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三章 心雨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秋娃这才高兴起来,身形晃,原地消失。⊥,.

    许易感知力外放,知晓小丫头转瞬就钻出数丈开外,对小丫头的保命本领,略略放心,脚下却不动,冲雪紫寒抱拳道,“不恩不言谢,今后仙子若有吩咐,千山万水,在所不辞。往后,若秋娃有难,仙子可第时间动用传音球,切记切记。”说罢,身形展,消失在密林深处,离去之时,若有若无地瞟了东南方眼。

    雪紫寒望着许易远去的身影,怔怔出神,林烟袅袅,披纱着雾,林烟深处,似乎那瘦硬的身影,冲自己回眸微笑,朦胧的微笑,带着说不出的迷楚。

    秋风动树,如泣如诉。

    忽的,秋娃从土里钻出来,四下找寻,拉着雪紫寒玉手,急急问,“胡子叔人呢?”

    雪紫寒攸然转醒,“你胡子叔有急事先走了,下回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秋娃大哭起来,“骗,骗,骗人……胡子叔……骗……骗人……再也不要跟胡子叔玩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即使失去了记忆,心思依旧单纯,许易倾心对她,才三两日,她便对许易生出了极深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不许哭了!练武去!”

    道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瞧见声音的主人,嗖的下,秋娃跳进土,钻了个没影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雪紫寒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玉清仙子,这几日,她时常来此处,只不过远远眺望。

    许易感知精妙,好几次都现了她,甚至离去之时,再度现,却未做出反应。(.)

    在许易看来,秋娃的事,在玉清仙子处。定然不是秘密,否则,秋娃也不敢青天白日,在天上飞舞。

    故此。他并不惊动玉清仙子,故作不知,翩然离去。

    许易猜得不错,玉清仙子知晓秋娃。

    说来露陷的由头,还在他身上。那日,他说还场缘法,赠送天山派弟子礼物。

    雪紫寒陡然见他变了面目,深受阴魂之伤,心情激荡,神态流露,为玉清仙子察觉。

    是以,玉清仙子便特意注意许易给雪紫寒送出方匣的力道不同于常人。

    许易方离去,玉清仙子便冲雪紫寒索要方匣。

    雪紫寒如何敢公然违抗师命,唯有将方匣呈上。

    见得满盒珍贵至极的灵土。玉清仙子如何还不知道这两人必有纠葛。

    待回归天山派后,玉清仙子便唤过雪紫寒严加喝问。

    雪紫寒性子清冷,不屑抵赖,便将实情说了。

    从古墓之相遇,绝壁托孤,再到相抗姜南浔,丝毫不落。

    当然,言语之上,自有侧重,决计不提对许易那从朦胧好感。到深刻记挂,直说是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。

    玉清仙子震撼之余,细细思量番利弊。警告雪紫寒番,默许下来。

    在玉清仙子看来,灵土也好,化形人参娃娃也罢,都是难得的宝物,但相比已化成无量之海的易先生。∮∮∮∮,.显然份量不足。

    为贪此宝物,就结下如此大敌,实为不智。

    且听雪紫寒讲述,这易先生对这人参娃娃看重到了极点,甚至不惜性命相拼,也要为这人参娃娃撞开生路。

    如此坚韧执着,若害了这人参娃娃,等若和此人结下死仇。

    倘使此人还是古墓之时,对战姜南浔的实力,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然此人化成无量之海,会阴山,以敌众,摧枯拉朽,展现出了可怖的实力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注定成就不可限量,与其为敌,不如结下份善缘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点,玉清仙子深知自己这徒儿良善,应下之事,必定践诺。

    当年,为乞妇之求,辗转数千里,激战十数场,就为送哑女上梅山。

    人参娃娃之事,必定无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由是,玉清仙子才默认雪紫寒救护秋娃,待得秋娃化形,玉清仙子也曾来见。

    言语之间,不似雪紫寒温柔,副威严长者模样,吓得秋娃心肝儿乱跳。

    是以,方才玉清仙子才现行,秋娃哭声立止,钻入地下不见。

    却说,雪紫寒招呼声,玉清仙子道,“如此看来,此人果是性情人,好生照顾秋娃,也为我天山派结份善缘。”

    “徒儿会的!”

