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六章 芒威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你不怕血誓!”

    许易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区区血誓,岂能束缚得了老夫!”

    血誓的确并非高端玩意,许易当初也有揣测,低廉的价格,烂大街的玩意,恐怕对强者没有多少约束之力。

    然则,见血誓用得多,且无人违誓,他便也形成了思维定势。

    哪知道,这要命的思维定势,在此时爆,彻底将他坑苦。

    却说水镜冷声喝罢,大手便来捉哭丧棒,在他眼里,哭丧棒已成等的奇物,但终究对哭丧棒的恐怖未有最直观的认识。

    在他想来,柳风逐着道,乃是被哭丧棒插进了眼窝,他不信许易能以手拿握的东西,气海境后期的水某人就不敢拿握。

    哪知道,大手方握住棒子,灵魂深处猛地现出尸山血海,厉鬼呼啸,宛若置身九幽地狱。

    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许易全力动了,猛地撞进水镜胸膛,伸手便来捉拿哭丧棒,准备动致命击。

    好个水镜,竟是于间不容之际,醒转过来,大手挥,猛地将哭丧棒抛飞,道气墙瞬间推出,轰地撞在许易身上,将之激飞出去。

    强大的气劲,简直像柄开天巨斧砸在许易胸膛,防御如龙鳄甲竟也未将这沉重击,完全抵御下来,强大的气劲,压得许易胸腔滞,竟从嘴角溢出血来。

    水镜顾不得抢夺哭丧棒,疾风般扑向了许易,他很清楚自己占据了绝对优势,而丧失了那丑陋却威力强大棍子的许易,几乎处在必死之局,随时有可能做出最疯狂的举动,他必须保证连绵不绝的攻势,要许易连呼吸都困难,更不提激天雷珠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水镜全力攻击,终于展现出了气海境后期强者的可怕实力。许易再其手下,竟无合之力,不过转瞬,周身挨了不下近百道气剑。

    甚至。连龙鳄甲都隐隐传来轻微声响。

    许易被这狂躁到极点的攻击,几乎压得出不了气,更遑论反击,仓皇间,他竟连战靴都踢掉了半只。

    水镜却对目下的战局不满已极。他怎么也想不到,上百道犀利的指剑,竟还是没破开那道坚硬的乌龟壳。

    “火焰枪!”

    水镜暴喝声,赤红短枪骤然射出道赤红气浪,直直打在许易胸前。

    犀利的兵气,果然比单纯的气浪,强大得多。

    枪之威,竟至龙鳄甲遭遇重创。

    许易越来越急,却连控制身体的平衡都做不到,他好似道漂浮的柳絮。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真正是被水镜吊打,毫无反击之力。

    神枪立威,水镜得势不让人,连挥出十数枪,火焰枪乃品血器,水镜全力施为,杀伤惊人。

    挨了十数道兵气,龙鳄甲凤鸣之声愈重。

    许易焦躁欲狂,心知决定生死的关头到了。当下,不管不顾,拼尽全力,任由水镜攻击。

    灵魂力开张。五枚五行旗,凌空飞去,转瞬便在空结出张五芒星。

    正疯狂攻击的水镜唬了跳,他并不识得此阵,却知此阵威力惊人,破阵易如反掌。生怕是带有攻击属性的法阵。

    当下不得不调转攻击方向,五道气浪从指尖击出,将五枚五行旗激得远飞开去。

    原来,小破界术只是破界之术,而无击人之威,许易明知无用,拼尽全力使出,无非是为转移水镜的注意力,为自己赢得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果然,小破界术声势惊人,水镜不敢怠慢,只这稍分心,许易终于缓过气来,猛地个跨步,不退反进,竟朝水镜冲来。

    水镜激飞五行旗,说时迟,那时快,正要再打出兵器,忽的腰间猛地紧,但见道极细极白的银线竟在腰腹之间缠紧,而另头却在许易手。

    “铁精!”

    水镜暴喝声,喜怒交集,没想到所有的仇怨,所有的机缘,竟都在许易人身上聚齐了。

    然这喜怒之意,瞬而逝,水镜忽然意识到不好,许易这拼了命的朝自己靠近,要束缚自己,摆明了是存了同归于尽的打算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他兵气激的刹那,许易召唤出了天雷珠,握在手。

    水镜唬得魂飞魄散,偏又挣脱不开,奋起全身功力,道粗张的兵气放出,击在龙鳄甲上,轰得声闷响,龙鳄甲终于片片破碎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水镜手的火焰枪余势不绝,直直从许易左侧肩胛骨贯穿而入。

    趁着许易吃痛,水镜又击出道气浪,包裹着天雷珠,远远飞出,稳稳在地上落了。

    龙鳄甲碎,哭丧棒非,天雷珠去。

    水镜心长长舒了口气,脸上露出久违的放松的微笑,大手轻轻捉住许易不甘的最后的反击——那只跑掉了鞋的正踢向水镜面门的大脚。

    “游戏结束了,上了西天,但愿你还奇遇连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个“连”字未曾出口,道轻噗声传来,根几不可察的青芒透过早已漆黑的白袜,电光闪,直直没进水镜额头去。

    修炼到气海后期,水镜的皮肤已如铁皮,却还是被那青芒鼓而入。

    青芒急,距离极短,水镜还未回过神来,青芒已透入额间。

    却说青芒初入额头,水镜下意识的阵慌乱,忽的又放下心来,以他的身体,别说扎进根针,就是把刀扎进额头,只要没有气劲,也自无大碍。

    哪知道青芒方入额头,他脑袋便阵阵虚,捏住许易脚踝的大手正待奋力折下,却忽然现使不出气力,轰的下,水镜猝然倒地。

    倒地刹那,水镜悚然惊,猛地想起来那青芒似什么了:蛇戒,擂战,万有龙、青光蜂王尾后针!

    念及此,水镜眼泪都飚出来了,心片死寂。

    水镜猜的不错,正是许易得自第场擂战,高攀得而未的蛇戒。

    彼时战后,许易对这枚蛇戒,做过全面的检验,不仅得出了蛇戒的青芒,度极快,穿透力极强的结论。

    事后,还根据青芒的外形,找出了青芒的来处,知晓乃是青光蜂王尾后针,奇毒无比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