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四章 仙人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那道人身材高大,身簇新道袍,手按拂尘,面目清癯,双目精光湛然,三缕长须随风而动,伴随着这词句简约,却意境深远的歌声而出,股仙风道骨的派头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敢问尊驾何人?缘何擅闯禁地!”

    君无悔冷声喝问。广安境内,以三大高门,四大世家为尊,这几家共同圈定的古墓,在他眼,自成禁地。

    道人稽道,“贫道本是昆仑客,石桥南畔有旧宅!”

    又是似是而非的道歌,君无悔弄不清深浅,不敢恶语相对。

    “莲花道袍!莫非阁下是京都无极观的道长!”

    柳风逐陡然瞥见道袍上的莲花刺绣,脱口而出,眉眼之间,尽是震惊。

    无极观是大越最顶尖的大宗门之,势力远胜凌霄阁。

    凌霄阁只在广安城呼风唤雨,而无极观观主的威势,足以言出,而天下乱,根本不是个量级的。

    此间竟出现了无极观的人,怎不叫柳风逐莫名惊惧。

    “无极观,观无极,古今多少事,都付烟尘,贫道僻居此间近百年,前尘往事已随风散,来处去处,贫道都忘了,这位居士又何必动问。”

    道人轻抚拂尘,微微叹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,你住在此间!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失色,这个答案实在太惊悚了,此处可是古墓,众人虽未探明墓主,却也知晓此间封禁,少说也有百余年了。

    这道人言说住在此间,那至少也有百余岁了。

    可此道人须乌黑,皮肤光泽,怎么也不像年过百岁。

    “道长切莫虚言诳人,座古墓有何值得居住,莫非是见我等寻到宝藏,有心独吞,好来虚言恫吓。吓退我等,好来个独霸,嘿嘿,水某人就不信这个邪。道长。可敢接水某几招!”

    水镜阅历极丰,根本不信这匪夷所思之言,若非这道人卖相极佳,歌诀新颖,闻所未闻。先是有道之士,且身着无极观道服,他哪里会废这许多话,早扑上前,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却说,水镜此话出,众人齐齐回过味儿来,望向那道人的眼光,变了神色。

    “得道年来百秋,不曾飞剑取人头。玉皇未有天符至,且货乌金混世流。”

    道人又稽,歌罢。笑道,“此间本是贫道苗圃,何须独霸。贫道多年不曾动手,见过贫道动手的,都死了,百年孤寂,贫道已不知道如何与人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话罢,大手招,五枚黑色小旗,凭空而现。滴溜溜空打转!

    “无有气流,隔空驱物,驱物境,竟是驱物境的神仙!”

    人群爆出道惊天动地的吼声。

    满场哗然。无数人赤红了眼睛,瞪着天空如意飘飞的旗帜。

    突破气海境,便能隔空御物,就如水明月灭杀敢和水家顶撞的江湖豪客那般,气流激出,隔着数丈。便将人凌空擒拿。

    然眼前的飘飞的五枚旗帜,根本就未见气流,未见气流,那便只有种情况,乃是被神魂驱动。

    能以神魂而取物,这只有传说的驱物境方能做到。

    驱物境,是个什么境界?

    凡人修炼,锻炼身体,而至筋骨强健,血肉丰满,灵魂壮大,而致劲力大增,越凡夫。

    待得锻炼身体到极限,借助外力,破开丹田,存储真气,到达气海境,武道修为迈上新的台阶,而在破出气海的过程,身体的锻炼,并未停止,五脏六腑,得到进步沉凝,强大。

    待真气储存到极限,开始液化,便进入凝液境,反掌之间,较之气海境不可同日而语,这个阶段,筋膜也得到锻炼,人体已强横到了堪比精铁的程度。

    到得液态真气储满气海,人体的血液,脊髓,进入到凝实阶段,滴血髓,能压秤,人体已强大到了凡人的极限。

    至此,灵魂随着身体的锻炼,也到达了相当强壮的地步,突破了极限,灵魂便能在夜间离体,这便到了传说的出窍的境界。

    灵魂出窍,夜行千里,到达这步,便算完成了武道向修真的跨越。

    步之遥,天人相隔。

    而随着灵魂的进步强大,各种妙用开始显现,最先完成的便是以念头驱动物体,这便是传说的驱物境界。

    此间众人,至强者,不过气海后期。

    由气海而至驱物,须得经历,凝液,感魂,出窍。

    其每个境界,皆又分作前期,期,后期,巅峰。

    不说每个境界的跨越,便是每个层级的跨越,都得需要无穷的努力和机缘。

    甚至绝大多数人,终身都难得突破,永远地停在现行境界上。

    至于驱物境,整个大越王廷,未曾与闻,只有在古人笔记,才能见到。

    此间,陡然出现位仙风道骨的道人,出口便是沧桑古意的歌谣,自称在古墓居住百年,伸手便能是驱动旗帜,种种意向叠加起来,整个儿神仙人。

    此刻,人喝破,众人望向道人的眼色,已充满了狂热,甚至有那意志脆弱,妄图走捷径地,竟跪下地来,痛哭流涕,渴求仙人赐下机缘。

    双双狂热的眼睛,独有双漂亮的眼睛,清澈目光夹杂着玩味的笑意。

    却说满场狂躁许久,那道人长啸声,众声归寂,又做歌曰:“天上白玉京,十二楼五城。仙人抚我顶,结受长生……仙人,仙人,哈哈,贫道苦求百年,连仙人的门槛都不曾摸着,焉敢称仙。诸位道友,有所不知,这无柄小旗乃是元心木所制。”

    此话出,满场大哗,继而叹息之声不绝,间或夹杂着几道长长的舒气,仙人既是传说,还是归于传说的好。

    “敢问道长是何境界?凭什么证明此间宝地,乃道长所有。”

    道人自承非驱物境界,非但没引起唾弃和窥视,反倒被众人当作自信的表现。

    更何况,即便不是仙人,能如此轻易的御使五枚旗帜,灵魂力的强度,恐怕也到达让人瞠目结舌的境界,至少过气海境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