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七章 杀生王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我敢断定此墓的主人,乃是杀生王姜恨天!”

    熊奎斩钉截铁道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杀生王?大越历史上,不曾听闻有此王,可是类似剑王冯西风之类的诨号?”

    书生许易熟读经史,自然对大越王廷的历史极为熟悉。

    大越朝廷自建元,就没分封过王爵。

    便是帝王亲子,也只享受宗室待遇,而未得获王爵。

    五百年前,大越王廷为继承人之争,爆了内乱。

    这场内乱持续十数年,只闹得大越王廷风雨飘零,血流漂橹,结果四位皇子间,却是谁也奈何不得谁。

    无奈四位皇子只好推举年纪最小的幼弟于京登基,勉强维持大越王廷法统,实则是四家分治,各自得获王号。

    是为秦,楚,韩,赵四王。

    传至今日,大越枢权力有所增强,但四王依旧控制着广袤的领土,尤其是边关防御,尽数操于四王手,给大越带来了深重的灾难。

    由是,大越史官,便在青石上,浓墨重彩地写下笔,谓之,四王之乱。

    许易学经史,自然了解这段过往。

    却不曾听闻有杀生王的诨号,且大越王廷国姓为姬,又怎会有异姓称王。

    是以,他才猜测这杀生王,莫非是诨号王。

    “不是诨号王,杀生王的名号,不传已久。但因此人得获王爵,不过数个时辰,便即消失,这杀生王之王号,未著于青史,但却有稗官野史将之录述下来,若非有心人,的确很难知晓杀生王的名号。我也是为弄清此墓来历,费尽数年光阴,查阅无数史料,笔记,再结合这壁画上的人物,才推断出此人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熊奎感念许易恩情,当下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又介绍起杀生王的生平来。

    原来这杀生王姜恨天,生于豪族,自幼修习武道,四十岁前,未显露不凡,在王廷锦衣军,充任小校。

    其时,距离四王之乱终结,已有近两百年,王廷依旧虚弱,四王的秦王系却如日天,大有问鼎天下之势。

    适逢天子晏驾,新君初立,地位不稳,秦王抓住机会,打出奉天靖难的旗号,直指京都。

    路上,秦王大军势如破竹,克城千座,突进万里,眼见便要席卷天下。

    其余三王哪里能够忍耐,纷纷效仿,各自攻城掠地,扩充实力。

    其时,大越处处烽烟,山河变色,天下将覆。

    眼见四方大军便要会猎京都,就在此时,小人物姜恨天登场了。

    战,他率麾下旅之师,直捣秦王军大帐。

    此战,姜恨天杀灭秦王大军悍将近百,孤身犯禁,将围于九重之秦王生擒,秦军遂降。

    次战于巨野,灭韩军三十万,再战于鹿角,提赵王级而归。

    短短数年,席卷天下的四方大军,竟被姜恨天人扫平。

    姜恨天功既高,祸自至。

    天子亲赐王爵,谓之杀生,警告之心,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而姜恨天征伐之术无敌,心思却鲁,竟坦然受之,浑无为臣之道,置太祖定鼎之时,异姓不得封王之铁律为无物。

    封王当夜,天子赐宴纯阳宫,自此,天下再无姜恨天之消息。

    似乎天下从未出过此般人物!

    “不意三百年后,我等竟在此处,寻到杀生王墓,岂非天意造化!”

    熊奎重重叹。

    许易早猜到此间不可能是丹鼎门太上长老之墓,却未想到这墓室的主人,来头竟是这般大。

    忽的,心腾起莫名的兴奋,“姜恨天的墓,里面宝贝的成色还用说么?”

    许易已懒得纠结那位太上长老留书丹鼎门,到底打的什么主意,总归是百年前的事了,纵使存心不善,在这萧杀光阴的摧折下,怕也化作灰灰了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是将好玩意捞回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熊兄见告!”

    许易抱拳道,“厅间的血炎果想必熊兄看在眼里,知在心头,实不相瞒,易某先行到此,曾试过以力破禁,却未成功。熊兄既是盗墓大家,想必对此禁制,十分熟悉,还请熊兄见告。”

    血炎果摆在显眼位置,目可辨,先前纵使同炎蟒争斗甚激,许易也相信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曾在那血炎果上投掷过。

    至少,此刻,他不止从位阴山盗眼,瞧见对血炎果的浓浓渔。

    与其窝在心,让各人潜费心思,不如说破,相信众阴山盗也不敢跟自己抢。

    果然,他语道罢,熊奎便有难色,苦脸半晌,方道,“此禁制,熊某的确知晓,乃是小结界。施术者用阵纹勾结五行元素,结成结界,达到护卫的目的。更奇妙的是,结界为真空世界,能长期保存结界内物质不腐。奇人异士多用小结界术,封禁丹丸,宝药,既起到护卫的作用,又能防止丹丸,宝药药性流逝。此间的血炎果存世少说已有三百年,还能保存的鲜艳如新,正是此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熊兄大才,易某佩服!”

    许易拱拱手,笑道,“既然熊兄识得小结界术,必有破,易某有个不情之请,还望熊兄应诺。适才,熊兄说什么大恩难报,不如替易某将这结界破去,让易某取得血炎果,我便算熊兄还了易某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许易从来不受顺水人情,哪怕知晓熊奎是诚心诚意,可光说不练,又有何用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捧着熊奎满满情意,灰溜溜地离开,坐视血炎果被众阴山盗取走。

    众阴山盗齐齐苦脸,齐名暗伸出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熊奎更是阵牙疼,先前,他踌躇半晌,挣扎着是否要告诉许易这禁止的来历,正是生怕许易要他帮忙破界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,他不该对着血炎果生出非分之想。来,这血炎果,是人家先找到的。二来,人家才有救命之大恩施于己等。

    可眼前他最疼爱的小妹,重伤不起,正缺这血炎果救命。

    若是被这易先生取走,他又该奈何?

    然而,他终究抹不开面子,将结界来历告知,果然,随后人家就请他帮忙破界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说不会,可“不会”两字又岂是好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那位易先生显然是等的聪明人,又岂会放任血炎果被悄悄取走。

    可小妹的伤势,却是拖不起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刚搬好家,还未牵,好在稳定了,明天稳定,上架肯定爆。

    真是对不起了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