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二章 迎战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论修为,自己只是锻体境,比起体力,定然大不如气海后期的两大强者。

    唯的结果,便是生生被耗死,更何况,时间拖得越久,到来的追捕大军只会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下去!”

    许易当即立断,心狠,“拼了!”

    念头是疯狂的,锻体巅峰之境,要对战两大气海后期强者,天方夜谭,不过如此!

    但摆在许易面前的路,竟是这条是最好走的,他不得不选!

    当下,他唤出铁精,擒在手,劲力到处,铁精化薄,许易飞在林穿行圈,折下无数树枝。

    方做好切,寻了株大树,在树下稳稳坐了,闭目调息。

    不过小半盏茶的时间,个紫衣大汉,个玄衣长者,大摇大摆,行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跑啊,怎么不跑了,嘿嘿,你小子着实令本座大开眼界,以锻体巅峰之境,耍弄众气海境强者,数百年来,广安江湖闻所未闻,无论如何算个人物。若非连老子也栽在你手下,说不得本座还得将你引入宗门,没准儿还能培养出个绝世天骄呢,可惜,没机会了!”

    柳风逐朗声说道,气色好了不少,因为他看出来了,对面的小子知道逃不掉了,只要不遁逃,就凭自己的实力,还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。

    “把东西交出来吧,你自行了断,你放心,老夫葬你就是,如此古墓,也算风水宝地了,没辱没你!”

    水镜声音很冷,冷得不夹杂丝毫的感**彩。

    的确,今天经历得太多,半辈子的欢喜和失落,高光和丢人。都在这天用完了。

    甚至,水镜现自己的心境都圆融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二位哪里来得自信?就凭这个,你二位若想杀我,总得留下个。谁来,老柳来,还是境你来!”

    许易手扬起枚赤色的珠子,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柳风逐气势为之滞,先前的得意瞬间烟消云散。的确,即便此人有天雷珠,两大气海后期强者要杀他,也是手拿把攥,关键是,谁愿意打先锋,而打先锋的,必然受到重创。

    偏偏他和水镜各有心机,只不过为收拾许易,暂时走到处。待许易灭亡,遗下诸多宝物,两人说不得得斗上场。

    如此来,只怕两人谁都不愿去打这先锋。

    “你是许易!”

    水镜暴喝声,瞪圆了眼睛,脑子嗡嗡直响。

    “镜”二字,此生他只听两人叫过,个是水家老祖,个便是许易,是以。印象极为深刻。

    此时,许易不似假扮道士时,刻意改变声音,原来的声音露出。“镜”二字入耳来,水镜便猛地惊,怔怔许久,才敢确信眼前这人乃是许易。

    “终于认出来了,怎么样,镜。既然是老熟人,帮我忙,咱们起干掉老柳,平分财宝如何?”

    许易没打算再隐瞒,今日之事,注定无法善了,要么自己永远躺在这里,要么水镜再也走不出去,不会有第二种答案,所以无需隐藏自己身份。

    此外,对战之时,那对晶石翅膀,则是不可或缺的臂助,必然用到,水镜识得这对翅膀,自然能认出他来,自也无法隐藏身份。

    柳风逐万没想到这两人竟认识,身形闪,滑开四五丈,戒备提到了最高。

    “还要害人!嘿嘿,也好,在此处遇到你,也算老天开眼,新仇旧恨并解决了吧。”

    水镜莫名地从心底涌起阵轻松。

    若在这世上选两个他最恨的人,假老道和许易能并列双雄,此刻,二人合,能次收拾了,水镜觉得这是贼老天坑他许久后,终于难得开了次眼。

    听闻此言,柳风逐才明白,原来这二人是敌非友,不过今天的经历太过吊诡,他不敢信任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老问题,颗天雷珠,你们二人挑个来尝,挑好后,和许某道上路便是!”

    许易在手将天雷珠颠来倒去,面容平静至极,似乎不像陷于死地,而是在坐而论道。

    “许易,别他娘的装神弄鬼,你岂是坐以待毙之辈,有什么诡计,掏出来吧,今天老夫要你知道,什么阴谋诡计,在绝对实力面前,都不堪击。”

    水镜和许易打过多次交道,无不灰头土脸,他绝不信这家伙会坐以待毙,定然藏了什么后手。

    许易冷笑道,“吃了这么多亏,镜你终于有些长进了,的确,老子自不会自寻死路,不过眼下的局面,逼得老子不得不放手搏啊!”

    “放手搏,哈哈,好大的笑话,说来听听,本座倒要看看你怎么个放手搏法。”

    柳风逐仰天打个哈哈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单打独斗,咱们战场!”

    许易真的说出了个笑话。

    这下两人反而不笑了,冷冷盯着他,好似见了鬼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别以为许某人疯了,我个锻体境,二位皆是气海境,隔着道天堑,但若二位不用真气,咱们战上场,也未必不可能!你二位应该不会没这个胆量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真气,你说了算?”

    水镜冷哼声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你的确不算,但它说了算!”

    许易又将天雷珠亮在了眼前,“要么你们挑个出来,跟老子以命换命,要么别用真气,真刀真枪的干场,自己选吧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水镜气极,心陡然冒出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说来非是他怕了对战,锻体境和气海境的差距,并不只在能否放出真气上,双方的身体强度,力量,度,都要着显著的差距。

    就是肉搏,气海境也拥有压倒性的优势。

    但水镜还是涌起了不好的感觉,只因为他最不愿被许易牵着鼻子走,眼前的小子实在太奸诈,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,在哪里又藏着毒计。

    “好!好小子!”

    柳风逐却是兴奋得不行,连连拍手,“若是旁人,本座说不得要骂他傻,但你小子出此言,却是豪气惊人,老子应下了!”

    说得豪迈,内里实则大笑不止,不似水镜吃过许易太多的亏,柳风逐却将之作了难得的解决许易的机会。

    无他,那枚天雷珠实在太可怖,既能避开天雷珠,眼前这小子使什么招数,也绝不在他柳某人眼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