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九章 小破界术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好!熊兄豪气!”

    许易拍掌道,“实不相瞒,易某十分钦佩诸位兄弟情深,暗里已将诸位视作朋友。尤其是熊兄,让易某大生见如故之感。既是朋友,易某又怎好夺友所爱。至于什么宝物,熊兄提也休提。这样吧,我看诸位兄弟这黑旗破界的本事,十分不凡。不如熊兄将这份本事传给易某,易某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奇石虽好,哪里比得过这破界阵法,更何况探墓之路,才刚开启,谁能保证还得遇到多少宝物,按照血炎果的搞法,势必每个宝贝都处在结界保护之下。

    求人以鱼,不如求之以渔,许易盯上了阴山盗的破界术法,自然看不上两块石头。

    至于血炎果是齐名看之物,许易轻易放弃,会否引起齐名反感?

    许易相信齐名的睿智,能拎清轻重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话音方落,齐名错愕瞬逝,现出喜色。

    众阴山盗大惊失色,熊奎更是憋得满脸苍白,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熊兄,莫非易某的要求过分?熊兄可是说过赴汤蹈火的,易某可没要熊兄赴汤蹈火,更没索要什么了不得的珍宝,不过是破界阵法,又不是易某学会了,熊兄就用不得了。熊兄该不会食言而肥吧!”

    布展了半天画图,许易终于亮出了匕。

    熊奎终于明白过来小妹提醒的别将话说太满,是多么的富有预见性。

    他真想说“痴心妄想”,可先前的话实在是太满,满到根本无法回口,除非他熊某人连最起码的廉耻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熊奎纠结得真想狠狠拳将自己干晕。

    狮鼻大汉道,“易先生,能否换个要求,实不相瞒,小破界术为我阴山宗之根基,乃不传之秘,非是我等食言自肥,而是宗门有严令,绝不能将此术授予外人!还请先生见谅!”

    此诚实话!

    小破界术乃奇术,百年前,阴山老祖机缘巧合得知,愣以锻体巅峰之境,创立了宗门。

    更妙绝的是,这阴山宗竟传承百载,而未断香火,不能不说是大奇迹。

    究其根源,还在这小破界术上。

    原来,这小破界术乃专门破除各种小型禁止的术法。

    阴山老祖得获此法,盗墓无数,据此立下宗门。

    又因阴山宗仅以此术立宗,功法稀缺,门内弟子皆不强劲,是以,阴山宗始终不曾广传。

    且因着这门奇术,阴山宗遭遇波折无数,传至近年,竟只剩下熊奎师尊这支。

    及至熊奎师尊去世,传承百载的宗门,就只剩下熊奎兄弟六人。

    正因为小破界术至关重要,乃阴山宗立派根基,许易求之,才会对熊奎等人产生如此大的震动。

    “见谅?莫非易某软弱可欺,诸君好来消遣易某?熊兄,易某算是见识了阴山宗的大本事!”

    许某剑眉高扬,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熊奎羞愤欲绝,被人辱及宗门,却偏生连反驳之词,都难以出口。

    他甚至从心里也怪不得许易,人家易先生已经退了步,此刻自己又出尔反尔,怎不叫人生气。

    “大哥,答应他,阴山宗不能叫人骂作言而无信。”

    就在熊奎无地自容的当口,伏地边的夏子陌悄然出声。

    “陌妹,小破界术乃师门秘术,怎能传于他人?”

    狮鼻大汉怒目圆睁。

    夏子陌喘息片刻,“三哥,再是秘术,也不过是件术法,正如易先生所言,术法传于他,又非绝于我处,总比我阴山宗失信于人,贻笑大方的好。你说呢,大哥?”

    众阴山盗和聚久矣,同进同退,早熟悉彼此的暗号。

    此刻夏子陌句“你说呢,大哥”出口,熊奎立时猜到小妹必有后招,又想,“小妹素来机变无双,既然暗示与我,必有后招,也罢,我已被人拿话抵在南墙上,不若让小妹试上试,死马当活马医吧!”

    念头到此,他重重谈叹道,“易先生,熊某允你就是。不过,在此之前,熊某小妹想必有话要说,还请易先生应允。”

    许易早知晓俊目女郎和自己成见极深,口口声声的“小贼”,陡然变成了“易先生”,他汗毛险些都炸开。

    此刻见熊奎将皮球踢给俊目女郎,便猜到定无好事,当下,将警惕提到最高,笑道,“陌小妹请讲!”

    “陌小妹”三字入耳,陌小妹像吃了颗苍蝇,恶心得不行,因着心有筹谋,却不好恶言相向,强自忍气道,“易先生想学我师门秘书,原本师门有命,不得外传,但易先生于我兄妹实有大恩,且我兄有承诺在先。我阴山宗门徒虽不肖师门,却不至出尔反尔,贻笑于人。是以,这门秘术,我等可以传给易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但有些话,还得说在前面,请易先生见谅。其嘛,这门秘术是我门不传之秘,还请先生立下血誓,若是学成,不得传于第二人。其二,这门秘术珍贵非常,远胜血炎果之流。先生既得授此秘术,应当算欠我等个人情,还请先生立誓,在我等需要的时候,将此人情还上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等可以立誓,要求先生所为之事,绝不违背道义,更不损害先生之既有利益。子陌就这两个条件,先生若是应允,子陌立时就将小破界术授予。不知先生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人虽憔悴,妙目亮人。

    许易怎么看,都觉得夏子陌像只准备偷鸡的贼狐狸。

    然事已至此,他若不允,众阴山盗就有了进退的余地,谁叫夏子陌所请,实在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他许某人要学小破界术,正是拿住了熊奎的话柄,让其退无可退,若此刻拒绝,等若是将主动权又丢还回去,自是蠢招。

    他暗骂臭婆娘鬼灵,面上只得笑道,“陌小妹言之成理,易某自当应允。”

    夏子陌苍白的玉颜,露出抹诡秘的微笑,探手入腰囊,掏出两张血符来。

    许易也不废话,以血燃符,当场立下誓言。

    许易立誓罢,夏子陌病怏怏的脸终于露出笑来,“好,易先生言而有信,大哥尽管将小破界术传与他吧,尤其是配合之道,大哥千万要详细备述,切莫让易先生误以为咱们不诚心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