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二章 伤势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师尊容禀,紫寒虽与那贼人道跌入深渊,那深渊却有古怪,似有古怪,紫寒醒来时,却不见那贼子,独处于密室之内,东折西绕,历尽辛苦,才破开洞来,险些困死绝地,不能尊前尽孝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彼时之险恶,差点真就见不到师尊了,雪紫寒眼圈渐红。

    “同跌入深渊,雪师妹就没撞上那恶贼?”

    有人提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以雪紫寒的平素为人,本来她所言,旁人断不会怀疑,然而,许易身怀重宝,实在太过引人耳目,雪紫寒追逐而去,安然而归,岂是句不曾撞见,就能轻松掩盖的!

    岂料,不待雪紫寒答话,玉清仙子厉声道,“怎么?怀疑紫寒说谎? 嘿嘿,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我把话放在这儿,便真是紫寒斩杀了贼人,得获了宝贝,那也是紫寒应得的,我倒要看看谁敢惦记!”

    玉清仙子偏架拉倒这种程度,旁人便是再不满,也唯有徒呼奈何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忽然传来若有如无地打斗声,玉清仙子面色急变,“准备布阵,随我杀出去!”喝声方落,挽雪紫寒玉手,朝北方急飚。

    雪紫寒神色复杂地瞥了先前将许易推入的沟渠眼,飞消失在了密林深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许易脑海再度迸出了强烈意识。

    疼,无比地疼,疼入骨髓,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正是这巨大的疼痛,把他从昏昏识海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许易睁开肿胀的眼皮,这才现自己摔在沟里,整个身子都没进水,独有脑袋被挤在茂密水草之。

    方抬了抬手臂,巨大的疼痛袭来,快要将他痛晕过去。

    强忍着剧痛。挣扎上岸,爬到最近的颗老松树下,许易打量着自己周身,半边身子几乎无块好肉。双臂低垂,动下,钻心疼。

    出手之前,他便猜到会遭遇什么,担心重伤之余。奈何不得众人围攻,故而,将秋娃郑重其事地托付给雪紫寒。

    然而,他万万没想到,伤势之重,竟然出了他的想象,哪里是奈何不得众人的围攻,照目前看,简直就是丧失了行动能力嘛。

    说来,许易还是想得简单了。对自身的伤势,根本没有清醒的认识。

    可以说,在石门被轰开的瞬,他遭受的反震之力的强大,绝非他能抵御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又服用了血炎果,浑身精血暴涨,配合着藏锋式,这击爆了惊天动力的威力,连足能防御十数下血器之威的上品法衣,也瞬间破碎。

    也是许易命大。血炎果乃是神药,药力远他修炼《霸力诀》时,所服用的那副虎狼之药。

    旁人若是这般吞服血炎果,药力化开三分。便能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而他经受过虎狼之药的洗礼,筋络大大拓宽,药效爆之初,他竟抵御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药效完全爆之际,他动了藏锋式,轰开了绝壁。

    庞大的药力。加上巨大的反震之力,立时将他半边身子轰烂。

    然而也亏得这半边身子轰烂,庞大药力催动着快要沸腾的气血,找到了个庞大的宣泄口,这才没将他全身筋络冲毁。

    此刻,许易之所以还能勉强行动,正是因为在他昏睡的数个时辰内,血炎果的药力在持续酵。

    即便是最庞大的药力,都在初始迸,血炎果这疗伤圣药,却也非浪得虚名,数个时辰,便让许易胀烂的血肉,基本弥合。

    许易虽不知晓这番内情,在树下瘫了片刻,却也察觉到伤势在缓慢恢复,当下,不敢乱动,静待着身体的恢复。

    又两三个时辰后,许易再也感觉不到身体的恢复后,便意识到血炎果的药力挥完了,当下,试着站起身来,果然行动轻快了很多,再查探周身,除了左边新长的胸腹处,还隐隐作痛,双臂还使不上什么力道, 身沉重伤势,竟已好了七七。

    瞅瞅满身血污,澄碧湖水在侧,兼之嗓子渴得快要冒烟,许易哪里还忍得住,个猛子扎进湖心,匿在水底,便不愿起身,先将满身褴褛, 在湖底扒了个干净,又游开十数丈,张开口来,大口大口地喝着水。

    这澄碧湖水,来自山巅,清澈甘冽,入口极甜,灌了半肚子,冒烟的嗓子,终于得到了缓解,便连神经似乎也随着生命之源的灌溉,而轻柔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肆无忌惮地在水舒展着身体,忽然,身体触碰到抹滑腻,随即消失。

    许易吃了吓,复扎进水底,竟现西北丈余外,大片游鱼正在游荡。

    悚然大惊,他赶忙浮出水面,望着寂寂苍山,伸出手臂,接着温润的阳光,舒适的温度传来。

    许易猛然意识到,出来了,真出来了,不止是出了绝壁,而是出了整座古墓。

    成功逃出升天,他心欢喜已极,忽的,腹传来鸣响,思极方才那群膘肥脂满的游鱼,不禁满口生津。

    复钻入湖底,身形极扭,度飙升,转瞬追上了鱼群。

    双掌摊开,不断化圆,个浑圆气旋,凭空而生,七条撞入气旋的游鱼,无论如何使力,皆不能得脱,片刻,竟被转晕过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许易从湖里钻出,爬上岸来,转瞬蒸掉,周身的水汽,从须弥环唤出套衣衫,迅穿上。

    召出给秋娃进补的汤盆,唤出把音飞刀,转瞬,几条肥大的白鱼,化作片片血肉,盛了满满盆。

    在湖边浣洗清洁,许易掏出从齐名处得来的百料包,挨个儿散出些调料,稍稍搅拌,大口生吃起来。

    没奈何, 此处虽偏僻,但周遭散乱无数脚印,证明了周边并不太平。

    这阵,**和精神始终处在高度紧张得状态,许易已经厌恶了争斗,对所有可能的纠纷,他是能避就避。

    此刻,他生吃鱼片,就是不愿因火生烟,引来窥视。

    大白条乃是野生,终年游荡,极有劲道,肉质既鲜且弹,生吃风味极佳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有香料提味,许易饥饿许久,鱼肉入口,唇齿生香,竟是有生以来,吃过最丰美的餐饭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