    “我话还未说完,你急什么。总门的考核,就在近日,你须勤加修炼,不要生出儿女之念,莫要让为师失望。”

    玉清仙子待雪紫寒如己出,早察觉近来这爱徒大为反常,细细追溯时间点,正是古墓之行以后。

    待雪紫寒道出和易先生这连串的事后,玉清仙子心疑云更重。

    待这几日远远观察,虽只见易先生和秋娃相处,可雪紫寒的女儿作态,玉清仙子这过来人洞若观火。

    结易先生善缘可,若是易先生要和雪紫寒,有甚非分之想,她是万万不许。

    玉清仙子话落,雪紫寒浑身巨震,低了头。

    风似刀,心如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悄悄潜下玉女峰,寻了僻静所在,从腰间的灵禽袋,放出只千羽鹤,跨坐上去,白羽轻鸣,扶摇万里。

    此物亦是许易自玲珑阁,新购得的,价值不菲,头三千余金,更贵的是灵饲,每日耗费数十金,哪里是寻常修士能够豢养得起的。

    若非急着来天山派,许易也舍不得买上头。

    驾着千羽鹤,穿梭云间,眼睛盯着手的观星盘,不断辨识着方向,两个时辰后,许易降下千羽鹤,在条官道附近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行到炉边的座残碑前,拂去石碑的灰尘,露出雕刻的痕迹,正是“古驿”二字,许易知道来对了地方。

    原来,他此来,正为完成在广安的最后项任务——寻找宝经,这是了尘临去,唯的嘱托。

    了尘曾交代过,若他不到气海后期以上,不得去寻找宝经,许易便将此话记下了。

    而今他跨入气海境,并修成无量之海,虽未到气海后期,但身战力,已凡脱俗,自信不输与任何气海境强者。

    按照了尘的遗言,宝经正在他看到古驿碑后,向南五十里后,遭遇莫名怪物,连同追杀他的人道,被这怪物杀死。

    怪物极是恐怖,不仅吃人,而且吸魂,若非他修持秘法,连阴魂也不得走脱。

    寻得古驿碑后,许易收了千羽鹤,展开身法,路向南,穿过二十余里后,竟是片沼泽,极为广大,眼望不到边。

    沼泽似乎淤积千万年,黑漆漆的淤泥,散着古怪的腐臭,色彩斑斓的毒蛙,个个体型硕大,足有半人来高,海碗粗细的独角蟒,时不时从淤泥里钻出来,蛮横的身子搅得似淤泥阵翻腾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有毒蛙和独角蟒站在处,色彩斑斓的毒液笼罩数丈,嘶鸣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许易驾着千羽鹤在沼泽上空盘旋,半个时辰后,便转了圈,窥了个全貌,此沼泽纵横十数里,极是广袤。

    左近皆是山林,既无洞窟,又无地陷,若那怪物若是藏身,显然只有这沼泽,最有可能。

    那问题又来了,既是宝经,必定也记录在玉简上,怪物要玉简何用,总不是丢弃在这沼泽之。

    茫茫沼泽,深不见底,他又哪里去寻。

    许易作难了,转念又想,了尘既再三嘱咐,定有道理,话说回来,不管成与不成,这怪物也算是杀害了尘的凶手,除之,必能告慰了尘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许易唤出颗朱红色的果子,此果唤作龙涎果,奇香无比,其香味对怪物最具诱惑,正是许易出行前,从玲珑阁购得,专为引逗此怪之用。

    持了龙涎果,许易驾了千羽鹤,绕沼泽低飞,所过之处,毒蛙,独角蟒等妖物,尽皆狂躁,朝他猛扑而来。

    许易早有准备,五指叉开,指剑激,简直拉出道气,时间,血肉飘零,浮尸四散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