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六章 覆灭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离开巡捕司,许易径直去了光武阁,非是去寻晏姿和袁青花,而是去寻赵两。≤≤≤≤,.

    恰巧,赵两尚在光武阁,只着人传了个“易先生”的名号,赵两火来见。

    许易简单讲事情说了,赵两二话没说,应承了下来,丝毫不问其风险,越让许易觉得此人可交。

    “此事风险不大,敲敲边鼓,搜刮搜刮浮财就好,唯点,注意藏匿身份,不是腹心不可用。”

    许易交代番,又抛出两瓶丹药,几件兵器,“拿去给弟兄们用。”

    赵两眼睛亮,摩挲着柄砍刀,啧啧道,“百炼钨金锻造,能开百甲,实在是柄宝刀。”

    他是武人,最爱神兵,奈何囊常常羞涩,求之不得,今日得遇神兵,于他而言,却比那价值更高的丹药,还来得珍贵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,召集弟兄们,今夜行动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!真有人对水家动手了!”

    间华丽雅室内,穹顶上鸡子大小的夜明珠,放出彤彤光环,映得冷峻年的白脸,异常阴冷。(.)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自得左爷吩咐,某便派了精锐兄弟,在四家周边埋伏了下来,三更时分,先有波人冲击,人数不多,约莫二十余,俱是气海境强者,鼓而下水家正门,半柱香后,另波人驰来,这波人人数众多,约莫上百,实力低弱,但擅战阵配合,突入门去,不多时,此处起火。又半柱香后,姓高的和姓许的联袂而至,带着大批人马,说是剿灭乱匪。这波人进去后,不多时,后门洞开,先前进去的两拨人。次第奔出,倒是水家子弟,无人奔出,也无吵闹之声,不问可知。三方联手,活已干得干净。堂堂水家,就这般分崩离析,毁于旦……”

    个身着夜行衣的圆脸壮汉,躬身道。

    冷峻年摆摆手,“看来水家老祖真的去了,嘿嘿,没想到高君莫也卷了进来,他今次倒是胆壮!不对,只怕还是那姓许的撺掇的。算他好运。”

    圆脸壮汉道,“要不要找人去敲打敲打,免得姓高的不识相!”

    “何必!姓高的才不是蠢货!”

    冷峻年捻着胡须,冷笑道,“不过招呼还是得打声,让姓高的先把我姐夫那份儿,送到我这儿来,由左某代呈。”

    圆脸年奉承道,“左爷高见,不是什么俗物。都能入得府尊法眼的。若是让些许俗物冲撞了府尊,那就大大不妙了。∮∮∮∮,.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左爷教导有方!左爷,下步怎么办,水家这倒。证明消息属实,四大家族摆明成了空架子,这得是多大块肥肉,咱们不动,难保别人不动,三大高门可不是善茬。咱既是近水楼台,可得抢先下手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大善!不过咱们既是官家身份,还得讲究个吃相,奶奶的,照猫画虎算逑!”

    冷峻年重重在玉榻上拍下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老管家冲了进来,高声报道,“主上,大事不妙,陈三来报,有大批夜行者涌进城来,往风、雷、云三家去了,上百气海境强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冷峻年气得浑身抖,“定是三大高门出动了,旁人怎么也凑不齐这上百气海境强者,不要脸,什么三大高门,狗屁……”

    他低声咆哮,满脸阴沉,在房间内团团转动,似条随时要择人而噬的老狼。

    游走片刻,脚将玉榻踢飞,撞在墙上,片片粉碎,“不管了,他奶奶的,既然他们都不要脸了,老子还要脸作甚,赵武,叫弟兄们全体出动,我这就去禀告府尊,这块肥肉,说什么老子也得撕下块。”当即冲出门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没想到,真的没想到,堂堂水家,竟是如此不堪击!”

    站在水家恢宏的堂内,高君莫搓着手,脸的兴奋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咱们分了三波,水家的士气本就不强,哪里经得起三波的冲击,罢了,眼下可不是闲叙的时候,某还想去搜刮搜刮,少陪。”说着,朝门外行去。

    “自有小儿辈操持,何用你劳心!”

    高君莫冲着许易背影远远喊道,后者背对着他,抬起手摇了摇,大步前行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高深莫测的家伙,此等人天生就不该屈居人下,罢了,既然不能受用,早早了了这段善缘吧。”

    高君莫在心默默道。

    适才冲击水家,许易第次在高君莫面前展现出了气海境的实力,卓绝的身手,恐怖的指剑,立时扫平水家最后负隅顽抗的力量。

    手段之干净利落,高君莫自问便是自己出手,也决计做不到。

    许易冲他道出覆灭水家计划的时候,高君莫已然认定此人是压不下去了,早生了礼送出境之心,待见许易成功突破气海,展现非凡实力之后,这个念头,越坚定了。

    辞别高君莫,许易在水家大院游荡开来。

    占地过千亩的奢华园林式庄园,此刻,满地腥膻,四处火光冲天,残尸断肢随处可见,熊熊烈火倒映着这凄绝的残酷,诉说着昔日的繁盛。

    许易抬头望天,默默祷告,“齐老哥,你在天有灵,可曾见了,老弟替你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水家未必俱是恶人,然许易却不是圣人,甚至算不得好人,他只在乎该在乎的,为屠万,干就干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他找不到多少归属感,只当是场游戏,自然难有多少是非道德。

    顺手为之的好事,他也愿干。

    若为心挂念,多大的恶行,他也干的出来。

    他和齐名感情算不上深刻,却极念其情,齐名之死,他不悲伤,但齐名之仇,他必偿还。

    今次的夜袭,正是他的手笔,说动方苞,高君莫,安排赵两,正为今夜的偷袭。

    覆灭水家,不过是引子,目的便是对外揭露四大世家外强干的真实面目,坐实四大世家领袖身亡的谣言,最终,还是为引窥视者对四大世家的攻击,哄抢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