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九章 留你不得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正待破口大骂,忽的明悟了,云子这是在聚势。

    以水家老祖之尊,倘出言许诺,自是言九鼎,可眼下的局势,水家若灭杀云子,夺取金丹,统广安指日可待,水家老祖自不会许诺。

    云子何尝不知此点,故意以言相试,正是为了破解心障,隔绝退路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轻轻挥手,“云兄既然要聚势,水某就助你把,水某向不诳言,广安纷乱太久了,资源有限,水某要成就感魂,资源还是集得些后,就请云兄长眠此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个水,老夫来试试你的金身九转!”

    云子手玉简滴溜溜旋转,好似个风暴源泉,霎时,聚成强大的风暴。

    云子的猛地挥玉简,怒喝道,“金罡风爆!”

    浓如云爆的飓风,狂飙直射,朝水家老祖卷去,气势惊人。

    正如许易所料,他起先切割的巨木,完全无用,方圆十丈内,所有的巨木,都在这剧烈风暴的催持下,狂飞而出。

    “好,某便让你死得瞑目。”

    水家老祖漂浮空,动不动,面上青红之气闪,任由风暴加身。

    剧烈的气旋,将水家老祖周身衣物尽数割裂,赤条条的身躯白皙如玉,仅余枚圆环挂在手臂处。

    许易怒喝声,连划三圆,红芒闪,云爆箭直直射进风暴心。

    “了!”

    许易猛地挥手,兴奋得颗心要跳出腔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风过云歇,赤条条的水家老祖白玉也似的身子,依旧雪练般,剧烈的风暴别说伤害,竟是连道口子也不曾留下。

    更让许易无法接受的是,那只射出的云爆箭,竟被水家老祖捉住了。

    “果是云豹之精,竟是如此纯粹。难怪威力奇大,你原炼箭,就死在箭下吧。”

    边说,边慢条斯理地穿着衣衫。顺手抬,云爆箭竟以越九牛之力的度,射了回来。

    许易惊得魂飞魄散,归元步都未及动,云爆箭已到了胸口。轰然炸响,他身子横飞数丈,半空,猛吐鲜血,极品法衣出阵哀鸣,彻底解体。

    许易情知已到生死边缘,精神力前所未有的灌注,药瓶飞出,颗极品回元丹,瞬间塞进嘴。庞大的药力才方划开,又件极品法衣重上身来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连化四圆,张弓又是箭,十二牛之力拖着轻飘的箭矢,快得过了似乎过了流星,直扎水家老祖眉心。

    强大的音爆,在风拉响了警报,水家老祖脸上头次现出凝重之色,已来不及躲闪。双手猛地推出,柄硕大的气枪瞬间出现,直直斩在云爆箭上,轰的声。炸出大片气浪。

    岂料,只云爆箭方碎,第二只云爆箭又来,许易情知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,再也节约不得。

    第二箭才催出,第三箭又到。水家老祖脸上终于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,三道气枪催生,劈出了三箭。

    第四箭方出,云子如梦初醒,凌空而起,玉简挥舞得前所未有的疯狂。

    许易连四箭,根本不曾招呼他云子,就是要用实际行动,让云子看到胜利,哪怕是对垒的希望。

    果然,云子被许易的悍勇,深深震撼了,他万没想到这病夫模样的家伙,起疯来,竟是这般悍勇。

    血气杯激,云子斗志瞬间满格,他瞧出来了,这场对垒,若要胜算,必定还在这病夫身上。

    甚至,他已不指望从病夫手夺回金丹了,只要灭杀了水家老祖就好。

    玉简飚出湛绿的兵气,呼啸而去,许易终于寻着空当,往口塞了枚极品补气丹。

    藏锋式,连划三圆,是他目前的安全极限,然为了对攻水家老祖,他几乎是豁出命去。

    靠着强大的意志力,连续动了四击四圆之力,体力消耗的飞快。

    连云爆箭都不省了,什么极品丹药,更是顾不上可惜。

    岂料,极品补气丹方入腹来,水家老祖以不败金身,硬受了云子两击,柄气枪,拖着长长的音爆,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归元步催动,许易竟闪了开来,恐怖的气枪扫倒了前方数十颗巨木,轰然炸碎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水家老祖诧道,忽的,仰天笑了起来,“东崖别,有些时日了,你是越来越让本座好奇了,区区锻体境,能催动十二牛之力,精纯的云爆之精,源源不绝,连某都要避你锋芒,了不得了不得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许易方才之所以能躲开那恐怖击,乃是动用了灵石翅膀。

    此物现,立时被水家老祖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这二位皆是各家老祖,终年闭关,不问世事,许易在广安城闯下偌大名声,且和水,云两家都起过纠葛,但此事到达各家家主级,已算顶了天了,如何可能为区区锻体期小辈,惊动老祖。

    故此,水家老祖和云子,皆不知有这么对翅膀的,就是广安城赫赫有名的许主事。

    庞大的信息量,骤然涌来,时间,云子完全弄不清状况了。

    打死他也想不到能和水家老祖对撼好几招的病夫,竟只是锻体境,且这二人看来竟还认识。

    “多日不见,倒是老祖风采更甚往昔!”

    许易抱拳道,暗里拼命调动气血,搬运着药力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道,“说来,某还欠着你的人情,这样吧,为还你人情,水某收你为徒,那枚金丹,水某便赐予你了,你天赋异禀,若得此金丹,当化无量之海,也算场缘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水家老祖此言,好似含着魔音,且如此提议是那般完美,只要他轻轻点头,化海无忧,前途无量,忽的,灵台深处疼,猛地醒悟,冷道,“堂堂老祖,动此鬼蜮,到让易某小瞧了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此乃水家老祖的分化之术,只要他答应,云子立时崩溃,二人联盟瞬间瓦解。

    “你竟连老夫的忧郁魔音也能抗住,看来真是留你不得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水家老祖长身直进,直扑许易,竟是头次主动进攻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