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九章 阵石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关键是,此刻她身怀巨资,万不敢冒丁点风险,这笔钱,她若不活着带出去,交到大哥手,怎对得起兄长们这些年的付出。

    十几万算什么,相比那三颗费尽心思,耗尽机缘,才得来的神元丹,太过轻飘。

    还好,破空之声,并非冲她而来,停顿片刻,她继续朝更深的林子行进,没走出箭之地,眼前竟出现了块正在变化的黑土地。

    那黑土地,如方才所见,里间的泥土尽是颗粒饱满的黑珍珠状,正是灵土。

    诡异的是这灵土,正在点点灰化,碎末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遭还有十余株珍惜宝药,亦在迅的变化着。

    不过半柱香的功夫,眼前的灵土,宝药,化作粉尘,经风吹,四处飘散。

    怔怔半晌,夏子陌忽地自语,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她的确明白了,精通阵法的她,想通了那边幽蓝光必定不止渊阵这么简单,定然还有自毁禁制。

    显然,小贼很清楚地知道切,这也就是解释了小贼缘何明明有机会独吞宝藏,为何还要现出身来。

    只怕小贼早就知道这看得见的灵园,实则是块大大的鸡肋。

    唯的解释,是小贼提前接触过同样的灵园,有过破禁的经历,弄清了灵园的底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夏子陌心思细腻,转瞬便想透了关键。

    念及此,夏子陌又惊出身冷汗,稍后小贼若是不能兑现承诺,又该如何?

    “小贼的身法堪称神妙,可再神妙的身法,被这数十气海境强者围堵,又怎么可能逃脱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家伙简直就是在作死,这可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“咿,我担心他作甚,这可恶小贼死了才好……嗯。这样想也不对,怎么说小贼也勉强算救过……不,帮过姑奶奶几回,这个人情要不要还他?”

    “还他?怎么还!自己冲回去。自保都难,要是不惦记几位兄长,这人情拼了命还他就是!”

    “咦!夏子陌啊夏子陌,你欠他屁的人情啊,忘了在山洞里。那小贼竟然,竟然摸,摸……嘤……该死,臭小贼,烂淫贼,死了才好,姑奶奶不欠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思绪千回百转,夏子陌终于说服了自己,路潜行,她出身阴山盗。观山辨脉,乃是拿手好戏,数个时辰后,竟让她寻到了来时的山洞,花了吃奶的力气,终于凿出个小洞,缩着身子钻进洞去,复又钻回了血战炎蟒的大厅。

    小心地将扎金票,在两边小腿肚子上绑好,深吸口气。夏子陌直直撞进白色光幕,嗖的下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着窈窕的绿影,消失在了密林深处。许易打心底舒了口气,募地,又肉痛起来。

    十几万金啊,唾手可得的十几万金,说没就没了,造孽啊!

    强压着心痛。许易还得摆出出尘之态,“诸位居士放心,不管是买了的,还是没买的,贫道都会均等再赠送少许,定不叫诸位此番机缘落空。”

    “道长,您只要金票么?兵器,功法,器材,您要不要!”

    接茬儿的是君无悔,风神如玉君无悔,此刻张脸好似在阳光底下晒干了的橘皮,写满了悲苦和沧桑。

    是啊,谁能理解君某人心的痛苦呢。

    数个时辰前,天山派众人遭遇了匪号座山雕的劫匪,生生被讹去了四万余金。

    按说,都是天山派的骄子,自不缺钱,可今次是来寻机缘的,谁会无事,揣堆金票在身。

    哪知道偏偏先遇劫匪,再遇高人,两个都是棺材里伸手——死要钱!

    这会儿,听说道人愿意奉送点灵土,君大师兄被这莫名情绪冲,险些没哭出来。

    他再也忍不住了,灵土被分了也就罢了,那二十余枚宝药,若是再动不到二,那就真无颜见天山父老了。

    不待回宗门,玉清那老顽固知道了,就没他好果子。

    “兵器,功法,器材,老夫要这些做什么?难不成你们有神意剑,有荒**唯我独尊功,还是有三阴木?”

    许易淡然摆手,显得十分看不上,心却是欢喜。

    金票被臭婆娘锅端了,留给他的,就剩了兵器,功法,器材,能够惦记了。

    他是世外高人,若是张口要,太过违和,弄不好露底。

    此刻,君无悔自己送来话把,怎不叫他欢喜。

    听说道长不要,众人尽皆失望,浓浓的叹息声,几要将愁怨凝实。

    许易见火候差不多了,轻摆拂尘道,“罢了罢了,总归这些药材,与贫道已无大用,尔等既得机缘,也算与尔等有缘。这样吧,为怕尔等责怪贫道偏心,还是拿东西来换吧,不管是个啥,哪怕是世面上的小童玩具,老夫瞧了,便将园果子换与你。”

    此话出,众位强者,瞬间化身摊贩,各自将外衫脱,径直铺在地上,不多时,每人面前都堆出满满堆器物。

    彼此张望,尽皆吃惊不小,虽是同门手足,亦不知对方悄然间,竟攒下这许多东西。

    摊贩虽多,许易标的却万分清晰,此间众人,他熟悉的唯有周世荣,水镜,且这两位都是身家豪富之辈。

    与其盲目撒,不如重点捞鱼,前次点了水镜,坑了水老儿瓶大还丹,若再直奔水镜而去,未免刻意。

    由是,许易将目标瞄准了周世荣,当先朝周世荣行去,到得近前,果见周世荣摊上好东西不少,年份足的宝药,排写着秘术的功法秘籍,甚至还有两把兵器,单看兵器央的黑色“纽扣”,便知是血器。

    宝药,功法,血器,除了宝药,许易都不如何感兴趣,而对宝药感兴趣,也是为了秋娃。

    偏偏他不能流露出对宝药的兴趣,毕竟,身为道长的他,拥有片灵园了,又怎会看得上旁人的宝药呢。

    许易有些失望,正待离开,忽的,在周世荣脖子间扫见块挂坠,挂坠是块纯白石头,形状极不规则,遍布斑驳细纹。

    心念电闪,许易猛地想起此物在熊奎处见过,只不过熊奎手的是块青石,而周世荣脖间挂着的却是白色,正是阵石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