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章 保举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念头至此,许易道,“照您的说法,锻体巅峰以上,恐怕没有使用阴器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胖员外摇头道,“并非如此,而是锻体境以上的强者,他们武道绝伦,能入得他们眼的阴器,无不威力强大,然而,此等级数的阴器,往往已达到血器级,而血器何等珍贵,又有谁舍得出售。”

    许易听明白了,所谓阴器存在严重的两极分化,太低端的,对锻体巅峰强者无用;太高端的,又难得获。

    “若在下定需要阴器,不知要如何获得,还请大师教我?”

    许易直对齐名所说的那个古墓,总有不好的感觉,对克制鬼物的阴器,定是要得之而后快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恐怕只有去炼金堂了,让炼金堂替你代练柄,最好用天雷木之类的至阳之物,配合你的至阳之血,锻造柄血器。”

    许易瞪圆了眼睛,“血器不是只有气海境强者才能使用,我拿在手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胖员外笑道,“血器的确只有气海境强者,才能挥出威力,但又有谁说锻体境用不得血器。须知血器其坚其锐,远胜普通凡品,你既是专用之对付鬼物,便是能激真气又有何用?又不能伤得鬼物分毫。关键还在至阳克阴。”

    许易凛然受教,郑重抱拳道,“多谢大师为我解惑,在下还有急务,先行告辞。”

    胖员外微笑摆手,“无妨无妨,但有疑问,可随时来寻老夫,谁叫老夫与你投缘。”

    他下定决心要结好许易,以图将来的份善缘。

    出得玲珑阁,许易直奔炼金堂,宋长老信物在手,路畅通无阻,在间暖阁内,见到了宋长老。

    老头子正安坐窗前观书,陡然瞧见他来,猛地冲了起来,满眼放光,疯狂地模样和胖长老差相仿佛,抓住他手臂,急道,“你小子总算来呢,老夫怎么也没想到你小子就是那传说的炼金天才,才日,你就通过了归理房的考验,啧啧,老夫简直难以置信,便是老夫当年,也用了十天时间,才勉强通过。”

    宋长老不提还好,提许易便火大,没好气道,“不是日,是半日好么?啧啧,长老对小子可真是青眼有加啊!”

    当日,宋长老抹不开面皮,只好推荐他入归理房,故意不告诉许易归理房的勾当,为的便是好磨磨许易身上的刺头,顺便让许易再来求他,又欠他个大人情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许易身携铁精这等异宝,轻松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彼时,宋长老还苦苦等候许易上门求告,哪知道等到第二日天黑,也不曾见许易上门,反倒是他沉不住气了,唤来谢管事询问究竟。

    待听说半日就炼得三十斤青铜,宋长老的眼珠子险些掉出眶来。

    这不,许易来,他便奔过来,抓住许易胳膊,急问究竟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许易避而不答,反将他做的那不地道之事,摊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宋长老老脸红,梗着脖子道,“其实我早看出你小子天赋异禀,想试试你小子的深浅,没想到你小子果真深不可测,半日功夫,便通过了考核,啧啧,证明老夫眼光依旧犀利。”

    “您老能再无耻些不,当着真人不说假话,看来您老是不打算为您犯的错误负责了,也好,就是不知道您老再使唤在下推拉风匣时,在下因为气闷,说不得手软脚软,那时,还望您老多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许易是个有恩报恩,有仇报仇的性格,虽然宋长老算计他,也算不得什么仇恨,可他是那种你瞪了他眼,逮着机会也都讨回来的家伙,此刻,又怎会轻易放宋长老过去。

    宋长老丝毫不怒,捻须微笑,道,“老夫早料到你小子不会善罢甘休,早就准备好了补偿你小子的办法。”说着,从桌上拿起个信封,朝许易递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物?”许易接过信封,拆开封皮,扫了眼,见不是金票,立时失了兴趣。

    宋长老得意道,“你小子运道来了,老夫可是你真正的贵人,还望你小子达以后,须得记住老夫这个领路人哇。这是老夫给炼金堂总门写的封举荐信,信可是大大将你小子炼金的天赋夸赞通,你小子只需持这封信,前往州炼金堂总门,立时便能被收为正式弟子。这可是旁人求都求不到的际遇,老夫送与你了,怎么样,你小子这回总该知恩图报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宋长老双目灼灼,盯着许易,万分想看到这家伙欣喜欲狂,喜不自禁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惜,宋长老失望了,对面这家伙冷峻得像滩死水,别说兴奋,连情绪也无,许久,才见他眉毛扬,“您老说完了?我只能说声抱歉,我对加入炼金堂丁点兴趣也无。另外,顺水人情,我从来不送,也从来不受。”

    顺水人情,这家伙不知道送出去多少,宋长老的赌票,谢无病的金票,难以计数。

    不受顺水人情,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宋长老怒道,“顺水人情?你敢说老夫送的是顺水人情,你知不知道老夫这封举荐信,多少人求都求不得!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噢?那怎么前日,我要学炼金术时,您老说要进炼金堂,先得学徒三年。现如今,怎么又想起送举荐信了。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,许某天赋异禀,您爱才,所以才举荐。话说回来,既然许某天赋异禀,若要进炼金堂,也易如反掌,何须您举荐。”

    他心思细腻,将其猫腻看得透彻,非是他锱铢必较,而是清楚对面老头的脾性,不将这老头面具戳破,迫得他不好意思,指不定老头子还得云山雾罩地装大尾巴狼。

    宋长老瞠目结舌,老脸烧得通红,暗忖,臭小子太难对付,简直生了颗七瓣玲珑心,憋了半晌,方道,“古人说,好心当做驴肝肺,今天老夫算是见识了。罢了,既然你小子不领情,老夫也不提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