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四章 豪气(恭喜小粉丝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要的要的,此等奇物,怎可错过。”

    齐名屁股从地上爬起来,双目炯炯,盯在哭丧棒上,隐隐放电。

    正是亲手触摸过,他更知晓这根粗陋的棒子,是何等的凶煞。

    许易心憋闷至极,恨不得给自己俩耳光,嘴上只得郑重应是,心感叹,“这三阴木要是菜园里的萝卜才好,要颗,拔颗。”

    待许易重新在背后束好了哭丧棒后,齐名也整顿停当。

    忽的,许易摊手,掌现出两颗灰白尖锐的牙齿来,“老哥挑颗吧。”

    正是老妖的两颗鬼牙。

    齐名吃了惊,明白许易这是要和自己见面分半,可他自知,老妖乃是许易人灭亡,若非许易,自己老命尚且不保,哪里还能站在此处,挑什么鬼牙。

    心难免感动,嘴上却道,“老弟可知这鬼牙价值几何?不瞒老弟,寻常阴魂难称鬼,只有在阳世飘荡了五十年以上的阴魂,才能以鬼呼之。而要修成元鬼,至少要百年光阴,其间,要避天灾,得机缘。”

    修成了元鬼,才生出鬼牙。鬼牙乃阴极而阳之物,不仅是辟邪奇物,亦是锻器至宝。普通枚青色鬼牙,价值不下五千金。而方才那只老鬼,半只脚已踏入鬼王境。鬼牙已然灰白,近乎全白。此等成色之鬼牙,几乎可遇不可求,价值难以估量。”

    “再贵重,不也是枚鬼牙,在我眼,可远不及老哥赠我的那枚须弥环宝贝。既是同生共死,何必为枚鬼牙推来让去。”

    许易贪财不假,心却有自己的道义。

    齐名再三推辞,许易恼了,直言若是不受,他便将枚鬼牙,抛出门去。

    无奈,齐名只好纳入须弥环,心极是感慨,暗暗记下笔人情。

    两人收好鬼牙,又开始分头打扫战场。

    片狼藉的宽敞大厅内,残尸遍布,二人重点搜寻众山贼腰囊。

    不多时,所得汇总,许易双目晕,深深为恶人岭这帮穷鬼的悲惨生活而难过。

    百多个腰囊,除了虎头领腰囊,搜出了五百金,余者没个过百金,少者不过数枚金币。

    汇总所得金币,不过四千余金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许易算是明白了,络腮胡子为何见他拿出百金问路,就暗起了杀机。

    原来是穷怕了!

    蚊子再小也是肉,四千余金,被许易二添作五,分作两份。

    珍贵如鬼牙都收了,齐名也不再矫情,慷慨将金票收入囊。

    除了金币,还有堆兵器,除了络腮胡子那张千结,被齐名收入囊,余者尽数被二人弃之不取。

    见识过了血器,许易实在对这些不入流品的兵器,缺少兴趣。

    若是离广安城近些,也就罢了,费些辛苦运回去,交与袁青花,总归能换回千余金。

    然则,还要远行,他那须弥环的空间,小到连三尺长的哭丧棒都装不下,哪里有空地塞这些俗物。

    舍了堆废兵,许易犹不谐心,挥动根沉重的狼牙棒,不惜气力,将整座大殿,挨个儿敲了遍,除了敲出如山的碎石,无所得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,许易再不满意,也只好放弃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山风清冷,宽广的大厅内,满地腥膻,实非久留之地,许易共齐名分散投出雷火珠,将整座大厅引燃,便大步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方行到后山,轮清冷圆月映照之下,但见满山尸骸,白骨累累,显是近年来,被老妖所害之生灵遗骨。

    二人大骂老妖死有余辜,却也不能放火焚山,更无力掩埋,心落落,只好快步朝山谷深处行进。

    林间寂静得可怕,脚步踏在柔软的青荇上,都能清晰地传入耳来。

    这种寂静,和先前将临华堂时的寂静,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彼时将临华堂,二人只是察觉到野兽绝踪,但山林虫鸣鸟叫声,并不曾断绝。

    后来,入得华堂,见了众山贼盘野物,自然明白,方圆五十余里的野味,尽数被老妖捕拿,作了招待众山贼的盘餐。

    然则,此处的寂静,却是种闻不到生命气息的寂静。

    二人好似闯入了生命的禁区。

    方察觉到情况不妙,许易便将感知放出,树林里,草科,皆无活物,“老哥,此地似有古怪,阴气极重,你我还是将趁手的家伙,拿在手为妙。”

    如此诡异的状况,让他不得不打跌起精神。

    “我也感觉到了,从老妖魔窟到此,不过十余里,空气都冷了,此地阴气如此沉重,难怪能诞出老妖那等妖物,看来此行极是凶险!”

    齐名心打鼓,不知觉间,对门那位太上长老生出了疑惑,此地穷山恶水,缘何将墓穴选在此处。

    “已行到此处,纵是险恶,你我兄弟也唯有硬闯了。前面,还不知道是何等情状,不宜浪行,不如咱们就在此间暂歇晚,来日再做筹谋。”

    夜色已深,许易虽无惧黑暗,但在这阴气浓郁之地,无端漫行,确是蠢招。

    路行来,早印证了许易的先见之明,齐名自无不可。

    当下,二人寻了块巨大平整的青石,作了暂时的落脚之处。

    许易道行深湛,便道由他守夜,齐名知晓不是矫情的时候,应承下来,盘膝在青石上坐了,潜运玄功,抵御着阴寒。

    许易亦盘膝坐定,神识外放,方圆十丈之内,花草,石树,尽数纳入他胸怀。

    就这般坚持到下半夜,寒气越深重,许易隐隐听到齐名沉重的呼吸声,显然,在费力抵御着阴寒,未曾入眠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林间忽然起了凄厉的鬼哭,如狂风掠过海螺,呜呜作响。

    转瞬,那鬼哭便聚成海啸,滚滚朝二人所在位置碾来。

    许易甚至看到无数条隐隐绰绰的影子,正张牙舞爪,扭曲了面容,朝此处扑来。

    齐名浑身打了个冷颤,攸地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说好了让老哥安睡,没想到还是被这群小鬼惊着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定,许易拍背后,哭丧棒透袋而出,蹭地下,钻进许易身前的泥土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