得管晚饭!”

    云剑冷哼声,掉头就走,紧接着又有声音传入耳来,“记得跟云小三说声,我欢迎他继续来找茬儿,对了,叫上云老大,云小二更好!”

    云剑打了个踉跄,险些摔倒,脚下明显加。

    李书更是招呼不打声,搜到下,窜到门外,像是躲避瘟疫。

    奈何他逃得虽快,许易声音更快,“老李,你这张脸怎么弄的,知道回去怎么说吧,若是让老子从府令衙门听到半点对老子不好的话,你就准备上升龙台吧!”

    “我撞的,撞的,不小心撞的……”

    李书急急回道,脚下开了全,愣是赶在云剑前面,蹿出了执法二处的院门,好似逃离鬼门关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打人的拳头硬,要钱的巴掌更硬,啧啧,张口就弄来万金,这得是高某多少年的俸禄。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高君莫又从屏风后转了出来。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您羡慕也没用,谁让您要端着,这钱呀,与您无缘!”

    他可知道,高君莫这会儿出来,打得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高君莫面皮红,道,“你小子可不地道,有道是,见面分半,我不要半,沾点雨露总成吧。别忘了,没老子话,他们可带不走人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见面分半,那是江湖**的规矩,您可是堂堂高司长,怎好讲这话。至于您要将人留下,我可管不着,总归这钱,我是收了,他们就是要要回去,我也是不给的,您看着办。再说,方才我这儿刀光剑影时,您跑哪儿去了,这会儿,想着要钱了,不好意思,没有!”

    说话儿,许易身形晃,人已在十丈开外,又晃,竟转出门去。

    人去了,声音却飘了回来,“高司,我请假啊,估计要个把月!”

    高君莫又气又笑,心疼得不行,正牢骚满腹之际,耳边生风,他豁然伸手,抓出个纸团,布展开来,满面怒容褪尽,换上笑颜。

    原来这纸团,却是两张千金的金票!

    掸了掸金票,满意地收回腰包,高君莫得意撇撇嘴道,“算你小子识相!准假了!”

    从巡捕司出来,许易径直归了家,到家时,袁青花已经在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肿成猪头的脸蛋,终于有了几分人形,摆了满满桌子酒菜,正等着他归来。

    袁青花方要说话,许易先挥手了,“有话待会儿说,先吃饭!”说着,坐到桌边,左右开弓,吃了满嘴流油。

    不多时,桌上盘干碗净,许易满意地拍拍肚子,行到紧窄的泥巴院,在株桐子累累的梧桐树下的竹椅上,坐了下来,指着天空,对跟过来的袁青花道,“夜幕青青,星河灿烂,凉风习习,这才是说话的好时候,说吧,到底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