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章 三阴木(贺柳神轻语盟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谢管事察觉到了许易的走神,以为他被标注的价格吓到了,赔笑道,“也是,都是堆破烂玩意儿,也就蕴含些稀有材质,哪里值得这个数,我看炼金堂的那几位老怪物,想钱想疯了!兄弟,咱何必当这个冤大头,就寻件品质好的,购买件得了!”

    “管事,方才路行来,我注意到这些阴器,好些的主材似乎不是至阳之物,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许易也只是稍稍惊诧,便回过神来,他很清楚,炼金堂敢把这堆破烂标上天价,必然有其道理。

    许易贪钱,却不看重钱,在他眼里,金钱便是用来满足需要的。

    他既需要阴器,又何吝钱财,只不过,这钱要花在明处,绝不能稀里糊涂作了冤鬼。

    谢管事也顾不得许易答非所问,总之许易出了大价钱,他就把许易当大爷,“想必老弟听人介绍说阴器,皆是选用至阳之物为主材锻造,以阳克阴!其实这是个认识上的误区,谁说只有至阳才能克阴,至阴同样克阴。阴器得名,不过是因其能克制鬼物的功用而来。”

    谢管事如此说,许易便明了了,最简单的解释,便是大鬼吃小鬼,同是鬼物,也分强弱,强者克弱。

    “同样是阴器,至阳之物和至阴之物,除了克制鬼物的道理不同,二者还有何区别?”许易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谢管事道,“说来,都是阴器,二者差别极大。至阳之物锻造的阴器,除了能克制鬼物外,往往在对战武者时,也有强大威力。甚至可以这样说,至阳阴器,本身就是专为对战武者而锻,只不过因为其材质选择至阳之物,在克制鬼物上,有强大威力,才将此类血器,归为阴器。”

    许易点点头,“也就是说至阳阴器锻造的根本目的,还是为了征战武者,对付鬼物不过是捎带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不过此类至阳血器,克制起鬼物来,威力绝伦,并不比至阴血器,稍有逊色。”谢管事强调句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以此推理,想必至阴血器,乃是专为对付鬼物而设。莫非其对上武者,并无丝毫功效!”

    谢管事先点头,后又摇头,“至阴血器,的确专为对付鬼物而设,对上武者,影响的确有限,但也不能而论之,就拿最顶上那把丧魂剑来说,其前身是名震天下、传说已经飞升外界的招魂老人年轻时那杆赫赫有名招魂幡上的主杆。传说当年,招魂老人招魂幡轻摇,感魂期以下,无不魂散魄亡,威力通天!”

    “两百年前,招魂幡再度出世,引得方云动,九州高手齐出,争抢招魂幡,好场惊世恶战,招魂幡竟在争抢破碎,幡杆分离。而这招魂杆被我炼金堂某位太上长老所得,传于其侄孙,哪知道那人空有威名,却是草包个。偷偷祭炼招魂杆,想要锻成柄顶极品丧魂剑,谁知其人道行不够,祭炼之时,出了剧变,极品丧魂剑未得,竟只得了个下下品,饶是如此,威力依旧惊人。”

    “其人掌握丧魂剑,竟在江湖闯下好大威名,号称丧魂公子。奈何作恶太多,犯到大越王廷三大武王之的剑王冯西风手,丧魂剑被神意剑重创而毁,丧魂公子更是命丧当场。几经辗转,这把残破的丧魂剑便落于此处。”

    许易沉吟半晌,似在消化整个故事,许久才道,“难怪上面标准着下下品血器,却能落在最顶格,莫非此处血器,不管其前身品质,只论其蕴含主材之珍稀!”

    谢管事道,“正是如此!再高阶的血器,既然落在此处,证明已成残兵,既是残兵,哪里还有实战价值可言,所重者,唯其内含材质。丧魂剑之主材乃是赫赫有名招魂幡的主杆,位列第,当之无愧!”

    许易抬头朝最顶上格的字细瞧去,“丧魂剑,主材三阴木,咦,怎么是木头,不是金器!”

    谢管事分说道,“三阴木,名为木,实为金铁。世上大多数金铁,乃开采山石而得,而三阴木却是生长而得。相传这三阴木生于幽冥阴河,非凡间之物,吸魂食鬼而生,千年开鬼脸花,千年结阴胎果,又千年成材。其开花结果之性状,犹如树木,故谓之三阴木。相传,招魂老人功参造物,神魂暗渡幽冥,自阴河采得此木,制成招魂幡,自此名震天下!”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异宝,怎会放置此处,难道炼金堂内,竟无人惦记此物?”

    许易的疑惑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“怎会无人惦记!那招魂老人得三阴木,并未锻炼,直接作了招魂幡主杆。两百年前,本门太上长老得之,赐予丧魂公子,丧魂公子炼金本领不佳,更遑论炼三阴木,如此奇材美质竟被其炼出柄下下品相的丧魂剑。”

    谢管事说得有些口干,咽了咽唾沫,接道,“而丧魂剑被冯剑王断毁,成了残兵,尔后百年间,本堂多位大炼金师曾合力研究,始终化之不开,许是三阴木太过奇特,锻成丧魂剑后,其内五行,竟纠缠到了难以分离的地步。如此,这把丧魂剑只好束之高阁,然因其内材质绝,虽无法锻炼,依旧挂上了巨额保证金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谢管事又催促道,“老弟何须关注这等无用之物,快快选取才是!”

    “我选好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!到底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正是这把丧魂剑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谢管事睁大了眼睛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正要此物,不知如何获取,还请管事指点!”

    许易指着设了透明晶片防护的框格说道。

    谢管事这才回过神来,惶急道,“老弟三思,切莫以为三阴木非同小可,就失了理智!”

    “多谢管事提醒,我只要此物,还请管事襄助!”许易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