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八章 深悔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水轻尘先遁入门来,急收捡了丹药,丹炉等物,便唤出了护房异兽,远遁开去,哪里来得及细细搜检。⊥,.

    许易得了红色玉简,猛地想起得自姜南浔的金色玉简,转念想到盂兰会上拍卖的功法玉简,哪里还不明白这红色玉简之上,必定记录着某种功法。

    能被水家老祖珍而重之藏匿的功法,自不会有简单货色,再想到水家老祖那身惊世骇俗,能抗住云爆箭的不败金身,许易激动得膀胱胀。

    当下,便将真气灌入玉简之,这是他从方苞处问来的,读取功法的办法。

    真气方灌入,便有大片字,在虚空浮现,当“金身九转”四字映入许易眼帘之时,他激动得嚎叫出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玉简迸出缕火花,燃烧起来,转瞬,烧成块黑炭。

    虚空浮现的字迹,次第消散,许易强忍着巨大的悲痛,记录着漂浮的字。

    待得字迹消完,立时唤出件白衫,食指破开,运指如飞,凭借着过人的记忆,硬生生将先前浮现的字,录在衣衫之上。

    录完后,来不及,召唤出得自姜南浔的金色玉简,又唤出五行阵旗,小破界术催动,五芒星转瞬织成,朝金色玉简罩来,霎时,金色玉简浮出道金色光罩。

    五芒星收紧,凌空抓,轻噗声,金色光罩应声消减。¢£¢£¢£¢£,.

    光罩方消减,许易屁股跌坐在了地上,啪的声,狠狠耳光甩在自己脸上,悔得肠子也轻了。

    原来,他此番那金简出来,便为印证心猜测。

    他只从方苞处知晓了,玉简需要灌入真气,便能显现字。

    得了水家老祖的玉简,得意忘形。心激荡,根本就没来得及细想,便开始填充真气。

    岂料,玉简焚毁。

    他便猜想这玉简恐怕设了禁制。取出金色玉简,招出五行旗,番测试,果然金色玉简,也藏了禁制。

    金身九转!何等神功。几如煮熟的鸭子,已经端到了面前,却愣是让他踢飞了。

    许易悲愤到了极点,怔怔许久,才勉强打起精神,将注意力投注到血衣之上。

    仔细阅览番,许易稍感欣慰,电光火石间,记录下的字,恰是金身九转的第转的心法。

    正待验证。眼皮跳,赶忙将血衣收起,快奔到暗河处,跃了下去,伏在河边静观,不多时,便有大队人马杀了进来。∏∈∏∈∏∈∏∈,.

    领头之人是个大光头,双目如电,竟是元气宗大弟子鬼广林,隐约还有凌霄阁。天山派弟子搅合在内。

    许易心知自己的计策奏效,四大世家已成整个广安被摆上台面的最大块肥肉,人人都想来啃上块。

    许易懒得在此处纠缠,默默潜下水去。随着暗流,急向外,半个时辰后,他从三元桥边,爬上岸来,浑身湿冷。攀上小肚斋置放在河边的板凳,便高声招呼老板上菜。

    连十大碗滚烫**的杂碎泡馍下肚,心腹之,暖烘烘片。

    入广安有些时日,品过的美食美味非少,独独此味最让他留恋。

    思及多有野外露营的机会,唤过老板老板娘,拍过枚金币,说明意思,后者先是犹豫,说这是家传的买卖,不敢外泄。

    许易干脆抽出张百金的金票,拍在案上,这下老板老板娘没话说了,瓶瓶罐罐包了堆,送与了他。

    百金在修炼界算不得什么,对这夫妻二人,却是辈子也挣不到的财富。

    辞出小肚斋,许易返回了巡捕司。

    高君莫正脸晦气地立在当庭,见许易进门,怒火喷,“无法无天,太他妈的无法无天了,三大高门眼,哪里还有大越王法,老子还在水家,王蛋们就涌了进来,见到老子,跟见虚空似的,径直四处翻检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许易突入水家老祖练功房之际,鬼广林带人杀奔到了水家。

    此次,三大高门打算全盘吞并四大世家,水家自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按说,在许易的策划下,还顾及了下吃相,没搞明目张胆,扮作打击犯罪。

    反观三大高门,愣是猛打猛冲,撞进门来,见着官家,怡然不惧。

    气得高君莫险些当堂翻脸,奈何实力不济,只好忍耐。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我当多大个事儿,三大高门,什么德行,您高司又不是第天知道,算了,总算咱们下手得早,大头都占住了,亏不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所获极丰,高君莫的脸色迅好转,水家传承数百年,家资之丰,不可想象,即便这次多方分肥,算上交付府尊封口的,他高某人到手,也绝对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是人,分肥的事,定要处理好,府尊和我旁的不要,只要金票,尽快三天之内做好,若是做好了,我和府尊有大礼相送!”

    高君莫脸的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那感情好,我就坐等高司的大礼。”

    两人谈笑罢,高君莫又商谈起城捕快力量的调配,宣传,以及镇压工作。

    许易听得哈欠连天,高君莫也失了兴致,摆手道,“你小子啊,说是主事,实则就是挂了张巡捕的皮,当真是六扇门好修行啊,罢了罢了,去吧,高某不作恶人。”

    许易拱手笑,便自去了。

    两日后的清晨,许易边往口塞着香气扑鼻、油脂四溢的大肉包子,优哉游哉跨进了白虎节堂。

    今天他的心情着实不错,已从毁弃不败金身功法的郁闷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素来看得开,时日久,便多了几分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的恬淡。

    瞧见他来,高君莫急得直搓手,慌忙从案后蹿了过来,把攥住他手道,“你小子总算是来了,赶紧着,府尊已催我数回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掏出厚厚叠金票,“整整百万,你点点吧。”

    这两日,他也没闲着,忙着同方苞对账。

    他是人,又是总策划,几方都是他联络的。

    按照约定,最后解得财货,合计处,由玲珑阁负责洗钱。

    直到昨日凌晨,所得才点验清楚,应重宝,合计三百六十余万金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