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章 血炎果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老弟,你这哭丧棒到底是何材质制成,我敢说必是天下等的至阴之物。”

    先前许易持棒斗虱,因身法太快,齐名来不及呼喊,许易便迎了上去,此刻把住许易,才来得及说话。

    齐名熟读经典,知晓这阴虱乃是等的至阴之物,多生于阴河之,有形无体,寻常器物根本难以触及。

    就像生人无法触摸阴魂般,那哭丧棒再是不凡,又怎能驱得这阴虱。

    哪成想,惊爆他眼球的幕生了,那哭丧棒竟触碰阴虱,如筷拨豆,这岂非天下之奇。

    是以,齐名才有此叹!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晓,只听那人卖得奇贵,便想必定物有所值,这才买下。”

    纵使亲近如齐名,许易也不会将最深处的秘密告知,非是不信任,而是不愿支付无谓的信任成本,“不知老哥因何揣测这哭丧棒材质非凡。”

    齐名惊叹哭丧棒的不凡,许易却埋怨哭丧棒连区区阴虱都收拾不得,心生闷气,惊闻齐名惊叹,自要弄清究竟。

    待齐名将阴虱之奇,道将出来,许易这才收起对阴虱的小觑之心。

    原来,这阴虱和三阴木,同生于阴河,甚至,成了气候的虱王,还能择三阴木筑巢。

    源出脉的至阴之物,自难相克。

    却说,二人嘴上不停,脚上亦自不停,番转进,很快就到了来路的尽头。

    “这阴虱如此难缠,老哥,不若先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许易指了指西北半空,先前二人正是从那处破界而入。

    齐名苦笑道,“此结阵只能由外而内破之,在里间如何能破得开。”

    许易阵牙疼,正苦思冥想之际,度惊人的阴虱大军,已然追到了身前十余丈。

    齐名面露苦涩,却听许易大喝声,“落地之后,只需全奔行!”

    不待齐名睁开眼来,身子已到了半空,待睁开眼时,身子正在虱群上空滑翔。

    蹭地下,双脚堪堪落在铺开十数丈的虱群之外,齐名来不及多想,死咬了牙关,运转全身力气,兜头就奔。

    原来,千钧之际,许易携了齐名,猛地个跳跃,身子腾起三丈,右手豁然探出,道白光闪过,铁精化作铁钩,伸展到许易所能支撑的极限十丈之长,钩住半空的山石。

    许易力猛地荡,待身子荡在最高处,猛地出掌在齐名脚底拍,霎时,齐名的身子如箭飚飞,跨越铺天盖地的虱群,终于在另端平地落定。

    方送出齐名,许易猛地收银钩,身子正待下落,银光闪,银钩戳入虱群,宛若在华堂追赶老妖那般,几个借力,猛然纵身,跨越十余丈,再落地时,人已到了正跑得满面通红的齐名身前,大手抄,接住齐名,展开归元步,亡命狂奔。

    途径两只灰毛鼠葬身之处,许易顺手收了两柄音飞刀,又前突数十丈,两人霍然止步。

    条宽近二十丈的河流,横亘在了眼前,河水赤黑,隔着丈远,便有刺骨冰寒浸入皮肤,河面上漂浮着层密密麻麻的阴虱,望之让人头皮麻,闻见二人生气,阴河陡然起了阵虱潮,卷起潮浪,铺天盖地朝扑来。

    “极阴之地,真正的极阴之地,难怪会生出阴虱,此间竟通着阴河!怪我,怪我,悔不该拉老弟入这死地。”

    齐名仰天长叹,灾接着灾,心理防线几乎崩溃。

    “地下不通,走天上便是,何苦作叹,抓住我脚。”

    声喝罢,许易再度跳起,伴随着喝声,柄音飞刀飞向齐名,道白光向崖壁射去。

    当下,半空组成了幅杂耍般的画面。

    许易手擒着铁精,手握着把音飞刀,左右开攻,飞朝穹顶爬去。

    齐名则手抓入许易的左脚,手握住音飞刀,间或在石壁上下刀,维持着身体的平衡。

    二人配合默契,转瞬就行到五十丈高,又开始沿着甬道延伸的方向移动。

    初始,虱潮还向四壁蔓延,来追两人。

    待两人攀爬得离阴河越远,追来的阴虱越少,及至后来,目光极处,再无只阴虱追来。

    齐名长舒口气,“这回又全靠老弟了,哎,早知道此间存着此等鬼物,说什么老夫也不敢将主意打到这地界来。”

    许易始终冷静,道,“那阴虱追了阵,怎么便不追了?”关心的始终的是危机。

    齐名道,“那阴虱性喜血食不假,却是聚阴而生,咱们逃离阴河越远,阴气越弱,远到定程度,已不适合阴虱生存,故此再难追来。”

    许易这才放下心来,对上阴虱,甚至比对上水长老,更让他头痛。

    阴虱完全是无解鬼物,杀不死,战不灭,入肉即没,这种命牵线的感觉,实在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又沿着甬道移动近百丈,许易猛地从半空落下,铁精射出,横向个借力,便从数十丈高处,稳稳落下。

    许易感知全面放开,果然不曾察觉有阴虱追来,招呼齐名声,飞朝甬道突进。

    行不及半柱香,甬道越开越阔,忽的,眼前陡然亮,齐名这才现竟置身间宽广到极致的大厅内。

    四周黝黑冷峻的墙壁,触手冰凉,细细刮擦,坚硬无比,竟是重铁锻成。

    人方踏入厅来,百丈穹顶之上,无数明珠霍然亮起,百色华光,照彻万方。

    脚踩着血色石块,竟不知是何材质制成,不规则的裸石,好似巨人虬扎的胸膛。

    齐名正极目四望之际,许易的目光,早已凝滞。

    他视线能洞彻黑暗,当齐名眼前还片黑暗之际,他早已将整个墓室览无余,最终目光定格在正东方的根立柱上。

    立柱丈余高,合抱粗细,通体黝黑,遍布纹饰,顶端盛着枚透明圆球,圆球完全嵌于立柱之内,枚火红如烈焰的果实,正安稳地躺在圆球之。

    此刻,许易的视线,便被这枚果实牢牢吸引。

    忽的,齐名出道凄厉的惊呼,“血炎果!”声线像是从钢刀刮擦铜鼓的缝隙溜出来般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