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四章 青蛟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二人就着香茗,饱餐顿。

    饭罢,齐名担心许易身体有恙,便叫许易入底舱休息,由他掌控航向。

    许易也不矫情,依言返回舱底,安然觉睡到星落时分,还是齐名招呼用餐,他才醒来。

    用罢晚餐,许易向齐名讨教了大致航线,便换了齐名下舱底休息,自在船头盘膝坐了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晚风骤起,从两岸山峰,浩荡而来,吹得许易扬衣张。

    许易睁开眼来,但见江水浩浩,波涛浪涌,天边轮圆月,映照的山石峥嵘,峻崖如鬼。

    风急浪涌,小船陡然加,向两崖间,急穿行。

    得过齐名的警告,知晓此处便是最险恶的龙泾口,暗流极多,当初,慕伯便是在此处救起的秋娃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许易边潜运劲力,控制着小船的平衡,边从怀掏出玉盒,小心打开,只木雕静静躺在小小的绸被。

    此江为孽龙江,慕伯骨灰撒于此处;他也在此江被慕伯捞起;此处为龙泾口,慕伯曾于此处救起秋娃。

    襟江水,却似命运的锁链,将素不相识的三人牵扯到了处。

    许易将木雕从盒拿出,摊在掌,放在这江上清风,山间明月之,心头默祷,“秋娃啊秋娃,别睡了,快快醒来吧。”

    正祷告间,许易眉头皱,被月华照得清皎的江面,忽的白浪滔天,条黝黑的怪鱼,破江而出,远小船的体型,从半空跃下,双吊睛白眼死死瞪着许易掌的木雕,狰狞的巨口布满獠牙,腥风扑面,直朝许易手的木雕咬来。

    许易大怒,拳对着水缸大小的鱼头轰去,霸力诀催动之下,远三牛之力的巨力,将他怪鱼击得飞上半空。

    那怪鱼防御力却是惊人,许易暴虐击下去,鱼头竟没炸碎,只出道宛若牛哞的悲鸣,掉头便要朝江面钻去。

    倘使这怪鱼奔着他许易来的,或许拳罢了,许易也懒得跟它般见识。

    奈何这怪鱼竟是奔着秋娃来的,等若揭了许易的逆鳞,暴怒的许易,焉能放他得脱。

    猛地从船上跃起,半空撞上怪鱼,闪电般轰出十数拳,怪鱼未及接触江面,鱼头便被打爆,巨大的鱼身砸落江面,震得小船阵猛摇,直到许易落足船头,剧烈翻滚的船身才算定住。

    如此剧烈的动静,终于,齐名也不能安睡了,快跃上船头,急问究竟,话说了半,便自住口了,瞪大了眼睛,望着江面上的浮尸。

    此时,那条被轰碎了鱼头的怪鱼,恐怖的体型终于完全露了出来,长足五丈的恐怖躯体,浮在江面,竟比小船还要庞大得多。

    粗壮的身体,犍牛般高壮,头部炸烂,难观真容,倒是宽大的鱼尾遍布通红粗硬的鳞甲,显非凡种。

    瞪着鱼尸许久,齐名乍舌道,“乖乖,如果我没认错的话,这是孽龙江大名鼎鼎的大青蛟,虽是鱼身,却有蛟貌,相传乃是化身孽龙江那条孽龙的后代,逐浪翻波,吞没渔船,乃等闲事。寻常气海境高手,在这江面上撞见了,说不得也得暂避锋芒,竟叫你老弟三拳两脚,打碎了鱼头。啧啧,看来老弟的实力,深不可测啊,老兄这回算是真找对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齐名面上浮出笑来,对许易的身体状况,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许易客气两句,招呼齐名入舱继续休息,又盘膝在船头坐下,盯着精瘦的双臂,轻轻挥了挥,心甚至满意。

    正如齐名所言,此刻的许易实力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至少,许易没尝试过全力施为之下,自己到底能爆出怎样的战力。

    但他知晓的是,个月的苦熬,让他的身体获得了相当大的好处,甚至随时都有挥拳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甚至生出种强烈的自信,若是再遇上高君莫挑战,他真敢下场战。

    明月高悬,悬崖如壁,叶轻舟,在许易潜运劲力之下,跃礁过坎,履波如平。

    夜无话,轻舟急转,沿途顺江而下,风急浪高,舟行极快,朝日东升之际,波涛渐平,青山渐丰,满眼的苍翠和新绿,好似粘在眼前。

    整座大山,也被红日照破寂静,灵动鲜活起来。

    虫唱鸟鸣,虎啸猿啼,宿鸟群惊,扑啦啦,青山也被这震翅声破开,群鸟出林,白羽遮天。

    不远处,红花遍野,瀑布倒挂,水光和着天光,点亮了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齐名站上了船头,扩了扩胸,长啸声,指着朵朵白云,蔼蔼青山道,“这才是世外之地,我辈整日聚居大城,怎见这自然之妙,造化之奇。若是在此处结草庐,为青山绿水水抚琴,对白云苍天下酒,当是人生大快事。”

    青山隐隐,绿水迢迢,对此美景,莫说齐名,便是许易,亦心旷而神怡,心念动,吟道,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,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,山气日朝佳,飞鸟相与齐,此有真意,欲辩已忘言。”

    齐名浑身震,鼓掌赞道,“好个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,非真隐士不足道此句,这是哪位大贤的佳句,怎么老哥从未与闻。”

    许易怔了怔,道,“乃西域游方和尚所作,两年前,某结庐而居,潜心苦读时,接待过他,听他诵出,便记熟了。如今,情景映照,便吟哦出来,佳句共赏。”

    许易无心做什么坛大盗,便将此诗的来头,按在了尘头上。

    齐名嗟叹,“僧与道,有奇人,单凭此句,足可上广安年度集宝会,争回件宝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集宝会?却是什么?”

    许易问道,脚下轻动,控制着小船越过道峡口,缓缓朝江口窄处行进。

    齐名微愕,忽地,想起这位的来历,当下笑着分说了遍。

    许易瞬间明悟。

    尽管时移世易,在这个世界,也并非人人追寻武道极致,升斗小民,富贾豪绅,公子王孙,还是要活,而且要多姿多彩的活,怎缺得了生活的各种点缀。

    诗词歌赋,戏曲杂技,评弹唱书,同样不可或缺,而诗词章地位最高,诗词,名动天下者,非是少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拜求推荐票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