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七章 禁地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他的计划成功了,在水镜,水家老祖,水明月等干卓人物故去后,水家虽尚余为数众多的气海境强者,却因为失了精神领袖,根本就成不了气候。⊥,.

    甚至,不少水家子弟早就有了寻后路的打算,战阵起,大门还未攻破,水家先自内乱了,自家人跟自家人战作团。

    如此,许易的三段式攻击,哪有不奏效的。

    覆灭了水家,果真引起了连锁反应,甚至不及过夜,广安府内的各大势力,在三大高门的带动下,齐齐朝四大世家涌去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场瓜分盛宴,无人愿意缺席。

    许易在水家院内,行走的很缓慢,他的确为搜刮而来,搜刮的地点却非别处,而是水家老祖的练功房。

    他坚信,若有好玩意,水家老祖必定藏在那处。

    练功房是个秘密所在,水家老祖的练功房,自然更是秘密的秘密。

    许易搜寻得很仔细,闭着眼睛,放缓步伐,感知力全面外放,四面方,天上地下,方圆十丈之内,草木,尽在感应。

    寻觅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,许易在处假山前,定住了脚。

    这方假山,绵延极长,稳列于池碧水。

    水家园林,不凡之处多多,最大的不凡,还在于园林的这条依绕回廊小院而走的澄碧曲水。≤≤≤≤,.

    这池曲水,乃是和城外护城河,襟带相连,源头如出辙,皆是孽龙江。

    为了引灌这活水入家门,当时,水家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,甚至搬迁城居民,便多达万户。

    园林竣工,立时成了广安绝美的景,也是水家赫赫威严的最佳映照。

    蹭地下。许易身子轻飘,立在了假山最高处,送目四望,最终在脚下丈远的山壁丛。现了块圆盘。

    圆盘直径三尺有余,和假山如出辙的花纹外貌,若不登临,远观根本无从查出异状。

    圆盘正,瞄着个古拙的“禁”字。极是眼熟。

    念头动,许易唤出了得子水家老祖须弥环的碧绿玉牌,拿了刻字的面,轻轻往圆盘心的禁字靠。

    圆盘之上,流出抹银光,闪而逝,随即,豁然洞开。

    许易轻身入内,双掌击出气流,平稳着下坠的身形。约莫十数息,降下数十丈,才算落定。

    不待双脚站稳,弯弓搭箭,行云流水,霍霍三道飞虹,划空而过,爆数声爆炸,数声惨叫后,道剧烈爆炸传来。(.)烟尘滚滚,将狭窄的甬道,险些炸塌。

    无数山石落下,将甬道堆起数丈高。阻住前路,许易暗道不好,攀上山石高峰,双臂飞抓来。

    三牛之力使出,毫无滞碍,不过十数息。便打通了通道,飞身跳下,却见三个玄衣青年,倒地不起,两个胸口炸开,个头颅炸开。

    鲜血流了地,手臂之处,须弥环却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原来,许易以精妙的感知力,锁定了先前的假山位置,存在过十丈的镂空。

    故此,前来查验,用禁字牌开启通道之后,路小心下坠,感知力倍加集。

    快降到最底层时,许易捕捉到了甬道的动静,几人藏在甬道末端,皆持了兵器在手,明显也察觉到了有人下来,蓄势待。

    故此,许易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他无意恋战,免得引得大批人马追来。

    且此间狭小,挤在数尺宽的甬道内,天然适合云爆箭攻击。

    当下,三箭连,预计将快解决战斗,岂料此刻倒在地上的三人悍不畏死,人人上前,奋勇扑挡,竟为那人营造了破壁之机。

    却说许易方掘开甬道,身形连闪,朝顶端炸开的石门冲去。

    才方入内,便见玄衣女子,口念念有词,将方半人高的宝鼎,急缩小,转瞬收入须弥环。

    此人许易见过,正是古墓之战时,连同水明月共使听涛剑,对阵姜南浔的水轻尘。

    “贼子,敢灭我水家,我水轻尘对天立誓,必要你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水轻尘厉声高喝,喝罢,急朝西飞行,口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向西十丈,是处暗河,河水清幽,纵横极阔,随着水轻尘念念有词,阴暗河水瞬间波涛浪涌,募地,腾起巨大漩涡,不多时,条蛟身鱼的庞然大物,破开水面,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水轻尘足尖点,跃上鱼头,头也不回地朝后砸出颗赤色珠子。

    紧随而来,突进狂飙,已追至十丈之内的许易,在水轻尘抛出赤色珠子刹那,瞬间止住身形,飞倒退。

    轰得声巨响,天雷珠落地处,瞬间炸出个巨大陷坑,**狂涌而入。

    饶是许易已退开来,狂暴的气浪,推得他狠狠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阴沉服并斗笠,刹那间,并撕得粉碎,露出青面獠牙的面庞来。

    水轻尘乘着怪鱼,缓缓没进暗河之,双美目死死凝在许易脸上,直到河水没过鼻梁,依旧死死盯在许易双眸之上,似要把这双眼睛的轮廓,神采,印刻在心房深处。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许易重重拳掏在墙壁上,砸出个深达数尺的陷坑。

    他恼火到了极点,关键时刻,被区区小女子给算计了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的练功房,必定重宝云集,不说别的,就是那口具备空间属性的宝鼎,绝对便是了不得的重宝,定不在万化鼎之下。

    就晚了十数息,好东西被这婆娘席卷空。

    许易气闷不已,重新唤出阴沉服和斗笠,披上身来,兀自不死心,绕着练功房小心须弥起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在正东高台的蒲团上方,现了个“禁”字,取出玉牌靠了上去,噗的声轻响,个暗格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块红艳艳的玉简,安静地躺在暗格。

    “到底还给老子留了些。”

    许易抓出玉简,把玩起来。

    说来,哪里是水轻尘有意留给他的,只不过是不得水家老祖的“禁”字玉牌,无法开启。

    就如方才在甬道之,水轻尘共三位水家最后的精锐,通过密道,到达水家老祖练功房前,却被禁字门阻住去路,正研究如何破门,许易赶来,无奈,水轻尘只得使用暴力破门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