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四章 阴沉服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从云子的须弥环,取出了枚亮晶晶的玩意,许易认识,和他那对灵石翅膀上的玩意如出辙,正是枚晶石。≤≤≤≤,.奇怪的是这枚晶石上半部分是空心,下半部分凝实,显然非是枚完整的晶石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能被云子这等巨擘珍而重之收藏的宝贝,许易也绝不敢轻看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须弥环,除了听涛剑,极品丹药,也仅有两物,枚赤红的小旗,堆堆的骷髅头,鬼气森森,以手触碰,阴气来袭,竟有哭丧棒七分的威力,许易大是惊诧。

    除了这赤红小旗外,就剩块极薄的红色玉牌,玉牌正描着金色的“禁”字。

    此外,再无遗物。

    和水家老祖、云子不同,雷家家主等人的须弥环,简直就是个储备仓库,几乎堆满,除了极品法衣,极品丹药,天雷珠,却根本就没许易看得入眼的。

    统计完所得,许易再度对诸多宝物,进行了大挪移。

    珍贵和常用的:铁精,哭丧棒,极品丹药,极品法衣,天雷珠,灵石翅膀,机关鸟,蛟龙须,云爆箭,五行阵旗,缚蛟,蟒牯珠,以及特别重视的功法玉简,未知红色卡片,以及半空灵石,赤红鬼旗,禁字牌,外加七十五万余的金票,外加十多瓶备用的寻常丹药,尽数收拢在姜南浔的须弥环。

    搜集了这么多须弥环,依旧是姜家大少这枚须弥环,空间最大。≤≤≤≤,.

    其余血器,须弥环,阴尸,音飞刀,寻常丹药,器材等等,尽数挪移到水家老祖的墨色须弥环,此须弥环亦有近方的空间。

    收拢好所得。许易双手交叠,在床上躺了,暗暗盘算开了。

    依旧是前番定下的三大任务:灭杀周道乾、救活秋娃、寻回宝经送回天禅寺完成了尘遗命。

    灭杀周道乾,许易已将伏笔下。只待机缘。

    救活秋娃,灵土已交付雪紫寒,秋娃性命想必无忧。

    念及此,他恨不能立时就赶赴天山派。

    不过,此间还有大事未了。左右迟早会相见,遂强行压下此念。

    寻回宝经,此虽非当务之急,也该列入日程了。

    当初了尘再三交代,不到气海巅峰之境,决不可踏足彼处,他如今虽只是气海前期,但无量之海的威力,再兼备哭丧棒,云爆箭。便是气海巅峰,也未必不能正面对撼。

    是以,他盘算着待寻回秋娃后,便开始着手筹备此事。

    除此三大既定任务之外,栖霞山行,许易又背负了新的任务,齐名之绝笔,灭绝四大世家。⊥,.

    此事说难不难,却也不易。

    金丹战,四大世家核心十去七。最关键的是领袖人物丧尽,要想剪灭不难,关键是四大世家盘踞广安多年,底蕴深沉。要想连根拔除,必非易事。

    盘算半晌,略略有了思路,当下沉凝心思,渐渐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晨曦未露,许易便被巨大的不适。折腾醒来,抬头望天,黑茫茫片,东方天际,只现出道浅浅的白光。

    许易万没想到这具身体,对阳光敏感到了这般地步。

    当下,不敢再待,趁着朝阳未升,裹紧了身躯,戴了斗笠,直趋炼金堂。

    持有长老令牌,第时间便见到了方苞。

    方苞满面疲惫,急急将许易请进了密室,劈头盖脸道,“老兄,你可害苦我了。”当下吐出番来由。

    原来,凌晨时分,他被风夫人急急唤去了风家,追究他薛长老身份,方苞不知虚实,却也不傻,只推作根本不知薛长老乃是易容之身。

    好番辗转腾挪,才得脱身。

    许易摆手道,“何惧风家,风机老鬼都死绝了,就剩了寡妇当家,算得了什么!”

    当下,便将金丹战的结果,告知了方苞,当然,并未忘了隐没自己在其的作用。

    方苞惊得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,失声道,“竟是同归于尽……这,这广安的局势……定要大乱啊!”

    许易敲击着桌面,“乱才好呢,不乱我等如何乱取胜!”

    方苞转过头来,诧异地望着他,募地,转醒,“你要打四家的主意!三思,三思,老兄,四家乃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,不是你我能够惦记的?”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百足之虫,也还是虫,没了水家老祖,云子等领袖人物,四大世家只是笑话,现在的四大世家,就是婴孩负金于闹市,有的是人惦记。”当下,附在方苞耳边,窃窃私语番。

    方苞闻言,久久不语,忽的,掌将茶几震为粉碎,“干了!他奶奶的,老子早受够了狗日的闲气了!”

    当下,二人又细细番筹划,定下了此事。

    筹划已定,许易道,“栖霞山战,某也参加了,收获颇丰,阴魂受了重创,不耐阳光,听闻需要太阴液才能修复,不知你老兄可知此物?”

    方苞吓了跳,“太阴液,这种传说级数的东西,稀罕不下于神元丹,我哪里去寻?老兄阴魂受创,未光惧冷,我倒是有些法子。老兄稍后。”

    说着,转出门去,不多时,拿着件乌沉的黑色罩衣,行了进来,“此阴沉服,乃是鬼修之士常用之物,此辈捉魂炼鬼,久与阴物相伴,气质阴冷,渐渐畏惧阳光,喜着此阴沉服。此阴沉服乃是冰蚕丝混合阴虫草编制而成,极是厚重,不仅能遮蔽阳光,自生阴凉,极是得用。”

    许易取过,在身上罩了,冰冰凉凉,果真舒坦了不少,“此衣有多少?”

    方苞怔了怔,“有十余套!”

    “我全要了!”

    “全要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?舍不得!”

    “哪里?就是真舍不得,你老兄还是我玲珑阁的荣誉长老,我又岂能不另眼相待。”

    很快,方苞便将十余套折得整整齐齐的阴沉服,送了进来。

    许易并收了,“作价几何?”

    “些许凡物,送与老兄了,谈钱就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方苞微笑道,他和许易尚有大买卖,岂能在乎这毫末。

    许易小道,“算某生受了,得,事不烦二主,有些杂物,你并处理了吧。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