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零七章 心死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终于从蚊子腹刮下点脂油,许易松了口气,不再废话,提了雪紫寒转到了最角落,道声“小心!”

    猛地抬手,双臂奋力,天雷珠在空拉出道明虹,猛地撞在对面墙 上,这回,墙壁上的法阵,似乎再不能吸收这么丰沛的能量,天雷珠炸开,出轰然巨响。

    这响声就好像,个炸雷直接在耳边爆炸,迸出耀眼的光亮,闪得人眼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巨大的冲击波,反噬而来,许易早在爆炸之前,便催动法衣,死死抱了脑袋,弯曲了身子,遮蔽着雪紫寒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还是被这强大的冲击波,震得头眼轰鸣,连法衣都出道哀鸣,愣生生压得他胸口热,吐出口血来。

    怔怔许久,许易这才定住神魂,送目瞧去,眼睛花,头脑嗡鸣,径直摔倒在地,正巧压在雪紫寒身上,压得雪仙子阵哀鸣。

    许易赶忙爬起身来,拎着张俏脸快要烧成火的雪仙子,大步朝先前天雷珠撞击的墙壁行进。

    许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天雷珠并没将整面墙炸塌,却是炸出了个脑袋大小的洞窟。

    行到洞窟前,透目望去,是间密室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封闭的,处接处的封闭,早让他内心深处,深深疲累,他对所谓的密室,早失了兴趣,更遑论这该死的密室,堵住了他逃出生天之路。

    愁闷得想掉眼泪,怔怔半晌,他才恢复点士气,挥拳朝破洞击去。

    似乎先前的巨大爆炸,破坏了法阵,此刻,他挥拳上去,山石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很快,他便将破洞扒出个人形大小,拎着同样脸不爽的雪紫寒。入得密室。

    密室极小,不过十来方,陈设简单,张石床靠着东墙。西侧,个衣衫褴褛的骷髅,正伏尸在张满是灰尘的石桌边。

    令人惊讶的是,此间密室的四面墙壁,竟用重铁锻铸。联系到此间的骷髅,很明显,此地乃是方囚室。

    “重铁,竟是重铁!”

    许易有种想搬起石头砸天的冲动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他寻遍了每处角落,无丝破绽。

    忽的,又折出密室,朝先前的大厅行去。

    天雷珠炸开面墙壁,其他三面,未必无有出路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每面墙壁轰出数十拳。石壁虽不像先前,完全无法破碎,却厚无止境,好似在举手开山,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呼哧,许易重重吐口气,歪倒在地,闭着眼睛,思绪飘飞。

    时而穿梭回游戏狂魔,在虚拟世界。指挥千军万马,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时而便回了书呆子,对着藏藏青山,昼夜苦读。

    思绪飞扬了不知多久。终于又回归了本我意识。

    许易又开始回顾这三年来的修炼历程,历经千辛万苦,却也获得了空前的成功。

    三年前,初入修炼界时,气海境强者那是近乎传说的存在,如今。他却隐隐能俯视之。

    自得自乐的片刻,许易又想起,自己还有诸多遗憾。

    了尘托付的阴极经,还未来得及寻着,他算不得正人君子,却知晓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以师视了尘,了尘交代他要将阴极经交还天禅师,他必定要完成了尘遗愿的。

    除了了尘的托付,周夫子搬了家,欠了他下半辈子的酒,似乎也无法兑现了。

    还有齐名的万化鼎,袁青花的工钱。

    对了,还有罪该万死的周道乾父子!

    越想越是不甘,许易躺在地上,直喘粗气。

    忽的,脑子像是被针扎了下,准确地说,他的思绪猛地打了个结。

    有件重要的事,想不起来,却偏生他又知道的确有件万般重要的事, 如此别扭许久,蹭地下,他猛地跃了起来,满脸的肃穆。

    他想起来了,慕伯,秋娃。

    他忽的万般确信,自己不能死,至少不能死在这儿。

    自己若死了,秋娃怎么办!

    “定有办法的,定有办法的!”

    许易想的脑子都快炸了,却偏生这回他聪明到极点的头脑,却拿不出任何的办法。

    雪紫寒望着他狰狞着面目,满室游走,知晓此番怕是陷在死地,心下未必慌乱,身为武者,从踏入此途,就应该有生死道消的觉悟。

    即使死亡真地降临,雪紫寒自信也能坦然面对,是以,对许易这种慌乱成狂的表现,从心底不屑。

    越是痛苦,时间溜得越是慢,但再是步履蹒跚,时间老人总不会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五天过去了,许易已没了时间概念,僵卧在地,心思已空。

    忽的,阵咕噜响声,给他带了几分生气。

    声音是从雪紫寒腹出的,仔细算算,她已七天水米未尽了,虽是气海境强者,此刻也早饥肠辘辘,张美艳逼人的玉脸,已化作雪白。

    许易同样饿极,辟谷丹的功效,到得此时,已是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听见雪紫寒的腹鸣,许易这才想起,这女人还被捆绑着,自始至终,没有求过自己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已没多少挣扎的心思了,也不再避讳雪紫寒,也许死在她的秋水剑下,未尝不是种解脱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行到雪紫寒身边,将缚蛟绳解了开来。

    方恢复自己,雪紫寒便冲许易亮出了秋水剑,不待她说话,枚金色手环,滴溜溜在地上滚了圈,正是她的那枚须弥环。

    “要动手,请利索些,冲这儿来!”

    许易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看也不看雪紫寒,盘膝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哀,莫大于心死!

    霎时,雪紫寒满腔杀意,云散烟消。

    的确,狭窄死地,有活人陪着,总好过具尸体,哪怕这活人是恶人。

    雪紫寒感应不到须弥环时,便知禁制被破,此刻收回,滴滴血,重新建立联系。

    念头动,把玉色琵琶出现在了手。

    莫名地,种种温暖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这把玉琵琶,是很多年前,雪父赠送。

    雪紫寒和亡父感情极深,每每思念,皆会弹奏起。

    此刻,身陷死地,雪紫寒自知将不久于人世,心又感又伤,也顾不得许易在侧,素手轻抹,雅音顿生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