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六章 下马威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他许某人就在五衙门前,倘使有事,派个人来报信,要不了半盏茶的功夫。⊥,.

    许易从来就不是好脾气,如今玄功初成,心气正高,岂会将区区下马威,放在眼。

    连吃了二十余笼包子,心腹之间,热腾腾片,声马嘶传来,近三十骑从五衙边的窄巷,逶迤而来。

    领头的是个冷峻年,退后他半头马身的是个魁梧年,两人引着骑队踏上了央大街。

    冷峻年送目四望,冷道,“老李,那小子没来,这番戏白演了。”

    “左爷,我没说错吧,这小子向来桀骜,您瞧瞧,让我说准了吧,怕是我说的那法子不成,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书脸地赔着小心。

    冷峻年皱了皱眉,冷道,“留个人在此处等着,咱们先走,告诉姓许的,自己沿官道追来,倘使午时前不能赶到,就不用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要扬鞭打马,就在这时,许易开声了,“许某恭候多时。”

    先前二人声音虽小,却被他听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胖大年盯着缓步行来的许易喝道,“许主事,说好的五更天在此等候,缘何误时?”

    胖大年不是别人,正是从巡捕司叛出的李书,早在巡捕司衙门时,这位就和许易不对付。∮∮∮∮,.

    叛出巡捕司后,也曾和云家管家找上门来,希图闹许易个没脸,岂料被许易重重打脸,从此见许易,则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如今新靠上了广安府尊的妻弟,也就是这位冷峻年,听说今次赴京,有许易同行。

    李某人自忖今时不同往日,自然不肯放过这狐假虎威,好好杀杀许易威风的机会。

    眼下故意延时不至,便是他的主意。只为寻个奚落许易的由头。

    岂料,许易二话不说,身形晃,竟将他从马上扯了下来。自己翻身跨坐了上去,迎着李书急赤白脸,冷道,“你是何人?敢这般与本官说话,再敢出言不逊。当心本官大耳刮子抽你丫挺的!”

    李书惊呆了,万没想到在左爷面前,许易也敢这么猖狂。

    冷峻年也看傻了,继而勃然大怒,“许易,本座面前,你敢放肆!”

    “敢问左先生官居几品?敢这么跟本官说话。”

    许易回过头来,朗声道。

    他就像那得志小人,新得了个芝麻官,便急急顶在头上。借势欺人。

    左先生鼻子都气歪了,自打她姐姐嫁与了县尊,在这广安城,便是四大家族的家主,也不敢这般与他讲话,见过猖狂的,这位却是最猖狂的。(.)

    偏偏对方言辞如刀,戳在他痛处,他在广安混了近十年,却也没谋上个副十户。此乃他最不能释怀的地方。

    今次,府尊手有个副十户的指标,他窥视许久,偏生府尊图谋升迁。怕给御史台盯上,这个指标,任凭左某人苦求,也不曾给了。

    结果,反落进许易手, 让左某人好生郁闷。

    此刻。许易动不动就拿品级说事,左某人气得快爆了。

    眼见左某人就要飙,李书冲上前,抱着左某人的小腿,传音劝道,“何必和小人计较,若因此事闹到府尊面前,还是我等没脸,先上路了,上路了再计较。”

    左先生细细想了想,认同了李书的话。

    考评将近,他那姐夫正忙着做清官,倘使此事闹大,只怕板子还得打在他左某人屁股上,谁让他较姓许的少枚玉戒呢。

    “你俩下来,给我带的两人,让两匹坐骑。”

    许易指了紧挨着他的两骑道。

    两人面面相觑,应也不是,不应也不是,皆拿眼看着左先生。

    左先生已经气麻木了,也就不在乎这多回了,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,两名骑士跳下马去。

    晏姿和袁青花上得马来,望着许易的眼神,充满了崇敬。

    两人早知道自己的东主了不得,却极少和许易同行,对他的行事风格,了解不深。

    此刻,见自家东主在堂堂左爷面前,依旧肆意汪洋,甚至还取得了大越王廷的命官身份,心皆觉光荣。

    路无话,马蹄得得。

    此去京城,计有万五千里之摇,寻常飞舟根本无法支撑如此行程,只好选用马匹。

    左先生在府令衙门,何等身份,他出公差,所选马匹自是上品之选,清色的千里神驹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武者,耐力绝佳,从五更出,到夕阳渐落,丝毫无有停歇,口气奔出千里有余。

    最后在处野山谷宿了下来,左先生谱儿忒大,许易原以为这二十余骑士,皆是护卫安全之用。

    岂料,停下来,才知道,这帮人还充当着左先生的杂役。

    才到地头,众骑士便分拨出动,或帮左先生搭着宽敞华丽的帐篷,或去山泉取来清冽泉水,用最上等的炉具,烹煮香茗,或准备着浴桶,伺候左先生沐浴更衣,或支开厨摊,就着猎来的野味,烹饪美味。

    不似远行跋涉,倒似出外郊游。

    许易懒得见他摆谱,在不远处寻了颗古松,盘膝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日颠簸倒是小事,总在烈阳下暴晒,便有阴沉服遮挡,也倍觉不适。

    精神有些疲乏,躲在荫凉下,稍稍调理。

    晏姿心疼他,吩咐了袁青花道,“袁大哥,你去折些柴火,我带了些肉饼,烤热了,将就能下肚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方要行动,许易摆手道,“好生调理吧,没准儿会儿还有好戏,至于吃的,且等着吧,保管饿不着。”

    却说,许易盘膝松下,静心凝神的当口,新搭的驼毡帐篷内,左先生斜斜卧在张华丽的软榻上,李书则围着张茶几,细细分茶,烟雾袅袅,茶香四溢。

    “可都安排妥当了,早听说此人颇为不凡,号称锻体境无敌,可别阴沟里翻了船。”

    左先生接过李书递上的茶水,浅浅嗫了口,传音道。

    李书道,“再是不凡,也不过是只强壮的土狗,在群狮子的围猎下,难道还能有和作为?”

    左先生叹息声,“若非此人太过桀骜,某也用不着出此下策,此事定要做得周密,不得留任何蛛丝马迹,不管怎么说,这小子也算是录入了官籍,旦生死,刑部必定会追查到底,我那姐夫正扮清官上瘾,若是稍稍露出马脚,就是天大祸事。”

    ps:45o张月票加更,继续求月票,求订阅!!!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