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六章 交钱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夜好睡,斑驳的阳光铺了半身,许易才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才睁开眼,便见身青衣的晏姿,侍立床侧,边的桌上,摆了热水壶,脸盆,外加半桌的早点,袁青花早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许易赶忙翻身下床,晏姿麻利地兑好热水,伺候他洗了脸,又排起碗筷来。

    许易十分不习惯这样的伺候,可知道说出口来,又上了晏姿的心,当下风卷残云,通猛吃,迅解决了战斗。

    趁着晏姿收拾碗筷的功夫,许易交代道,“老袁出去赁房屋去了, 今天估计要搬家,你搭把手就行,另外,稍后我要出门,什么时候回来不定,搬了新家,你别随意出门,我怕风家狗急跳墙,在家待着,愿意干什么干什么,有事拿我令牌,去巡捕司,会有人接待。”

    絮絮叨叨的声音,听在晏姿耳,如闻仙乐,悠然神往。

    这种被在乎,被关心的感觉,好似毒药,却又是如此芳香美味,让晏姿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交代通,许易犹不放心,干脆带着晏姿出了门,朝巡捕司行去,正到巡捕司门口,撞见了正从家高门大院出来的袁青花。

    袁青花快步行到近前,笑道,“办妥了,办妥了,就是这家,年租百金,屋子不大,三人住倒也宽敞,院内绿树红花,十分雅致,紧邻着巡捕司,正合您的要求,关键是主人急着用钱,同意今天就搬家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着袁青花絮叨声,许易亲自行进屋来,果见红墙碧瓦的院子,十分素雅,也极干净,甚是满意,当下交代袁青花搬家,又交代晏姿勿要离开此处,便朝巡捕司行去。

    才到巡捕司。正有人等着他,正是昨日在玲珑阁怒气冲冲离开的风大管家。

    原来,昨日离开玲珑阁后,风大管家直奔巡捕司要人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。就凭风家的威风,小小巡捕司还敢不立马放人。

    他不信除了那位许主事,巡捕司还有疯子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才赶到巡捕司门前,便撞见了俩疯子。

    他堂堂风大管家。亮明了身份,竟是连巡捕司的大门也未曾进入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如今的巡捕司随着许主事的崛起,早非原来面目。

    气呼呼的风大管家在闹了老大个没脸,回归风家,正待向家主几近挑唆之能事。

    天崩地陷的大事传来,风家老祖风行烈,没于会阴山。

    四大世家,并肩而立,最重要的便是每家皆有根擎天之柱。

    风行烈没于会阴山。风家的这根擎天玉柱,立时就垮塌了。

    风家正人心惶惶,又要忙着治丧,哪里还管得了风三公子这不孝子弟。

    风大管家甚至不敢上告家主,怕惹得已焦头烂额的家主不快,彻底开销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绞尽脑汁,才想起云家似乎有被姓许的抓拿之事,赶忙又赶到云家,寻了云大管家相问。

    原本交钱赎人之事,云大管家是无论如何不肯宣诸口外。奈何禁不住风大管家再三苦求,外加不菲的开口费。

    得了云大管家道出秘辛,风大管家彻底傻了,他根本没想到许易竟是如此的麻烦。

    当下。再也不敢想硬碰硬的事了,径直回到家,寻了主母,相告了此事,又说了云家之事,主母二话不说。便交付了巨资,托付风大管家定要将人赎回,莫要在治丧之时,还不见人影,惹得家主震怒。

    风大管家身负重任,大早就赶了过来,再不敢装大头,老老实实按规矩通禀,这才进了巡捕司。

    溜溜等了快两个时辰,许易才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这回,风大管家学得乖觉,再不敢捏腔拿调,开门见山说明来意,就将万金摆在了许易面前。

    许易见风家如此上道,摆明了是要解决问题,他也不愿将事闹大,殃及晏姿,果断收了钱,招呼人来,引了风大管家,便去领人。

    风大管家方去,许易还未及将金票收进须弥环,高君莫不知从何处闪了出来,哈哈笑道,“这生意不错,见天捉拿世家公子,比什么道道都来钱,好小子,还是你脑子灵。”

    许易苦笑道,“高司,您这也太不地道了吧,憋着劲儿地等分钱,得罪人的事儿,全我干了,你装不知道,等分钱时,您说来了,您觉得这合适么?”

    高君莫这会儿出来,不是分钱,还能干嘛。

    高君莫很满意许易的上道,笑着道,“你还别不知足,真把巡捕司当自己家了,想关谁关谁,想放谁放谁,若没老子顶着,你有这么快活!”

    “得得,您别说了,说破大天去,这钱您也得要!”

    当下,许易分出两张,朝高君莫飘去。

    老规矩,两千金。

    高君莫也不嫌少,接过金票收了,笑容愈盛,“还在这儿愣着干什么,赶紧上架,没准儿又有哪家子弟正作奸犯科,还不赶紧捉回来,这都是钱啊!”

    许易满头黑线,拱手道,“得,我出去捉去,跟您报个备,这去恐怕又是十天半月,您可别当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说着,人便飚了个没影儿。

    今次,他来巡捕司,为解决风家之事,二便为跟高君莫报个备,他将赴盂兰会,眼下离盂兰会还有些时日,他须得做些准备。

    出得巡捕司,直奔炼金堂,出示了宋长老交付的玉牌,路畅行无阻,进了宋长老的炼房。

    石门洞开时,宋长老正盘膝石床,打坐调息,听见开门声,方才睁开眼来,待瞧清是许易,老头儿从石床上蹦而起,扑了过来,抓住许易肩膀,重重拍了两掌,“好小子,你没死呢!”

    欢喜之情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相处不久,许易极合宋长老心意,引为忘年之交。

    许易探墓之前,曾来过此间和宋长老告别,宋长老先是竭力反对他无端冒险,尔后,被许易说服,郑重提点了许易。

    这月余时光,宋长老不是没关注许易动向,待听满城皆传许易身死,他虽不信,却也生出担心了。

    今日乍逢,怎不叫他欣喜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