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六章 包天之想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不提怎么行,您老挖坑埋我的事,总不能就这么了了。咱们相处的时间还长,若今次的事儿,没个说法,小子如何敢信赖长老?而小子不敢信赖长老,长老又如何信赖小子。如此,你我之间失了信任,以后如何相处。我给长老拉风匣,长老肯定担心我做鬼。长老走到我身后,我得担心长老突地给我掌…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的脾性,拈着根稻草,也得炸出油来。

    宋长老听得肚子疼,这小子明里暗里把风匣顶在前面,这分明是红果果的要挟啊。

    “有话说,有屁放!老夫算是看明白了,老子有什么被你惦记上了,你不搞到手,绝不会罢休。”

    宋长老暴跳如雷,却又无可奈何,暂时他还真缺不得许易,他锻炼许久,也未得到过品血器,而许易配合了次,便炼得把。

    眼下,这小子就是大爷,他心纵然千万个不爽,也得让这小子三分。

    许易等的就是这句话,微笑道,“您早承认错误,不就结了!小子虽被您那埋了遭,好在坑不深,没埋死。所以,您放心,小子断不会狮子大开口,其实就请您帮个小忙,帮在下锻炼柄能克制鬼物的血器。”

    宋长老眼球外凸,屁股在竹靠上坐了下来,连连挥袖,“走走,赶紧走,老夫以后不用你就是!”

    “您老这是何意,莫非在下的要求,太过过分?”许易奇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分,不过分,你只开口找老夫要几万金,如何会过分。”宋长老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许易大奇,“这从何说起,不就是件血器么,我自出材质,您只负责祭炼,这总行了吧,祭炼费用,您说个数,在下认了!”

    口上如是说,心却暗暗乍舌,他真没想到血器竟然昂贵到这种程度,至少都要万金之数。

    在他的映像,宋长老锻炼血器,如喝水吃饭般随意,前有星月剑,后又血饮刀,都是他亲眼所见,却未想到是如此值钱。

    听了许易这番话,宋长老倒释然了,眼前这家伙除了身蛮力,于修行界的知识匮乏得踏糊涂,跟他较真,却是落了下乘,叹口气道,“你小子啊,真是无知者无畏,你是否看老夫先炼星月剑,再锻血饮刀,以为对老夫而言,那血器得来,易如反掌?”

    “莫非其还有关窍?”许易顺口托了句,此刻他已猜到必有纠葛。

    宋长老道,“自然!那星月剑,血饮刀,其实都是总堂颁下的任务,乃是他人委托我炼金堂代练,要不然,你真以为老夫如此豪富,能随手那许多足够锻炼血器的珍贵金属原材?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既是如此,可否由我提供原材,委托长老代练,正如锻炼龙鳄甲般。”

    如此,许易身怀三万余金,算得上修行者的富豪了,自信件血器的原材,还是不在话下的。

    宋长老摆摆手,“纵使你出原材,老夫也不能代练,此乃我炼金堂之铁规,非经总堂布任务,不得替任何人代炼血器,龙鳄甲虽然不凡,却非血器,老夫代炼也就炼了。所以,你要炼制血器,先去总堂下单,排上三年五载,或许就轮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血器竟珍贵如斯!”许易咋舌。

    宋长老站起身道,“你以为呢,宝材,重金,缺不可,寻常气海境强者,根本就难求。名震广安的七绝剑高君莫,他手那把七绝剑也不过是上品,便此把七绝剑,高君莫便名震广安!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龙鳄甲虽犀利,倘使对上高君莫,百余剑下来,未必不能将龙鳄甲破开。再者,近来,又听说你小子在鸿宾楼上演了出好戏,横虐了云家客卿气海境强者。啧啧,好大威风,不过你小子也别得意,不过是仗了龙鳄皮的强防御,且那吴刚穷困,连柄血器也无。倘使吴刚血器在手,哪怕是下下品,你小子也定难胜得如此轻松。”

    “照您的意思,血器什么的,我就不用惦记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不禁有些气馁。

    宋长老送目远眺,江清云淡,几只白鸟追云逐波,出神道,“血器本就不是你小子该惦记的,你这叫好高骛远。谁不是到了气海境开始寻找机缘,得遇宝材,求获重金,再寻我炼金堂,代而炼之,柄血器之得,历时十载,也是正常!若教你小子轻松便得,天下武者何辜?”

    说着,宋长老不禁想起自己得获第柄血器,也不过十载之前,眼前这家伙不过双十年华,就开始惦记血器器了,心竟生出不平来,替天下武者叫起了不公。

    许易哑然失笑,“看来真是在下贪心不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你这要求正常得狠,你是天才嘛!对了,你不是半日就分解出了三十斤青铜么,你完全可以自炼血器,没准便成功了呢!”

    宋长老越想越气,竟冷嘲热讽起来。

    殊不知,他此话出,在许易脑海炸响记惊雷,个疯狂到极致的念头,在他心飞滋生,如潮拍岸,再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喂喂,你小子在想什么呢,真不会就凭你那两小子,就要去锻造血器?”

    宋长老捻须笑道。

    许易回过神来,赧然笑,道,“我再不知天高地厚,也不敢生此念想,方才在想,若不得血器,到底该准备什么阴器才好。”

    宋长老愕然,“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小子要这阴器作甚?莫非何处生了了不得的鬼物?”

    “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哪里有什么鬼物,只是听说盗墓能得重宝,想入山转转,若是真遇到古墓,岂能不备下件阴器防身。”

    宋长老吃了吓,重重拍窗栏,瞪着许易道,“昏聩!利令智昏!枉老夫直还把你当个人物,没想到你竟是如此短视。你小子知不知道,现如今,满广安城,多少人想要你这条命,不过碍于巡捕司,和公决规则,不好对你下手。多少人做梦都盼着你小子出城。你竟为了什么子虚乌有的古墓,冒此奇险,不当人子,不当人子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