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二章 宝库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正是五行旗,没想到许主事对阵法道,也有研究!”

    方阁主笑道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的确有些兴趣,不知这五行旗,有何奇异,能放置此处。”

    收拾完李家,许易在家等待袁青花归来的两日,曾盘点过家底。

    尤其是姜南浔的须弥环,他更是兴趣极大,奈何这家伙的须弥环,禁制太过厉害。

    他用小破界术,试验多次,每每都是在将要破开之际,阵法崩散,试验得次数多了,五行旗竟然就此损毁。

    他那五枚五行旗,乃是熊奎所赠,并不是珍品,此次入玲珑阁,他便想买上副。

    待听晏姿道出玲珑阁非是高端器物兑换平台后,他的心便冷了下来,故没说出口来。

    岂料,竟在此处撞见了五行旗。

    能被收入宝库的五行旗,又岂会是凡品。

    方阁主笑道,“此五行旗可非比寻常,寻常五行旗多是百十年生的元心木所制,这副五行旗却是三千年生元心木所制,同灵魂的相契合度极高,漫说是专修灵魂力之人,便是寻常武者,也能御使,不信,你让晏姿试上试。”

    许易点点头,朝晏姿看去,晏姿沉凝心神,果然,不多时,枚五行旗飘了起来。

    晏姿可是纤纤弱质,只怕方踏入了武道门槛,她都御使得动的五行旗,实在了不得。

    方阁主道,“这五行旗,多是精修阵法之人才用,而此辈无不灵魂力高强,寻常五行旗,也能使用,故多不愿花费重金,购买这副珍品五行旗,故此,这副五行旗。鄙阁得来三十余载,依旧空悬,许主事既然有意,千金。这副五行旗,你尽可拿去!”

    “千金?阁主,您不能这样欺生吧,柜台里的五行旗,副不过百金。您张口就翻了十倍?”

    晏姿立时为许易叫起屈来。

    方阁主笑道,“你这丫头,从不见你这般维护阁里。再说,不同品质的东西,哪里能类比,怎不说这副五行旗的元心木,比寻常五行旗的元心木的年份,翻了几十倍呢。”

    晏姿还待再言,许易道,“千金就千金。这副五行旗,我要了!”

    对于喜爱的东西,许易从不吝惜,当初,为了三阴木,他能倾家荡产,副好的五行旗,对破界术大有妙用,他又怎会舍不得。

    再者,他如今的身家。丰厚已极,区区千金,不过九牛毫。

    当下,他点出千金。将五行旗收进须弥环。

    做成桩生意,方阁主脸上的笑模样又多了几分,殷勤领着许易朝前逛去,指着每件器物,介绍着功用,语多有粉饰之词。

    “……许主事。这些可都是血器,威力不凡,你可别以为自己目前用不着,就不配下,就算作寻常刀兵砍劈,血器也胜过寻常刀兵十倍。 再者,您这境界,迟早要突破,迟早需要件血器,若是早早备下了,岂非有备无患。”

    方阁主滔滔不绝地劝慰着。

    许易本不耐烦搭理,忽的,灵光闪,说道,“据我所知,血器多是气海境强者寻到了器材,消耗重金,再配以自身庞大精血,交付炼金堂炼制,柄血器只能配自身之血脉,换句话说,只能自身使用,您这儿推荐给我,怕是不妥吧!”

    方阁主诧异地看了许易眼,暗骂自己糊涂,又道传闻果然不佳,这位许主事出身微寒,见识极少,当下,耐着性子道,“许主事有所不知,这血器若是锻成,的确只能为精血提供者使用,但能锻就能毁,而这毁,非是完全毁弃,而是只需毁掉血器以精血构筑之经络,再揉以新血锻造,便能再为得用。”

    “言蔽之,谁得了他人血器,若要使用,大可寻找匠师,毁掉血器原由经络,糅以自身血脉,柄能为自己得用的血器,便宣告完成。若非如此,这血器哪里还有交易价值!”

    许易茅塞顿开,心多了几分欢喜,他手至少有三把血器,除了柳风逐的长剑,水镜的火焰枪,姜南浔的金枪,只怕陈风雷的须弥环也不会少了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血器,他还正担心无法处理,如今得了方阁主的开解,等若又多了不少金票,如何能不开心。

    然则,开心归开心,许易却并没有对眼前这排排血器,生出购买的**。

    则,他须弥环存了不少,都是好货色,二则,他早存了将哭丧棒锻成血器的念头,其余凡品,哪里还能入眼。

    是以,不管方阁主如何自吹自擂,他自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满满扫了圈,最后许易的视线在把赤色短弓上凝注了,取在手,细细摩挲,“莫非此物也是血器!”

    方阁主道,“哪里哪里,天下何曾有将弓制成血器的,试想,能用到血器的,至少是气海境,而气海境修出了真气,等若有了远程攻击手段,而弓箭也是远程攻击手段,相比真气,弓箭又哪里能够如臂使指,犀利上也远远不及。当然,你可别小看这张弓,乃是庚精杂糅至阳石锻造而成,配以赤炎蟒筋为弦,能承受近万斤之力,正适合许主事这种力士所用,有此弓相配,便是气海强者,怕也得退避三舍。”

    许易不信方阁主的吹嘘之词,却对其分析,认可到了骨子里,继而,推翻了先前做出的不需要进攻型武器的论断。

    细细究来,他如今的进攻武器,看似强横,实则短板巨大,只有进攻,不能远攻。

    几次哭丧棒建功,也不过是靠着绞尽脑汁,外加敌人不识此棒厉害,悄然逼近,骤起乱才得建功。

    可此种机会,又那是时时就有的,他还真需要补充远程进攻的手段。

    当下,他握紧弓身,双臂连续两下化圆,藏锋式使出,拉住弦身,刷的下,便将弓弦张满,隐隐听见劈啦声响。

    许易唬了跳,赶忙卸了力道。

    如今的藏锋式,他能使用如意运转的,只有两圆之力,若是三圆,则就要憋气了。

    便是只有两圆,这张赤弓,似乎也有些承受不住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