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五章 阴山盗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乌黑丑陋的短棍出,好似鬼王驾到,霎时,漫天呜咽散,无数飘荡到近前的阴魂,如老鼠见猫般,狂飙着消散在了林间。

    不多时,喧闹的树林又恢复了幽寂,似乎连空气的阴寒,也退去不少。

    齐名沉重的呼吸,明显舒缓。

    “啧啧,这根棒子,简直就是鬼物的克星,老弟,回了广安城,你可得千万记着,替老哥寻摸把,还是那句话,钱不是问题!”

    齐名对哭丧棒是越看越爱,恨不得抢进怀,抱着睡觉才好。

    许易阵牙疼,只好昧着良心,再度承诺,话头转,直言时间不早,要齐名休息。

    齐名又叮嘱句,这才盘膝坐稳,阖目休息。

    有哭丧棒坐镇,真个是诛邪避退,夜无话,二人直坐到日上东山,方才起身。

    朝阳映照,林间虽依旧无有生气,阴寒之气却是退散不少。

    两人不敢耽搁,借着阳光,路疾奔。

    越往前,阴气越重,突进十里后,林间渐起了瘴气,便连阳光也照之不透。

    二人无奈,路小心突进,就这般亦步亦趋,终于在日落之前,穿过了瘴气,在座青翠的山峰间住了脚,眼前的山景终于明丽起来。

    夕阳像炉融化的金子,将流淌的金液铺满了半座青郁的山峰,直直泄进山脚下澄碧的溪流。

    倦鸟归林,白鱼跳波,这派俊秀山水,终于在两人遍生阴霾的心灵,投下抹光亮。

    齐名站在溪边,双目死死在十丈开外的山壁上搜寻,手掐着天干地支,嘴上念念有词,忽的,跳起来,指十余丈高,处从山壁凸出的呈馒头状的土包,欢呼道,“找到了,找到了,诚不欺我,诚不欺我啊!”

    历经千辛万苦,终于寻得了目标,不仅齐名欢喜异常,便是始终紧绷着神经的许易,也生出欣喜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寻着了,你我兄弟也不必急于时,先歇歇脚,养精蓄锐。河里的白鱼料来鲜美,捉些起来,先祭了五脏庙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话儿,许易便跳入河,双掌连抓,不多时,十余条硕大白鱼,被他抛上岸来。

    眼下,他功力极深,感知力惊人,心到手到,入河取鱼,等若探囊取物。

    剥鳞,开肚,挖鳃,架起篝火,采撷味叶,不多时,溪边的老榕树下,排烤架上,便有诱人的脂香飘出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晚霞似染,青山渐蔼,炊烟徐徐,两人大口吃着鲜美的河鱼,享用着新烹的美人泪,惬意得浑身三万六千毛孔,都张开了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两人便在树下歇了,堆篝火,根哭丧棒,夜安然。

    次日早,两人攀上崖壁,来到土包处,许易取出音飞刀,插进崖壁,置了两个落脚点。

    随即,两人侧立崖壁,齐名忽的咬破食指,口念念有词,在土坡上画起了繁复的阵纹。

    道道诡异的红光,没进土,不多时,土坡开始崩碎,露出块黑色的铁壁来。

    铁壁上镌刻山水,雕镂祥云,许易眉头紧,分明见过这图案,正是那日他和齐名初见,齐名为自证身份,掏出块丹鼎门的令牌,令牌上正刻着这副图案。

    半柱香过去了,齐名手上的动作终于放缓,铁壁上的纹路终于现出血线,道道繁复的血线交相汇聚,当正五条血线,汇聚成个星形时,咔嚓声,铁壁破开道仅容人通过的口子。

    齐名大喜,招呼声,当先跃入,许易收起音飞刀,紧跟着跳进洞口,他方没入,咔嚓声,铁壁合围,顿时声震动,顶上又有山石落下,在此处像被某种力量吸附,又聚成个土坡。

    却说就在齐名在土坡上绘制血线的当口,三十里外,也就是此座山脉的另端,块戳出地面三尺高的黑色石碑,猛地开始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石碑不远处,两间宽大的茅屋斜斜地散落着,溜褐色的平整土地上,两个绿袍大汉正围桌痛饮,眉目之间尽是愁怨。

    当石碑震动传来,正对着石碑的狮鼻大汉,先是揉了揉眼睛,继而将手的酒碗抛飞,脚踢飞木桌,仰天大呼,“大哥,动了,动了,镇魂碑动了……”

    数道人影从两间茅屋蹿出,有男有女,尽是绿袍装束,头前步伐最急,宛若风飚的长大汉,径直朝狮鼻大汉掠过,直扑黑色石碑而来,最后石碑三丈开外定住,眼角不自觉有泪水滑出,仰天喃喃道,“七年了……师尊……熊奎带领兄弟们苦守七年……终于要云开月明了!”

    五位绿袍人先后追到了长大汉身侧,唯的俊目女郎催促道,“大哥,现在可不是感慨的时候,咱们七年前就现了这个古墓,七载苦守,可经不起闪失,赶紧布破障阵吧!”

    狮鼻大汉亦道,“是极!咱们兄弟六人,七年前现此古墓,花费两年光阴,才寻到这镇魂碑,却难动分毫。但就凭着占据大半个山脉的地理,以及这精妙到极点的锁阴阵,此墓的主人必定乃惊世大能!我料此刻镇魂碑有此异动,必定是墓阴气出现了强烈变化,此乃开碑绝佳时机,若是错过,只怕永世无望了。”

    长大汉紧了紧拳头,强压下心的悸动,冷峻道,“老五,老六,你们说的,为兄何尝不知,可此墓非同小可,选在这极阴之地建墓者,必乃心机诡诈之辈,师尊身前有教,宁盗路边倒,不盗极阴坟!眼下此墓陡生惊变,焉知不是墓出了变故,生死攸关,为兄不得不慎重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事到如今,怎能临阵而缩!”

    “是啊!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!七年光阴,岂可轻掷!”

    “若不得重宝,必碌碌世,若是如此,不如死个轰烈!”

    余者皆劝,声激气昂,激荡不已!

    任谁苦守七年,收获在望,什么风险,什么隐忧,都将被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昨夜未足五个月的闺女高烧,折腾到凌晨三点半才归家,更新晚了,诸君见谅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