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章 神弓(贺苏小婼盟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金阳万丈,云海蒸腾,许易站在舟位置,眺望云海,心腾起片片愁云。

    “薛长老,妾身谢过长老救命之恩,大恩不敢言谢,此是我风家信物,他日长老但有差遣,只需出示,风家上下必为长老效力。”

    冷艳美妇盈盈蹲身,望向许易的眼眸,几要溢出水来,枚青色玉牌摊在她白玉也似的纤纤掌。

    此刻,距离血蝠妖王被灭杀,已过去半个时辰,稍稍回过体力,风夫人便赶过来致谢。

    先前的局面,实在太危险了,当两位白衣离船脱逃之际,风夫人自忖必死,岂料,眨眼之间,骄横不可世血蝠妖王,被轰碎成渣。

    这位薛长老的实力,她早见识过,知道是不凡的,但在对阵血蝠妖王,没撑过招,她已快将这水货忘了,哪知道反掌之间,这位薛长老便灭杀了血蝠妖王。

    前后反差,让风夫人目眩神迷,几乎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这是武者的世界,自然也是强者的世界,强者不论在何处,都是值得尊敬的,风夫人此刻奉上令牌,说是为致谢,何尝不是为风家结个善缘。

    “这是雷家的令牌,也请薛兄收下!”

    雷长老亦递出枚玉牌,怔怔望着许易,绞尽脑汁思忖许易到底用了何种手段,轻松灭杀了血蝠妖王,可无论如何也思忖不出。

    但对许易的实力,他再没半点怀疑,深知此人不可争锋。

    “薛长老,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方阁主含笑道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心情最是愉悦,他万没想到自己临时起意下的注,不仅救了自己的性命,还为玲珑阁招揽了这么个强者。

    除了愉悦,他也生出了疑惑,许易到底是什么手段。灭杀的血蝠妖王了,满场只有他清楚,许易真正的武道境界。

    他想到过云爆箭,当时只见两道红芒闪过。奇无比,像极了云爆箭,可他又清楚那日许易明明没有购买云爆箭,且以云爆箭的珍惜程度,满广安何处去寻。玲珑阁也是多年才存下支,许易断不可能突然就得获,而且得还是两支。

    最大的疑点是,那两道红芒的爆炸威力,太过巨大,根本就不是云爆箭能有的。

    方阁主迷糊了!

    然则,许易灭杀血蝠妖王,用的正是云爆箭。

    彼时,血蝠妖王扑来,他故意冲上去。看似被血蝠妖王打飞,实则沾即止,倒飞而回,撞进了最上层的阁楼。

    做这步,正是为了躲在暗处,观察局面,与此同时,也为灭杀血蝠妖王作准备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的箭术没到达品的地步,虽说血蝠妖王体型庞大。要想射,算不得难。

    可此妖物,已然生出了智慧,更兼遁惊人。倘使击不,恐怕就没有再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故此,许易才躲在暗处等待时机,准备实行猎杀。

    最终,在血蝠妖王志得意满,警惕性降到最低之际。躲在暗处的许易动了。

    念头动,唤出铁精,掌力催动,柄纤细小弓,出现在了手,唤出蛟龙须,栓挂银弓两端,枚精致而又犀利的临时神弓就此锻成。

    铁精穿透力般,但其坚其硬不可摧折,蛟龙须更是异物,许易曾试过,即便他使出藏锋式,五圆之力,同样无法将蛟龙须扯断。

    神功既成,许易搭箭在手,连化两圆,将神弓扯得半开,感知力全面外放,眼到心到手到,箭到。

    正为自己智谋深感得意的血蝠妖王,毫无悬念的成了活靶子,云爆箭炸开,杀伤力岂是霹雳箭所能比拟的,云爆箭之烈,远在霹雳箭之上,对血蝠妖王这种阴物,杀伤极大。

    瞬间,血蝠妖王就遭遇了重创,身防御几乎毁弃。

    许易乘胜追击,又是箭,彻底将血蝠妖王肉身炸毁,独独对钢爪坚硬无比,不曾伤得半点。

    许易猜到此必宝物,铁精催动,便将钢爪勾住怀。

    而方阁主之所以认为红芒的威力,远大于云爆箭,乃是因为此云爆箭非比云爆箭。

    寻常的云爆箭,因为云爆之精太过珍贵,往往是极少的云爆之精混合其他五行材质锻成。

    而许易的云爆箭,主材几乎全是云爆之精,这就好比,个是手榴弹,个是手雷,二者看着体积差不多,爆炸的威力根本不可能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血蝠妖王防御虽强,撞上了克星,十分防御本事,也不过能使出分,两箭连,条老命彻底报销。

    却说,方阁主话音方落,许易便将两枚玉牌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心情不是很好,这个财迷正在盘算自己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。

    原来,他正心疼自己的两枚云爆箭呢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这云爆箭纯粹是消耗品,用根就少根,还没处补充,偌大个炼金堂的废兵仓库,云爆之精已被他搜刮空。

    可以说这百二十根云爆箭,既是他最重要的保命手段,也是他最大的笔财富。

    彼时,在玲珑阁的藏宝库,方阁主敢将支云爆箭,卖到千,这百二十根,岂非价值百万?

    说来,许易不知晓两者云爆箭的差别,否贼此刻颗心能疼死。

    消耗了两枚云爆箭,只收获了对钢爪,许易此刻纠结的是,这对钢爪到底能不能值得两枚云爆箭的价值。

    心情不好,许易也没功夫寒暄,接过玉牌,冲两人笑笑,便待回房。

    却听声喊道,“姓薛的,你既有手段灭杀妖王,缘何迟迟不,是否诚心看我等笑话!”

    白衣秀士厉声喝道,此刻他已新换了套白衫,只是张满是挠痕的脸蛋,却没法遮掩,涂抹了些药水,正在飞复原。

    怒火烧,妒火烧,白衣秀士恼恨至极。

    做惯了大人物,他的性情本就偏激,虽蒙许易而得活命,可他对许易没有半点感激,反倒生出更多的怨恨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许易就是成心看自己出丑,竟敢不第时间显露本事,搭救众人。

    至于许易的威胁,他完全不看在眼里,自己堂堂云家主事,方阁主都惹不起,区区个玲珑阁名誉长老,手段再高,还敢对自己翻脸不成!

    岂料他话音方落,道炽烈兵气从他脖颈间滑过,嘴巴还在不断开阖的人头,悠然飞出舟去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