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一章 世荣无恙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饶是如此,道霹雳过后,他强大的灵魂,被霹得残缺,竟和仅存的天枢魄,震得分了家。

    以至于残缺的阴魂,在躯体内游荡,煌煌难安。

    亏得身体被云劫,霹成焦炭,挂在树梢,水明月震惊之余,都以为他必然身死,恰巧三大派又赶到,众人番废话,倒让他的躯体完成了最后的蜕变。

    待得他手腕处的须弥环露出,大争抢开启,狂乱牵引气流,将他从十数丈高的树上,震得坠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强烈坠,反使他游荡不安的残缺阴魂,同枢魄再度契合,重新掌控了身体。

    然则,因为阴魂的残缺,即便有躯壳遮挡,他也变得无比的畏光。

    左侧脸颊的阴河之伤,虽然被劫云祛除,到底留下半张可怖的修罗脸。

    更因为化海之时,身受阴河之伤,劫云落下,治愈阴河之伤的同时,也造成了丹田气海的异变。

    旁人的气海,呈现和许易如今的星辰大海,不仅是疆域上的差别。

    更诡异的是,许易的气海之,多了个灰蒙蒙的太阳。

    却说,许易见识本就不广,对自身的修罗脸,畏光畏冷,根本就找寻不到原由。

    甚至连自己丹田大海之上,那枚灰蒙蒙的太阳,他也不曾意识到有何不对。

    此刻,他临水映容,见了张恐怖的脸,心情已然恶劣,每到山风吹来,他便冷得直颤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他万分不耐。

    忽的,许易眉头皱,朝西侧密林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阴魂虽然残缺了,剩余的部分,因为经受雷霆,却是淬炼得更加凝实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,感知力又出现了变化。感知半径依旧是十丈左右,但感知度明显增加了,以前是知微知彰,现在几乎达到透过表象见本质了。甚至眼前这碧水池,数丈以下的鱼儿产卵,吐泡,他都能清楚地知晓。

    果然,不多时。道人影从西侧密林,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人俊容朗目,白衣奢华,长身玉立,望着许易笑道,“别多日,易兄风采依旧啊。”

    许易不惊反喜,杀心大炙,哭丧棒在手,身形方要展开。来人连连摆手,“易兄切莫误会,周某此来,有要事相谈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周世荣!

    许易不答,身形电闪,五指岔开,剑气直袭周世荣头颅。

    若在这世上,让他挑选,必杀之人,周氏父子必定荣膺榜。

    此刻。他阴魂残缺,孤愤的性情近乎偏执,周世荣送上门来,他自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周世荣似乎对许易的攻击。极为惊讶,面部慌张,连连闪躲,遁极快。

    以归元步之神妙,竟也无法捕捉,显然也是某种精妙的身法。

    不能近伐。便来远攻,收起哭丧棒,许易双手岔开,剑气激涌。

    霎时,密林被他扫倒片,周世荣却始终不伤片缕,坚韧得乎想象。

    许易暗自诧异,手上丝毫不慢,经历了方才的对战,他很清楚自身的优势。

    不怕对手本事高,他就个字“耗”。

    渐渐地,周世荣身法开始凌乱,被道剑气擦着髻飚过,削飞好大片黑。

    周世荣终于撑不住了,尖锐嚎道,“小辈,你别欺人太甚,老祖好心好意寻你,缘何苦苦相逼!”

    顿时,许易住了手,怔怔盯着周世荣,渐渐,眼迷惘尽去,现出清明,“是你!”

    他认出来了,周世荣躯壳虽在,里面恐怕包裹着另个灵魂。

    周世荣道,“正是老夫,小辈,老夫与你合院何怨何仇,缘何要这般害我!”

    原来,彼时,在巨棺之,许易用哭丧棒逼住道人,道人无奈,只好脱体而出,御使万化鼎,撞击巨棺阵门,放入浸染了阴气的绿水。

    许易擒拿阴尸,跌进深渊,雪紫寒随后赶入。

    道人阴魂却从万化鼎腾了出来,无处可依。

    巨棺其他人等,则四散奔逃,攀壁而上。

    周世荣不察,遭水明月突施暗算,跌入绿水,迅被绿水淹没。

    绿水极阴,周世荣阴魂暗弱,哪里能承受得起,竟被害了性命。

    恰好道人阴魂无处可依,立时钻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世荣肉身强大,阴魂方散,六魄皆存,道人阴魂入驻,虽不能与六魄完全契合,但施用秘法,却能如意操控身体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周世荣六魄未散,记忆尚存,道人阴魂侵入,便将周世荣的记忆并接受了。

    回到凌霄阁,更是借故探墓受挫,连周道乾也避而不见,入了练功房,对外宣称闭玄关。

    直到今日,凌霄阁得讯,栖霞山现了劫云,周道乾不管不顾将他请出关来,要他随行历练。

    闭关这些时日,他全面接收了周世荣的记忆,神态举止,也训练得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便是老道如周道乾,也没查出异样。

    故此,道人便随队来了栖霞山,辗转又在阴潭边,撞见了许易。

    其时,许易青面獠牙,早不复巨棺的“易某人”形象,除了雪紫寒这位和许易独处数日,对许易的观察到了由心而外地步,场间也就道人认出许易是“易某人”来。

    非是道人身怀异能,而是许易须弥环,存着道人的阴尸,虽有须弥环隔绝,也无法切断道人阴魂和阴尸之间,温养数百年的越血肉的感应、联系。

    彼时人众,道人不敢开口,待得许易遁走,他寻了个机会,脱离了大部队,尾追而来。

    他本意是借着周世荣的身份,和许易商谈番,看能否想办法将阴尸换回。

    岂料,周世荣的记忆,和这位某人有过数番相斗,都是周某人吃了苦头,却是不知易先生就是同周家有灭门之仇的许某人。

    换作周世荣,也绝不知许易缘何对他有如此杀心,更遑论道人。

    故此,道人自以为可以商谈,岂料,才露面,便遭遇了许易的疯狂攻击。

    直到道人被逼急了眼,变了腔调,许易才意识到出问题了,稍稍转念,便认出道人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贼道倒是长命,说吧,找老子何事,说不出个子午卯酉,别怪老子不客气,收拾别人未必成,收拾你这贼道,老子还是有几分把握。”

    说罢,许易唤出哭丧棒在手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