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六章 条件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在对阵姜南浔之际,不住划圆,乃是正在动藏锋式。

    他有霸力诀,三牛之力能瞬间动,动藏锋式,五圆合为击,等若十五牛之力,加诸姜南浔之身。

    十五牛,近三万斤,凡人之躯如何能受,即便是有上品护身,也击 而碎,姜南浔几乎毫无抵抗之力,便被这逆天击打碎了肩胛骨。

    如此拳,反震之力,也是奇大,此点,许易在破开绝壁之时,已有过教训。

    好在姜南浔身体坚韧远逊绝壁,反震之力倍减,饶是如此,许易依旧被震得大口吐血。

    亏得他早有预料,招之前,便咽下几粒回元丹,补气丹。

    此刻,药力化开,伤势飞地被压制住,只不过还须调息理气,开口不得。

    故此,暴怒的姜家二爷,高冠老者喝问,他是心有言,口难开。

    多亏水家老祖及时接口,为他赢得了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“胜便胜了,先把人放开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尽量平和了声音,实则已杀机暗藏,只待许易稍稍松懈,便要动。

    眼前之事,他早知道并非场比斗能终结的,武者重颜面,气海境的小辈也许自甘,凝液境的老家伙谁肯丢这个脸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同意了比斗,为的还是给姜南浔搭台,好让他唱出名震九州的好戏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方到**,戛然而止,锅好汤,竟熬出了馊味。

    至于战阵开,对方几个凝液老妖是否会袭杀姜南浔,他已悄悄传音,家族的两大凝液长老,只待姜南浔被夺回,这位长老便负责带着姜南浔远遁。

    即便去掉两位凝液境。算上他,还有高冠老者,再加上其余两位长老,依旧是四大凝液。更何况,他姜家二爷乃是凝液后期修士,若是对阵,人独抗对方四大凝液,料来也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盘算清楚。此刻,姜家二爷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许易身上,只待这家伙稍稍放松,便动秘术。

    奈何,许易干惯了劫持的勾当,深通威胁之妙,再加上他深知眼下局势险恶,论修为,他就是蚂蚁,被围在了凶兽群。又怎敢不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他方擒住姜南浔,手死死捏住对方的大椎穴,另手,便唤出了缚蛟绳,在姜南浔腰上缠了圈,另端缠在自己腰上,再招出,音飞刀,死死抵在姜南浔的心脏处。因着半边肩胛被轰碎,身体防御早就破碎,透过轰烂的伤口,音飞刀轻动。立时就能刺破心脏。

    武者身体强大,修行越高,身体越是强大,唯有心脏与头颅,乃是罩门,绝不可破。若破必亡。

    做好这切,他的气息也已调节平稳,终于开口说话,“少他妈说废话,要这姓姜的活着,就他妈按老子说的做,都他娘的别打鬼主意,老子天生胆小,若是吓得老子手抖,家伙捅了进去,算他妈谁的!”

    谨小慎微半晌,终于拿住敌人的罩门,许易哪里还会不放开了猖狂。

    他更知道,他越是大大咧咧,对方反倒越犹豫难绝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最后劝你句,老老实实把人放开,你方有活路,若是不识抬举,只怕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高冠老者冷声威胁,脚步缓缓朝许易靠近,目光盯着许易眉心三分,只待此人稍稍松懈,便要刺出指剑。

    他相信再向前丈,他的指剑绝对能在许易小刀戳姜南浔之前,先刺入许易眉心。

    “别动,后退,说了叫你别动!当小爷的话是放屁?”

    说话,他将音飞刀的刀尖,戳进姜南浔已炸烂的皮肉,立时便有血液渗出,昏死过去的姜南浔甚至出了痛苦的哼哼。

    高冠老者唬了跳,个箭步,跳了回去,他万没想到对面的小子是真有种,说下手就能下得去死手。

    “老云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激动得面皮都扭曲了,狠狠瞪了高冠老者眼,随即,连连 冲许易摆手,“千万不可,千万不可,有什么条件,你自管开便是!”

    殊不知,就在高冠老者准备动手之前,他已经默默准备开动禁术,万没想到眼前那小子竟是如此心狠手辣,反应激烈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等人心却暗暗赞好,眼下许易猛地翻转局面,他们同样得利。

    怕就怕这小子经验不足,抓了手好牌,最后玩砸了,没想到这小子竟是如此犀利。

    许易冷道,“我能有什么条件!是你们姜家欺人太甚,某堂堂男儿,焉能含羞忍垢,让尔等扒了口袋,岂不闻,士可杀不可辱!”

    “士可杀不可辱!”

    时间,不知多少人在咀嚼这番话,尽皆心生百味。

    姜家二爷和高冠老者对视眼,心暗松了口气,只要不是别有用心之人,此事便好办。

    不错,许易此番话,正为道出行动的动机,让姜家人知晓,他不过是受不得辱,而非真和姜家有私仇,抑或是存心劫持姜南浔,所谋者大。

    打消对方的拼命之心,他肩头的压力才会消减。

    “阁下之意,我已明了,放下南浔,我以姜家祖宗灵位起誓,必不会为难你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郑重其事道。

    此言出,众人尽皆变色,生怕许易应下。

    “此言谬矣,某既和场间众人,道相抗姜家,焉能独善其身,若无前番三派四家血战,我焉能捡得现在的便宜,某家做人向来善始善终,既是同进,自然同退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记挂秋娃,姜家二爷此话出,他立时走人,都以祖宗灵位誓了,他怎会信不过。

    然则,他此番强出头,为的正是秋娃的安危,自然不可能丢下雪紫寒不管。

    但他同样不能暴露和雪紫寒的亲近关系,以免惹得天山派怀疑,给秋娃带来危险。

    故此,他不如假作大方,买好全场。

    果然,他话音方落,众江湖豪杰呼声震天,简直要把他捧上云端,便连三派四家众多弟子脸上,也露出轻松的表情,看向他的目光隐隐带着感激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