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章 重创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被逼出了光棍脾性,哪里还有畏惧,云爆箭再度连珠射出,不退反进,竟是存了玩命的打算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万没想到此子竟是如此悍勇,再见识了自己手段之后,还敢如此张狂。

    偏生,云爆箭威力太过霸道,纵使他不败金身,也不敢贸然承接,竟被逼得倒飞而回,连挥出数道气墙,拦阻云爆箭。

    “老云,拼啊!”

    许易又连两箭,怒声高喝,连六箭,膀子都要断了。

    两箭射出又是颗极品补气丹入口,纵然明知是死,他也打算死在冲锋的路上。

    哪知道,云子悚然惊,不进反退,急飚退。

    云子已然被水家老祖的绝顶战力,吓破了苦胆。

    许易手脚冰凉,万没想到这老王蛋,在这时候掉链子,心片悲凉,暗忖,“今番算是死定了,哪怕智深如海,也难敌猪队友啊!”

    岂料,云子方退,水家老祖反倒调转了进攻方向,柄气枪凌空扎去,正云子后背,云子狂喷口鲜血,衣甲尽裂。

    “云兄,纳命来!”

    水家老祖长喝声,正要动,许易拼了老命,连飚出三箭,上下三路封锁,水家老祖回救不及,仓惶挥出两道气墙,两道云爆箭炸响,道透墙而来,直直撞在他背上,轰然炸开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雪白的脸上,猛转赤红,不败金身,竟是硬受了这击。

    许易简直惊呆了,经过铁精提纯的云爆箭对付极品法衣。多则两箭,少则箭,必定解体,他虽早知道对方的金身九转强悍。却万没想到强悍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云家老祖得了喘息之机,连忙往口塞了颗极品补气丹,颗极品回元丹,与此同时,飞罩上件极品法衣。身形闪,急扑水家老祖,不忘冲许易怒喝,“我来缠住老鬼,你瞄准了射!”

    云家老祖算是看明白了,水家老祖绝不可能放过他,唯的胜算还在许易的云爆箭上,他不牺牲也得牺牲了。

    果然,二人如此配合,局面立时倒转。

    每每云家老祖有为难。许易云爆箭必射水家老祖要害,而水家老祖要剪除羽翼,却总被云家老祖拼死拖着。

    二人这番配合,让水家老祖打得难受至极。

    三人这番交战,说来话长,不过数十息功夫,转瞬,数百方的森林,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忽的,水家老祖大喝声。“无法无天”,硬扛了水家老祖两击,柄金黄色,长达丈余的气枪。直击许易。

    岂料,许易竟是不躲,猛地跺脚,无数泥石,猛扑而来,弯弓搭箭。流红连闪,连三箭,惊变陡生。

    强大的爆炸骤然生,水家老祖半边肩胛骨瞬间炸烂,云家老祖胸腹破开,肠子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许易同样倒飞出十余丈,半片身子破碎,硬瘦的脸孔,烂了大半,鼻歪眼斜,牙齿尽落,强忍着剧痛,唤出机关鸟,勉强趴在上面,单手操控圆盘,转瞬钻入林去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似乎依旧沉浸在这惨烈的爆炸,未曾回过神来,许易遁逃,他丝毫反应也无。

    实则,水家老祖受创极重,交锋半晌,他的真气即将耗尽,最后使出的式“无法无天”,乃是拼了命,也要终结许易。

    也亏得他使出的无法无天,乃是金身九转最厉害的法门,正因如此,受了如此惨烈的击,身处风暴心的他,竟只炸烂了半边肩胛骨。

    反倒身处稍远的水家老祖,心腹都被洞开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带给水家老祖的震动,已是开天辟地般。

    自打修习金身九转以来,他压根不用铠甲,却从不曾被人破过防御,却不料今天被破开了金身,给他打击巨大。

    以至于许易遁逃,他都不曾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云家老祖出剧烈的“嗬嗬”声,跳脚欲逃,水家老祖才醒过神来,面色冷,猛扑上去,双拳交错,正锤在云家老祖头上。

    立时,坚硬如磐石的脑袋,瞬间粉碎,阴魂方要跳出,却见水家老祖取出面红色小旗,轻轻招,浓郁的阴气立时被红色小旗收尽。

    顺手塞了几颗丹药入口,凝视着许易方才遁走的方向,喃喃道,“这种家伙不扼杀在摇篮里,成长起来,大越还能盛得下么?可惜,可惜天下不知其能,某灭之,难彰功名,否则大越天子,也该给老夫鞠躬!”

    说着,默默朝许易遁走的方向,大步追去。

    却说,许易方骑了机关鸟方钻入林,阵浓郁的疲乏和晕厥,从灵魂深处传来,搅得他几乎晕厥过去,若非最后的意志力,命令唯完好的右手死死抓住飞行盘,飞行盘早滑落下去。

    飞出百丈,许易挣扎着将飞行盘,放上鸟背,念头动处,药瓶自现。

    这回许易连续吞服了极品元气丹,极品回元丹各两粒,勉强恢复点气力,全催动机关鸟,朝密林深处飞去,他很清楚,水家老祖不会放弃,趁着老鬼重伤,不用机关鸟拉开距离,还等何时。

    至于飞行方向,他也做了番考量,反其道而行之,不下山,反上山。

    飞出百里,灵魂深处,实在困倦,不得已,寻了颗二十余丈高的参天巨木,停在了树梢的繁密枝叶,盘膝坐了下来,摒绝呼吸,微弱体温,转瞬,便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堪堪半个时辰,许易准时醒了过来,追兵在侧,他哪敢睡沉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的休息,在四粒极品丹药的催持下,身体的伤口已彻底愈合,炸烂的脸和身子,也生出了新肉,只是时间尚短,新肉还是糜烂状态,正点点愈合。

    许易不敢耽搁,架起机关鸟继续高飞,他方飞出半盏茶的功夫,先前的落脚之处,便现出了水家老祖的身影。

    许易虽不知此情况,却打定主意,先拖开距离再说,路向崖顶飞去。

    又飞出十数里,许易渐渐平复了心绪,回想起那惊心动魄的幕,心脏仍不由自主地加快跳动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