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七章 公中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辞别齐名,许易径往巡捕司寻来,方行到巡捕司门口,门禁处的警卫激动了,颤着手检查了许易的凭证,庄重地敬个礼,恭请许易入内。

    路行来,巡捕司竟爆出欢呼声。

    许易失踪月余,外界皆言身丧,巡捕司高层又迟迟不辟谣,底层捕快大约也就认同了如此说法。

    许易来巡捕司时日不长,但威望却是极高,尤其是以王法剿灭黑龙堂,以武道低微之众捕快捉拿万有龙等气海强者,不知为他在巡捕司捕获多少拥趸。

    待听闻许主事身丧,不知多少捕快暗自哀伤,今朝,许主事陡然现身,巡捕司欢喜如同过节。

    高君莫正在白虎节堂办公,听到外面欢呼,方行出门来,正见许易行进门来,脸上才浮出笑来,又板了起来,冷飕飕道,“许主事,无故旷工,也不向衙门报备,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你知不知道这是多大罪过,给巡捕司带来多大恶劣影响!”

    面上冷硬,心却欣喜,许易失踪月余,他比谁都担心,当然,真正的关心没多少,交情没到那份儿上,纯粹是,如今的许易对巡捕司的意义非比寻常,这个招牌既然立起来,就不能轻易倒掉。

    “高司,赎罪赎罪!”

    许易抱拳赔笑。

    “赎得哪门子的罪,如此罪大恶极,我怕是赎无可赎!”高君莫依旧冷脸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高司,您别扣大帽子,细论起来,我怎么也算不上旷工,您别忘了,当时我可是和你请假来着,您怎么说的‘随意我安排’,这会儿可不能红口白牙,上嘴皮子碰下嘴皮子。翻脸不认帐!”

    对高君莫,许易有几分尊敬,却没什么敬畏,他也知晓高君莫是故意跟他找茬。

    高君莫哑然。这事儿,他印象很深,但因他收了上任以来最丰厚的笔孝敬——两千金。

    说来,高君莫品性也算正直,但绝非不同和光同尘之辈。身处六扇门,又哪能尘不染。

    拿人手短,这会儿,他彻底没词了。

    “得了得了,何必动怒,这段时间,打了份短工,也没忘记你老哥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抛过个红色药盒。

    “少拿这些小恩小惠腐蚀本座,本座岂是那样的人!”

    高君莫口上义正词严。手上却是丝毫不慢,打开药盒,俊目放光。

    五枚补气丹,安安静静的躺在盒内。

    正是许易从水长老须弥环得来的,此类丹药为数不少,此盒虽是凡品,但补气丹珍贵,随意颗便价值千金,此盒便值五千金,关键丹药紧俏。市面上从来都是有价无市。

    如此手笔,高君莫便是有天大怨气也化解了,更何况,他也不过是装腔作势。此刻见了五枚补气丹,面皮却是再也绷不住了,笑道,“你小子啊,就会给我搞出其不意,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许易笑道。“知道知道,对了,怎么不见齐主事,宋主事?”

    高君莫笑容淡了下来,“哼,不知你小子是否早知此事,故意遁出,避祸躲风头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,您这可有点儿含血喷人的意思。”许易双手摊。

    高君莫道,“谅你也没这能耐!老齐和老宋被抓了壮丁,还记得铁精的事吧,冯剑王高徒造访,查了阵,连个蛛丝马迹也没查不出来,心不甘,有心撒气,竟将老齐和老宋拉去京都了,说是萱萱公主大婚,宫禁护卫不足,将他二人征用了。同去的,还有别的衙门的十余位锻体巅峰境同僚,嘿嘿,你说你小子是不是好运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好运,能护卫宫禁,说不定能见到公主,嘿嘿,若是被公主看上了,没准还能收作贴身护卫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口上调侃,心却是庆幸,真去了京都,就凭他如今的境界,怕在护卫之,也只能是巡逻打更的货色。

    两人闲谈阵,高君莫便要安排公务,方起了头,许易便笑着截断了,“高司,实不相瞒,我最近可真忙着接私活呢,您以为那盒补气丹好拿,都是俺卖命得来的,再说,司里的杂务,有刀笔吏自可,真到用许某之时,又何须高司多言。”

    许易哪里有空在衙门坐班,他心积了堆事,若非需要这个官面上的身份,他早远遁了。

    高君莫细细想,认可了许易的话,的确,让其处理的所谓公务,衙门里的刀笔吏都能干,何必箍紧此等良才美质,若真有孝敬时时奉上,也是美事。

    许易此来,就是报备,免得巡捕司真当没了他这号人物,联系了高君莫,便转回了自己的办公间,接待了几位到访的直属下属,略略询问了公事物,假模假式地批了几份公,鼓声方响,便辞出门去。

    久晴将雨,天空飘着棉絮般的云朵,被将咽的夕阳,吻得酡红如醉。

    傍晚的街市,热闹至极,钻进美食坊,边吃边行,混个半饱后,特意点了卢向斋的醉鸭,要了两只,朝东城游去。

    如今他剃了大胡子,人也精瘦了,敛尽锋芒,袭青衫,极是寻常,谁也没将他和那位叱咤风云的大胡子主事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施施而行,慢慢而游,半个时辰后,已到了玲珑阁门前。

    夜晚的玲珑阁,金碧辉煌,阵法雕琢的门匾放出夺目光华,更兼备变化,极是引人。

    大厅之内,金碧辉煌,虽是夜间,人头竟较白日多了数倍,有点人潮汹涌的意思。

    运道不错,才进门来,便瞧见在堂接客的棕女郎,熟人好办事,当下信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岂料,还未近前,棕女郎接待的圆脸胖子,竟伸手朝棕女郎脸上抹去,已被圆脸胖子污言秽语臊红脸的棕女郎,退了开去,方放出怒意的脸,不得不又挤出笑来,“尊客自重!”

    “自重,我哪里不自重了,小妞皮鼓挺翘,何苦跟这儿苦熬,跟大爷去,保管有的是福享!”

    说话,圆脸胖子竟又伸手朝棕女郎屯球抓来。

    ps:有些字确实是仓促打错了,有些是避免和谐,但总体来说,不会太多,相信以诸君之智,能明晰究竟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